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反华背后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在南海主权之争上,菲律宾表现的特别甚,动作不断。这除了美国和日本的国际因素之外,还跟中菲之间特殊的经济关系是分不开的。这里是2013年的一篇文章可供参考:

 

 

菲律宾疯狂反华背后

作者: 许一力  
2013-07-24 
 
   最近菲律宾的反华势力越来越疯狂,造势很久的全球反华示威今天粉墨登场,阵势不小,抗议活动据说将有5000人参加。今天中午,马尼拉炎热的街头,几百名示威者在两队防暴警察组成的人墙内,举着标语用英语喊着示威口号。

在南海主权之争上,菲律宾表现的特别甚,动作不断。这跟中菲之间特殊的经济关系是分不开的。

中国崛起之后,正在东南亚贸易中越来越重要。能看到2011年的数据,中菲双边贸易总额为322亿美元,去年又是大幅增长13%,达到历史新高。在菲律宾的对外贸易中,中国是其第二大出口市场,中菲双边贸易额占到了菲律宾外贸总额近三成,而对于中国来说,却只占外贸总额的1%不到。在一些物品里面更夸张,中国每年进口的菲律宾香蕉,占其总产量的八成以上,如果真的进一步扩大矛盾,贸易制裁展开,必然重创其水果种植业。

这两个国家明显是合则两利,为什么中菲却一直处于敏感状态呢?连中日都不是这样的。早先中日关系进入谷底时,日本主要经济团体都发出了改善中日邦交的声音。中国在菲律宾扮演的角色远远重要于中国对日本,但中菲关系再差,却始终听不到改善的呼吁,这是为什么呢?

当前的国际社会局势,一切矛盾根源都来源于经济冲突,经济利益决定了政治导向。菲律宾在政治上对于中国的排斥,也可以从经济方面找到依据。

中菲贸易的背后,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特殊,受益的主体并不是中国,也不是菲律宾。中菲贸易中,60%的比重是电子产品,这些零部件出口中国并不是直接用于消费市场,而只是过手给外企在中国的劳动力工厂用于组装。在这一过程中,菲律宾所得到的利润非常微薄,所以也没有形成中菲间比较强的贸易合作意识。实质上来看,中国和菲律宾都是这些外企的一级、二级工厂,两国交恶,既不会影响零部件在菲的生产,也不会影响在中国的组装。所以,更不会有企业代表站出来维护中菲关系。

中菲贸易看起来挺大,但这种贸易在经济上对菲律宾没有太多的受益,对它的就业拉动也不大。菲律宾相关行业的就业仍然是要看这些上游企业的效益情况,更谈不上对中国有多依赖。

别说依赖,中菲贸易其实反而是对菲律宾的一种打压。比如这两年,菲律宾的经济问题很大,菲律宾经济毫无起色,失业人数都是几百万几百万的,失业率都达到25%了。

菲律宾为什么这两年的高失业?确实还是跟中国有很大关系。菲律宾长期靠他的廉价劳工吸引外资,靠这物廉出口美国。但中国经济崛起后,已经将菲律宾的优势比了下去。中国现在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在东南亚除了越南无人能出其右。本来的小型制造业是菲律宾主要经营模式,但是中国入世后,小型制造业面对着严峻挑战。在菲律宾,制造业雇用了280万人。若与中国拥有竞争优势的领域对照,菲律宾有200万就业人次受到严重的威胁。

这个时候,华商几乎还控制了菲律宾的国内经济,他们成为首要的攻击目标。在菲华商占该国总人口的不过1.5%,但却掌握了该国60%的社会财富,和接近80%的经济资源。华人的商业力量对菲律宾的渗透很深,矿业、房地产、航空业、基建……行行都有华人控制命脉。华菲资本家之间,华人雇主和菲律宾雇员之间常有冲突。一旦这种经济冲突染上种族色彩,华人就成为无处可逃的代罪羔羊。

说到底,中菲关系紧张乃至于整个东南亚与中国的不对付,体现出的都是一种亚洲经济结构的错位。从科技的领先程度上看,日本是当之无愧的强国,但是却不是大国。中国拥有超级大国的影响力,但是却无法对亚洲经济形成辐射。日本有这种经济的辐射能力,却又绕不开中国的地缘政治格局,并且从市场上来说,日本的本土市场非常有限,也无法满足亚洲的贸易需求。

这种大国和强国的错位,让东南亚及整个东亚地区,难以形成一个真正的中心。就好比欧盟中的德国又或者环太平洋贸易圈中的美国,亚洲却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领导者。近年来中国的崛起让自身有了充当领导的意愿和实力,但是从产业结构上来看却并不是这样。中国所走的制造业路线仍然是劳动力的竞争优势——这无异于是将东南亚地区的模式放大后的翻版。于是中国与东南亚诸国无法形成产业落差,贸易上的竞争性超过了合作性。大家一起抢资源抢市场,这种背景下,东南亚各国能服气才是见鬼了。

中菲关系的不稳定,说到底有着华人与菲律宾的特殊性,同时,客观的讲也没有走出中国与整个东南亚地区矛盾的源头。

再往后,中国如果想一劳永逸的摆脱南海问题,就必须从产业结构上做出飞跃。如果中国能够借助经济结构转型,实现技术水平上的飞跃,让产业结构与东南亚地区形成落差,那么可以想象,未来东南亚各国必然仰仗中国的技术地位。如此一来强国与大国双剑合璧,再加上中国庞大的制造业基础和消费市场,完全有可能吸纳东南亚的劳动力输出。

到时候,中国与南海诸国完成产业结构上的对接和互补,消除了同质化竞争所产生的摩擦,才能真的从经济结构上形成领袖的地位。这才是一劳永逸决定南海问题的方法,甚至,中国可以将东南亚转变为自己最大的战略腹地和产业链延伸,完成自己的区域影响力扩张以及大国崛起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