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二鸟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泰益选择在5年任期中期引退,相信是要达到“一石二鸟”的策略效果。一是为最迟2016年举行的砂州选举打预防针,以避免“反白毛”情绪进一步吹袭到乡区,动摇砂州国阵的政权基础;二是确保本身能够主导权力交接,在“后泰益时代”仍能垂帘听政,掌握大局。

 

 

泰益一石二鸟之计


上届砂州选举在城市地区“打倒白毛”的情绪下,砂州首席部长泰益玛目仍成功带领砂州国阵捍卫政权。泰益选择在5年任期中期引退,相信是要达到“一石二鸟”的策略效果。

一是为最迟2016年举行的砂州选举打预防针,以避免“反白毛”情绪进一步吹袭到乡区,动摇砂州国阵的政权基础。

二是确保本身能够主导权力交接,在“后泰益时代”仍能垂帘听政,掌握大局。

泰益在2011年州选和2013年全国大选,成功带领砂州国阵赢得大多数议席,而执掌的土保党更是大获全胜。不过这两场选举都反映,城市选民尤其是华裔选民不满泰益长期在位和丑闻缠身,大力支持在野党。

民联主攻土著选区

 
拉响国阵警钟的是,这股反风不只限于城市和华裔地区。相反的,民联在土著选区也同样大有斩获,不但在两个土著州选区胜出,在许多地方的得票也飙升。

国阵在2011年州选的得票减少6.4%至55.36%,而民联的得票则增加4.1%至41.23%。

这些土著选区将在来临的州选,继续成为民联主攻的焦点,不少选区如巴南和乌鲁拉让更是面对水坝、油棕和伐木公司圈地的困扰,不少矛头是指向泰益及其关联公司。

一旦这名强人从政治前线退下,将让接班人有机会营造新首长效应,挽回选民的支持,并稳住砂州国阵的政权。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认为,新首长很可能举行闪电大选,以希望回应砂州人民要求改变及进步的呼声。

当元首如“太上皇”

此外,泰益选择此时退位,也让他能够挡住布城的压力,确保权力转移过程完全操控在自己手中,并指定属意的人选接班。

 
从上周末的土保党和砂州国阵的会议结果可看出,泰益未因为宣布引退而沦为跛脚鸭。相反他仍然主掌大局,土保党和砂州国阵议决交由他来决定本身的接班人。

此外,泰益也获得土保党推荐出任砂州元首,这将让他在砂州政坛地位升为“太上皇”。这意味着,泰益可以继续在幕后监督和影响砂州政府的决策,同时力保本身和家族的利益不受动摇。

反贪会须投鼠忌器

尽管泰益担任砂州元首没有免控权,但只要他仍牢牢控制砂州国阵,布城和反贪会在对付他时必须投鼠忌器。毕竟,砂州在国阵133个国会议席占了25席,任何变动都足以引发中央政权易手。

市场分析员也对此了然透彻,他们认为,跟泰益有关联的企业,如砂州日光集团(Cahya Mata Sarawak)、纳因控股(Naim Holdings Bhd)与达洋企业控股(Dayang Enterprise)的生意将如常,不会因为泰益从坐了33年的首长位置退下,而受到严重的打击。

砂州选民会否买账?

 
尽管泰益权力交接部署似乎天衣无缝,但是砂拉越选民是否买账才是关键,单是更换首席部长,再让泰益更上一层楼,出任州元首宝座的做法,未必能够满足选民求变的心理。

泰益“垂帘听政”的情况下,砂州政府的现有政策如“砂州再生能源走廊”(SCORE)下备受争议的大型水坝计划,不大可能出现重大变革。

虽然来届砂拉越州选将是泰益在33年来首次没有上阵,但肯定是是,泰益的影响力和争议仍继续笼罩着这场选举,并成为朝野攻防的焦点。

 

Sun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