一群无助的准教师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我们都是一批对教育充满热诚的教育工作者,我们没有放弃为教育界服务, 可是却似乎遭到教育部的遗忘。教育部答应的速派究竟会有多快速?何时会有预算? 三个月?半年?一年?我们还需要等多久?

 

 

我们是一群无助的准教师
我们是一群还在等待调派,且无助的 DPLI-SR 课程毕业的准教师,虽然教育部在1月9日承诺调派我们到学校执教,但调派工作进度非常缓慢。在救助无门之下,我们只好又写了这一封致报章媒体的申诉信,把我们所面对的问题,特别是在教育服务委员会和教育部两个单位没有妥当处理师资调派,互相“打太极”,极度不负责任和没有效率,不但苦了我们,也让我们在种种不确定的因素下无所适从。虽然教育部承诺进行调派,但我们所得的消息却又是另外一回事,非常不乐观。这是我们所面对的问题与事实的真相:

(1)至1月20日为止,仅三分一的华小DPLI-SR的准教师获得调派。而接下来的几天,教育部网站都没有上载新的调派名单。就如教育部在1月9日的承诺下,一开始调派工作确实如火如荼及速地进行,教育部于1 月 16 日当天把调派名单放上官网,大家喜出望外,但查询后却是一场空欢喜,因为只有几个州属如彭亨、柔佛和霹雳的准教师获得调派通知,这让我们不禁担忧,其余三分二的我们会在何时获得调派。

(2)教育服务委员会 (SPP)工作效率的缓慢与不负责任。其实我们在去年5月已经毕业,教育服务委员会有足够的时间来安排面试工作,但是当局却拖延到十月下旬才开始逐步进行面试。更让我们不满和失望的是,到了今天,我们当中仍然还有人没有获得教育服务委员会的委任信件(surat lantikan),尤其是以私立大专,特别是拉曼毕业生占多数。我们的同学在一番的追问下,SPP 给的答复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他们表示,没有收到委任信的原因只有两个,一就是大学文凭出状况,二就是面试失败。这样的答复实在是匪夷所思。

我们认为,如果面试失败,就应该通知我们,以做好准备工作应付第二次的面试,而不是任由我们空等待。对于文凭出状况,这更是不应该发生,因为我们在2011年时,已经根据指示呈上完整的资料,包括公共服务局(JPA)的文凭认证,教育服务员会怎能隔了两年的时间,才来追查和确认文凭的真实性。

(3)在一部分的准教师获调派后,其余未获调派的准教师也纷纷致电教育部询问何时会再公布新的师资调派名单,但教育部的答复却是让人失望的,官员表示虽然会有第二批的调派,但要视预算而定,也许,是“也许”三月有预算,才能调派。

我们不禁怀疑和担忧,在全国师资短缺的时刻,政府对师资的预算竟然还会不足,一切欲解决师资问题的工作竟止于预算不足。如果预算不足,那怎么会出现当初教育部有关调派的承诺?给予承诺时,为什么又不提及预算问题?在询及为何只调派三分一的教师时,教育部把此问题完全推卸给了教育服务委员会 (SPP),说是因为 SPP 所给的名单不足,只有这三分一的数量;然而 SPP 却告诉所有面试成功者的名单已呈交教育部,这让我们感觉双方在互相推卸责任。

(4)我们的心情:我们这些未获调派的准教师当中,有不少是已为人父母者,在既不知如何调派,又不知面试是否及格的情况下,未来对我们来说就如未知数。继续等么?不知道自己面试是否及格,担心自己白等;不等么?若毁约需赔偿约八万令吉的毁约费。这真叫我们进退两难。

我们都是一批对教育充满热诚的教育工作者,我们没有放弃为教育界服务, 可是却似乎遭到教育界的遗忘。教育部答应的速派究竟会有多快速?何时会有预算? 三个月?半年?一年?我们还需要等多久?三个月?半年?一年?
Sun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