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安娜的妈妈也是一样的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黛安娜的妈妈也是。获悉千金代表行动党出战安顺补选那一天,身为母亲的雅米沙末,无视本身的巫统党籍,大大方方地出席了记者招待会,给孩子加油,为她这一条新路祝福。 

上台致词,黛安娜坦言深受母亲影响,决定参政;雅米听了,显然感动不已。女儿隨后走下台到来相拥,她喜极而泣,脸上掛上了泪珠。那是身为母亲的喜悦,和政党无关。

雅米心无顾忌,也百无禁忌。元老促请巫统纪律委员会开除雅米的党籍,她没有任何的异议,亦没有一丝的悔意。应答此事,她说得坦然:「如果是真的,请通告我,不要吠影吠声。」

是妈妈的关爱,也是妈妈的慈心,她以她的肉身袒护她的女儿。听闻马哈迪医生力促党员管教本身儿女,雅米反唇调侃:她可是一心意想把黛安娜教成慕克里兹第二,没有想到黛安娜反而成为玛丽娜。

是继承父业的慕克里兹还是独闢蹊径的玛丽娜,不在她盘算之中。幼小的时候,双亲在前头领航,牵引他们走在圣洁的正道。可是,一旦孩子长大了,毕竟各有自己的打算,他们怎么可能继续任由父母摆佈?

站在全球化的十字路口,雅米体会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彻底变了,教育下一代,方法不同往日了。她知道唯有宽容儿女,让他们从心所欲自由发展,最终才能贏得孩子心底的尊重。

所以女儿想嫁给谁她也不会干涉,黛安娜入籍行动党,她也一样开了绿灯,不曾干预;「要是我强要黛安娜加入巫统,她不但不会开心,母女之间的关係恐怕也紧张了。」

都说了,天下的妈妈,心思都是一样的,不论换上哪个场景,妈妈向有的想法,一万年不变。可是,党有党规,楚河汉界,怎么容得下她的私心?补选一过,苦头就来了。

作者: 杨善勇      25-5-14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