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能源悄然变局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按照EIA的预测,到2035年,美国石油进口总额将从去年的约3000亿美元增至6000亿美元;而欧洲则从3000亿美元增至1万亿美元;亚洲新兴国家则从4500亿美元增加至2.5万亿美元,其中一半以上将会来自中国。 世界能源格局的调整,无疑对各国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战略带来深远影响。

 

 

全球能源悄然变局

  刘洪 发自北京

  未来20年,美洲或者北美,或将成为世界能源的轴心。

  在当今世界格局重新调整中,能源格局的变化相对隐秘,但影响却极其深远。作为其中关键一环,美国正转身成为石油或石油制成品的出口国;未来20年,美洲或者北美,将可望替代中东成为世界能源的轴心;在美国能源安全得到显著改善的同时,欧洲和中日印等亚洲大国的能源安全可能会恶化。

  美国能源安全的重大转折,主要拜大自然的恩赐和科技的进步。按照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报告,美国发现可开采的页岩气达862万亿立方英尺,可满足美国100年的需求;而水力压裂法技术的应用,使页岩能源正得到大量开发。由此,页岩能源在国际能源界又被称为“博弈改变者”。

  相关统计显示,2000年美国页岩能源日产量折合为石油约为20万桶,现已迅速增至约100万桶。到2020年,这一产量将达到300万桶。瑞士银行预测,到这个10年末,美国石油日产量将从目前约900万桶,增至1200万桶。美国石油产量甚至可能超过沙特居世界第一。

  事实上,凭借着本土的强大炼油能力,2011年美国已变身为成品油净出口国——去年前三个季度,美国成品油出口量约为6000万桶。这也是1949年以来美国第一次有能力出口成品油。美国能源分析师达夫·厄恩斯伯格评价说,以前的“常识”是美国是“一个从世界汲取能源的黑洞”,但2011年的变化“改变了这一状态”。

  当然,成品油还不同于石油本身,毕竟美国还是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但美国的进口量正逐年下降也是不争的事实。按照瑞士银行外汇策略部总经理曼苏尔·莫希-乌丁的分析,美国目前日进口石油约900万桶,但到2020年,将至少可望减少100万桶。EIA则预测,美国能源自给率将在2021年突破85%,在2035年达到87%。

  对美国来说,好消息并不止于页岩资源。在美国北边的加拿大,油砂资源正得到大力开发。目前加拿大日均油砂产量超过150万桶,10年后则可望翻一番,加拿大将超过伊朗,成为世界上仅次于俄罗斯、沙特、美国和中国之后的第五大产油国;在南美的巴西,新发现的海底“盐下油”储量可能高达1500亿桶,到2020年,巴西日产石油将达到500万桶,相当于沙特产量的一半以上。

  美国剑桥能源咨询公司总裁丹尼尔·耶金由此认为,世界能源轴线正由中东转至西半球,新轴线“北起加拿大的艾伯塔省,向南穿过美国北达科他州和得克萨斯州南部,再经过法属圭亚那沿海的一处新发现的大油田,最后到达在巴西附近发现的海上超级大油田”。美国则处于新轴线的核心地带。

  新轴线的背后,则是石油的再平衡。有了本国丰富的石油以及其他更近距离、更可靠保证的油源,美国将可大大削减从中东石油进口量。中东和非洲的石油将可能大量流向欧洲以及中日印等亚洲能源消耗大国。中东一直是火药桶,非洲一些国家政局也不太稳定,这也意味着与美国日渐向好的能源安全形势相比,欧洲和中日印的能源风险正在加大。

  石油赤字的分化也将加剧。按照EIA的预测,到2035年,美国石油进口总额将从去年的约3000亿美元增至6000亿美元;而欧洲则从3000亿美元增至1万亿美元;亚洲新兴国家则从4500亿美元增加至2.5万亿美元,其中一半以上将会来自中国。尽管中国页岩气储量比美国还丰富,但开发难度和成本远较美国为大,且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中国能源需求量势必进一步扩大,能源形势不容乐观。

  世界能源格局的调整,无疑对各国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战略带来深远影响。以美国为例,仅从经济上讲,石油进口的下降,无疑将减少美国的外贸逆差,增强美国经济竞争力,并巩固美元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此外,能源安全的改善,势必也对美国政治外交军事战略助益颇多。但对其他国家来说,能源安全的恶化,带来的必定是国家发展和生存环境的恶化,如何有效化解,考验着执政者的谋略和智慧。

Fri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