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社会运动太“乖巧”?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由89个非政府组织组成的联盟——五一集会委员会,目前正积极号召民众在5月1日下午2点上街,从独立广场走到吉隆坡双塔楼,向政府拟在明年4月落实的消费税进行“公投”。

 

台湾大学生上月18日发起的太阳花学运,占领立法院24天后光荣退场;这场捍卫民主与抗议服贸协议黑箱作业的学运,成功震撼了高高在上的当权者,也深化台湾对民主运动的思考与批判。



在泰国,反对势力去年10月起因不满首相英叻寻求通过可能让流亡在外的胞兄兼前泰国首相他信受惠的特赦法案,而发动马拉松式的反政府示威行动,迫使英叻重新选举,政治危机至今仍未告终。



尽管这2场抗议运动的手腕都较激进,但跟大马在505全国大选后一年来欲振乏力的社运,却形成强烈的对比。



阿鲁:国情不同难比较



素有“超人”之称的行动党名嘴丘光耀日前向民联与公民社会左右开弓,批评他们的斗争过于温和,温和得政敌都看他们不起,连首相纳吉都会向他们道谢,他们比泰国、乌克兰及台湾大学生也不如。



大马社运人士真的如此“乖巧”吗?对此,大马社运和在野党领袖在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有者认为各国国情不同,很难将我国跟泰国、乌克兰与台湾相比;况且,这一代人早已经不再像上一代人那么坚毅,具有革命精神。



有者则认为,我国反对运动目前的疲势只是一时,现在主要是因为受到马航客机失联事件的笼罩,所以才无法形成一股动力。



背负种族宗教包袱枷锁



长期在草根阶层活跃和组织的社会主义党秘书长阿鲁仄万(左图)就指出,这是橙与苹果的对比,大马社运发展至今日仍背负“种族与宗教”的包袱,要有一番作为就必须摆脱这一道枷锁。



阿鲁仄万表示,这是社运存在的最大障碍,公民社会抗争须谨慎的照顾族群与宗教之间的敏感度。



“一些禁忌议题是碰不得的,比方说‘阿拉’字眼与改教争议;还有,我们无法去触碰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LGBT)议题,这也涉及宗教敏感。”



承认大马社运落于人后



尽管如此,阿鲁仄万心中也有一番衡量,认为大马的社运确实不比人强。



“大马的反对运动在亚洲,乃至东南亚区域,确实落于人后,在野党的议会斗争也倾向保守。”



阿鲁仄万表示大马是以本身的步伐迈进。他认为,大马若要取得突破,就须建建以多元族群为基础的公民社会运动,期许有朝一日终可把各项禁忌议题带上街头斗争。



针对议会斗争,阿鲁仄万也批评,一些民联议员在议会斗争上的表现较为保守,担忧被控而失去议员资格。



认可占领国会抗争方式 



无论如何,阿鲁仄万对台湾大学生占领立法院的太阳花学运表示肯定,声称这是合法且和平的方式。



“我想,若在运动过程中已无计可施了,大可以将运动晋级(去占领国会),这是ok的。”



当询及若是大马社运份子采取同一套方式,他表示,这也是ok的。



不若上一代有革命精神



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右图)则附和丘光耀的观点,并认为社运沉寂下来,可能跟两代大马人观念与价值观不一样所致,这一代人缺乏了革命精神,只是光想要变天,换不成就觉得没有希望而淡出社运。 



他点出,上一代人有的是坚毅不拔的革命精神,他们对民主运动的追求与批判令人动容,而这一代只是单纯地想要变天,没有进一步思考变天之外的民主斗争,没有更长远的思考。



黄德认为,国人须提升本身的思维,深化本身的民主斗争。

 

惟黄德也体悟到,大马走到这一步颇不容易,但往前仍有许多改进空间,因而表示他没有对大马的社运感到失望。



马哈迪年代受打压洗脑



黄德从历史角度切入解释,“我们在前首相马哈迪领导的年代里,受到打压与洗脑,社会无法发出声音。”



黄德认为,民联在其议会斗争里也缺乏使命感,不知本身的目标。

 

“我认同,丘光耀说的,我们要越线,要往前冲,不能任别人把我们圈起来,我们要跨出去。”



公正党副主席兼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则表示,发生了逾5周的马航MH370客机事件已夺去国人太多的精力,报章报导其他议题都炒不起来,何况是社会运动与政治运动?



因而,蔡添强强调,任何在这段时间内发表的相关评论,“暂时不会准确”。



添强:公正党议员都很冲



针对公正党发起的烈火莫熄2.0似乎未获得太大的反响,蔡添强(左图)答说,“这段时候要搞运动,不是很笨吗?”



他声称,公正党要搞集会,任何时候都可以号召10万人上街。



“我们推出烈火莫熄2.0是为了保温,有必要的话,你叫公正党真的动员10万人上街,我们随时可以去。”



针对丘光耀批评民联的议会斗争过于绅士与温和,蔡添强马上撇清说,“这一定不是在讲公正党。”



“公正党的30名议员都很冲,走在群众运动的前线,有7、8名议员因此而被控。” 



反对消费税集会成关键点



大马反对运动接下来是否能够重新出发,下月举行的“反消费税集会”(Himpunan Bantah GST Sampai Tumbang)的集会,预料将是一个关键点。



尽管民调显示高达六成的民众反对落实消费税,但是消费税法案在马航客机失联事件发生之际提呈上国会,并且在短短两天辩论之后就三读通过,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和抗议。民联国会议员也只能在议会厅高举布条,聊表不满。



由89个非政府组织组成的联盟——五一集会委员会,目前正积极号召民众在5月1日下午2点上街,从独立广场走到吉隆坡双塔楼,向政府拟在明年4月落实的消费税进行“公投”。



阿鲁仄万相信,这场集会将可以窥见,大马社运是否已从变天不成的颓废恢复过来。

13-4-2014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