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会东渡砂拉越吗?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20年前﹐沙巴政治陷入乱局﹐以致权倾一时的沙统因巫统插旗而走向末路。 20年后﹐在砂拉越首席部长职权交接阶段﹐会否让巫统找到缝隙﹐趁机挥军东渡?

 

 

 

巫统若东渡 砂自主权名存实亡

砂州首长泰益玛目的退位,砂州政局的未来发展,会否引起砂土保党党内势力的“动轧”,而让巫统有机可乘挥军东渡,目前仍言之过早。

20年前﹐沙巴政治陷入乱局﹐以致权倾一时的沙统因巫统插旗而走向末路﹔20年后﹐在砂拉越首席部长职权交接阶段﹐会否让巫统找到缝隙﹐趁机挥军东渡﹐坐拥全国江山﹐实在让人大为关注﹗

沙巴国民统一机构﹐简称沙统﹐成立于1961年12月23日﹐以沙巴沿海平地的穆斯林土著为主要的诉求对象﹐在60至70年代﹐沙统一度成为沙巴政治的主宰力量﹐而创党主席慕斯达法哈仑更是位高权重﹐在1967年选举击倒民统后﹐成功在沙巴建立了长达8年的沙统王朝。

沙巴前车之鉴


在1975年﹐慕斯达法丢失政权﹐从此沙统在沙巴政坛的影响力渐走下坡﹐十多年来都无法再挤入沙巴的政治主流。1985年﹐沙团结党将沙人民党政权推翻﹐人民党随即衰颓﹐而团结党则掌权9年之久﹐曾在1990年国选前夕退出国阵﹐惟在1993年巫统进入沙巴后﹐以敦马哈迪医生为首的国阵采取了“各个击破﹐分而治之”的策略来瓦解团结党﹐并加以招安收编﹐故在1994年州选中﹐团结党虽获胜﹐中选者却跳槽到国阵﹐令州政权倒台。

至于沙统﹐其原与巫统一起将团结党视为共同的敌人﹐故巫统成功东渡﹐慕斯达法实为重要推手﹐岂料巫统在沙巴立足后﹐反而取代了沙统的角色﹐导致沙统解散﹐慕斯达法也权力旁落﹐即使后来转态支持团结党来对抗巫统﹐亦无法助已四分五裂的团结党重振雄风﹐沙统较后还被吊销注册﹐而巫统就持续壮大至今。

这对砂州而言﹐绝对是一面带有警惕的镜子﹐在政治强人丕显斯里泰益玛目退位之际﹐砂人虽乐见新时代的到来﹐却也开始担心历史将会重演﹐这全国国阵龙头老大会乘虚而入﹐左右砂拉越原本稳定的政治局势﹐并吞砂州本土党﹐致使州自主权名存实亡。


副揆保证不东渡


随着泰益玛目宣布交棒予丹斯里阿迪南沙登﹐有关巫统东渡的传言又再传得沸沸扬扬﹐但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在本月10日到访砂州视察加帛建路计划时强调﹐巫统无意染指砂州政权﹐有关揣测是不实﹐且不怀好意的。他当时说﹐泰益玛目在位33年﹐已造就砂州种族和谐﹑社会稳定﹐且人民安居乐业﹐巫统毋需干涉。

对于巫统会否伸长臂膀至砂州的疑问﹐副揆丹斯里慕尤丁亦在本月中旬的3天访问中﹐亲口证实巫统在国阵现有的执政结构下﹐是不需要东渡到砂州的﹐因为砂土保党所扮演的角色﹐就如同巫统在西马和沙巴所扮演的角色一样。

身为巫统署理主席﹐这位全国国阵第二号人物对砂土保党的标青表现大表认可。他表示﹐砂土保党已是领导砂州的主要政党﹐并与其他砂国阵成员党在砂州缔造了稳定的政治局面﹐有利于发展工作的推行﹐故没有角色重叠的必要。

说得斩钉截铁﹐但听的人始终半信半疑。试想﹐天然资源如此丰富的犀鸟之乡﹐就像是只不断生金蛋的鹅﹐谁人能不虎视眈眈﹖做为唯一一个巫统一直未能染指的州属﹐砂拉越这块肥肉绝对让巫统又爱又恨﹐那想吃又吃不了﹐只能暗地里猛咽口水的折磨﹐恐怕只会让巫统益发渴望有朝一日可以一口吞下。


砂捍卫自主权


说实话﹐这么多年来堵在入口﹐让巫统不得其门而入﹐泰益玛目这掌门人可真是当得称职。他在政坛运筹帷幄﹐不仅让各成员党及同僚们俯首听命﹐更成功让其掌舵的土保党坐上全国老二的位子﹐就连巫统﹐甚至整个国阵﹐包括领袖们都得对他有所顾忌﹐份量之重﹐可想而知。

在他掌权的33年间﹐砂州政局稳定﹐州政权未曾易主﹐1987年发生明阁事件﹐确是他仕途的一大危机﹐但他当机立断﹐解散砂州议会﹐以举行闪电大选﹐终凭其魄力继续执政﹐自此地位稳如泰山﹐不但本身战无不胜﹐其统领的土保党亦在每一回的国选和州选中拿下所有出战的席位﹐打出漂亮的胜仗。

这无疑已让泰益玛目手上累积愈来愈多筹码﹐政治势力日益扩大﹐尤其是在308政治海啸﹐砂拉越共贡献了30个国席﹐更使得全国国阵必须依赖这大功臣﹐以便能保住政权﹐继续执掌中央﹐故国阵若有任何动作﹐都必须考虑到这一点﹐以免撕破了脸﹐吃不了兜着走。

泰益的强势﹐再加上砂州向来风平浪静﹐各族人民和睦共处﹐巫统即使再蠢蠢欲动﹐也找不到富丽堂皇﹐或至少比较像样的理由来插上一脚﹐也正因为如此﹐砂州至今依然可以保持独有的色彩﹐并拥有州自主权﹐既与中央政府保持友好关系﹐又不会丧失自身权益﹐此乃泰益深谋远虑的英明之处。


砂不需巫统支部


当然﹐巫统从未打消东渡砂州的念头﹐但碍于泰益压阵﹐所以不能硬碰﹐而泰益自然也深知这一点﹐故退位时间表一再延迟﹐肯定也不无关系﹐毕竟巫统党旗曾经一度在古晋马当再也飘扬过﹐且还传出所谓砂巫统已在全砂设有69个支部﹐广泛引起舆论﹐不得不防。

还记得在2006年州选后﹐坊间盛传泰益即将解甲归田﹐登时就掀起阵阵暗涌﹐很多人在摩拳擦掌﹐伺机而动﹐故在2008年初﹐马当再也的店屋立起了耐人寻味的招牌﹐出现由东尼史蒂芬带头的砂州巫统筹委会﹐引人注目之余﹐更带来反弹连连﹐最后由时任巫统党魁的拿督斯里阿都拉巴达威保证巫统不东渡﹐也不祝福东尼史蒂芬之后﹐风波才总算平息下来。

巫统的野心﹐以及沙巴的借鉴﹐让泰益从不放行﹐如今他退位在即﹐除了在挑选接班人时费煞思量﹐他还在本月9日召开的砂土保党最高理事会会议上重申﹐接班人必须根据砂州参组大马时的契约﹐继续捍卫砂州权益﹐并确保土著和砂州各族﹐包括华裔和睦共处。

他此举被普遍认为是在向布城释放拒绝巫统东渡的讯息﹐而欲让巫统东渡无望﹐其接班人当然也不能是省油的灯﹐他必须具备与中央政府斡旋的能力和条件﹐而获泰益钦点的阿迪南﹐确实是非常合适的人选﹐不但有大将之风﹐参政经验也非常丰富﹐州内能与之相比者寥寥可数﹐相信在和中央政府交涉方面﹐会有一定的能耐。

做为泰益的亲信和多年的战友﹐阿迪南定可延续泰益推行的政策﹐而身为砂州土生土长的领袖﹐他必会视保障砂州自主权为己任﹐并维持由土著主政的政治格局﹐这是无庸置疑的﹐尤其是泰益还会在旁提点督促﹐这道门﹐在泰益的布局内﹐肯定是封得密不通风的。


阿迪南机智过人


饶是如此﹐卸下首席部长的光环﹐泰益终究已非决策人﹐总有鞭长莫及的时候﹐阿迪南必须能独个儿担当起堵住外来势力的重任。对于这位低调的新首长﹐砂人难免会担心﹐若他是块软肋﹐一个不小心﹐就让巫统的种族主义来到砂州开枝散叶 ﹐将本土政党连根拔起﹐令政局乱成一团﹐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不过﹐熟知他的人﹐都知道向来老谋深算的他确有出众才能﹐处事果断干练﹐加上他出任联邦部长多年﹐对西马政治手段也不陌生﹐自然懂得拿捏进退的分寸﹐而且他在2007年杪的砂州立法会议上表现出色﹐至今还让人记忆犹新﹐堪称一绝。

当时﹐时任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的黄和联原本欲提呈支持首相肃贪的动议﹐一旦被提出﹐永远与反对党唱反调的国阵州议员就会一个头﹐两个大﹐因为他们向来都不会支持反对党提出的动议﹐但此番若不支持的话﹐则将会被解读成反对首相肃贪﹐实在是左右为难。

黄和联此举实属高招﹐可是丹绒达督区州议员阿迪南沙登“技高一筹”﹐来个半路拦截﹐提呈了全力支持我国首相提出之廉正与肃贪计划的动议来取代黄和联的动议﹐使得他精心安排的好戏破功。阿迪南的机智和淡定﹐解救了所有国阵州议员﹐赢来声声赞许的同时﹐更令人对这政坛老手的风范大为折服﹐姜果然还是老的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