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党加盟申请必好事多磨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砂人民力量党会获得国阵批准,成为附属政党吗?砂人民力量党的加盟申请,肯定是好事多磨。不论是人民力量党,还是人联党,都必须在极短时间内进行整合与稳固基层势力,以应对“自已人”竞争的同时,更需超越反对党的强势反风,否则来届州选,彼此落得全军皆墨的下场,不是不可能。

 

 

力量党会被国阵接纳吗?

砂人民力量党会获得国阵批准,成为附属政党吗?

前些天前突然宣布退出各属政党而加入砂拉越人民力量党的10名国州议员,周五晋见砂州首长兼州国阵主席丹斯里阿迪南沙登,并获得州首号人物的欢迎,并确认将保留其内阁部长与助理部长职务,更声称会适当给予更恰当安排。

首长的这番“金玉良言”似乎默许了10名国州议员的所作所为,并欢迎砂人民力量党对国阵的支持与拥护,这也说明了该党的申请加盟国阵之举,在州级已获得“青卡”通行证,预料在向全国国阵寻求加盟的阻碍,似乎只处于“薄纱之隔”,很快就有了结果。

正如所料,砂人民力量党的申请加入国阵的最大阻力乃来自这10名议员原属的政党,即砂人联党及砂民进党。而这相信早在他们预料之中。

尤其是砂人联党中央、青年团及妇女组先后发文告全力反对该力量党的加入,并力促原属该党的4名州议员,包括拿督斯里黄顺舸高级部长、耶理苏修、兰侬及佐尼可拉永退党,辞去其州议员,更强调“人可求去,席位留下”的原则。

人联党现领导层的严词勒令,似乎奈何不了这些反出的州议员决定,更无法改变该党在州议会势力江河日下的事实。

根据国阵之间的协议与原则而言,欲申请加入国阵大家庭,必须获得现有成员党的认同与支持,换言之,其中一成员党的反对及不接受加入,有关申请就碰壁。

因此,砂人民力量党的申请加盟,虽然获得州首长及州国阵领袖的“青卡”,但人联与民进党肯定会以国阵协议的“基本原则”而据理反对到底。

民进党方面,署理主席拿督斯里张庆信也强烈反对国阵接纳力量党。

其实早在国民党党争时期,新成立的民进党迅速被国阵接纳,而当时的国阵成员党国民党仍存在,国民党不仅无从反对,最终落得关门大吉。按理说,国民党有生之年,也不应该接纳民进党。

国阵方面或会采以国阵附属党(BN PLUS)的先例,与砂人民力量党完成这门“亲事”,使国阵无须折损一兵一将地将亲国阵的新政体收编旗下。

至于三党之间的州选区出战权分配问题,过往曾有过案例,让有争议之政党之间自由竞选。换言之,在2015年或2016年举行的州选举中,或可让他们三党各派人马在现有选区进行“自由搏斗一决胜负”,胜者自然就是选区得主。

在当年,砂达雅党自砂国民党分裂出来时,达雅党在当时州国阵主席兼首长泰益玛目的撑腰下,就采以国阵附属党(BN PLUS)的形式,将达雅党纳入国阵,而两党所出现的选区争执也以各自党鰴参与竞选,胜者得选区所属权。一届选举之后,各成员党的选区出战权的分配,就获得一劳永逸解决,且持续至今,已成了国阵各成员党的“传统选区”。

尽管如此,国阵成员党之间的“自相残杀”形同鹬蚌相争,肯定让反对党的民联收享渔翁之利。

砂人民力量党的10议员之中,9名仍来自以达雅选民为主选区,因此,民联的公正党或行动党欲分一杯羹,则有视其造化。而黄顺舸所属的巴旺阿山选区,则以华裔选民为主,因此,此选区的战火肯定格外激烈;人联、火箭与力量党之争,料将有助火箭升空。但话说回来,若由人联单挑火箭,在无法重拾华社信心,内乱未平息之下,人联恐怕又将是全军覆没。

若国阵三个相关成员党获默许以“自由竞选”一决雌雄,人联、力量党与行动党的战火,相信不单在巴旺阿山选区燃起,也肯定会延烧至其他目前火箭所占据的华人城市选区,预料从南、中至北区。可以预见的,一旦力量党以国阵附属党身份加入国阵,下一届的州选举肯定是有史以来最为激烈的生死一役。

下届州选仍遥遥无期,若以现届州议员任期以2016年6月为限,州选举最快会在2015年至2016年6月之前举行,距今也有一年至一年半光景,然而,砂人民力量党的加盟申请,肯定是好事多磨。

不论是人民力量党,还是人联党,都必须在极短时间内进行整合与稳固基层势力,以应对“自已人”竞争的同时,更需超越反对党的强势反风,否则来届州选,彼此落得全军皆墨的下场,不是不可能。

Friday the 2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