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赢补选却失“良心”招牌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虽然马袖强赢得补选,民政党上下欢天喜地,但政治学者黄进发认为,民政党“基本上是赢了选举,但输了一切”。马袖强在竞选期间蓄意与国阵保持距离,甚至对部长派发的补选糖果和种族言论置之不理,已经毁了民政党作为“国阵良心”这个称誉。

经过峰回路转的算票过程后,安顺补选成绩尘埃落定,民政党主席马袖强以238张微差多数票击败行动党候选人黛安娜,为国阵重夺这个在6年前输掉的选区。

虽然马袖强赢得补选,民政党上下欢天喜地,但政治学者黄进发认为,民政党“基本上是赢了选举,但输了一切”。

黄进发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随着马袖强胜选,日益式微的民政党仍可“苟且偷生”,而马袖强本身更可能官拜部长。

毁了“国阵良心”招牌

但他也认为,马袖强在竞选期间蓄意与国阵保持距离,甚至对部长派发的补选糖果和种族言论置之不理,已经毁了民政党作为“国阵良心”这个称誉。

他继指,安顺补选在竞选期后期,竟然出现“保住华人国会议员”这种含有种族味道的布条,也一并砸烂民政党作为多元种族政党的招牌。

“讲得难听一点,它(民政党)基本上是赢了选举,输了一切。”

担心巫统更加往右倾

黄进发表示,随着这场补选的落幕,巫统以后恐怕会更加往右倾,也会更加有恃无恐地主导选战。

他认为,若西马半岛日后有任何补选,无论是哪个国阵成员党竞选,巫统将会“出面”抢当主角。

“巫统会认为,马华民政无法争取到华裔选票,而它却有办法抢攻更多马来选票,因此会造成巫统更往右靠。”

不过,根据初步分析,华裔选票轻微回流国阵。

须争取开放缺席投票

黄进发认为,尽管行动党败选,但该党推出一名马来女青年对垒老树盘根的党主席,虽败犹荣。

不过,他也提醒,行动党在竞选期最后一晚的大型群众演讲,虽然人潮汹涌有逾万人赴会,这些人可能只是“补选游客”,并非当地选民。

在投票率降低的情况下,他认为,民联要与国阵势均力敌,就更加应该要争取将“不在籍投票”开放给所有人,以便让游子选民,包括住在汶莱、印尼、泰国和新加坡的选民,不必返乡就能投票。

未摆脱人才凋零危机

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的看法也与黄进发接近。他认为,虽然民政党赢了补选,但并未摆脱人才凋零的危机。

他点出,民政党在敲定补选候选人时,人选就已显得捉襟见肘,只有“三三两两”。

他继指,民政党自2008年大选在槟州惨败后,目前仍很难在槟州翻身,至于其他州属也是人才无几。

“民政党有它的先天局限,赢了补选并不是翻身,未来仍是困难重重,在国阵这个格局下很难突破。”

败在黛安娜个人形象

不过,陈亚才跟黄进发看法不同的是,他认为巫统并没主导选战。

反之,他认为,巫统只是退居幕后,交由民政党来打选战。

他分析,行动党之所以会败选,原因包括黛安娜个人形象,以及霹州行动党的派系斗争。

他认为,黛安娜自称作为穆斯林会支持伊刑法,却又表示将尊重行动党指示而不会在国会支持伊刑法,让年长的安顺华裔选民存有忧虑。

他继指,黛安娜在母亲雅米是否土著权威组织成员一事也语句反复,质疑其诚信。

“对老一辈选民而言,巫统和土著权威组织的印象很负面,是行动党失去选票的因素。”

霹州行动党派系斗争

陈亚才认为,行动党过度包装黛安娜,其实黛安娜在面对媒体时的应答和说服力,并不如包装那样完美。

他补充,霹州行动党内部的派系斗争表面上看起来已解决,但行动党最终必须付出败选的代价。

原任安顺国会议员谢昂凭和当地基层多是属于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的派系,与霹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为首的当权派不咬弦。

政治学者潘永强也在面子书写道:“行动党自2006年以来最大挫败,发生在霹雳州,完全不令人意外。安顺大败是败在派系政治,是败在私心自用,败选必须有人负责,不可以不了了之,最大责任就是霹雳州主席倪可敏。”

尽管如此,陈亚才仍肯定,行动党派出一名马来女性专业人士上阵,并认为此举非常难得,证明行动党有意开拓新格局。

“虽然败选对这番努力有打击,但方向是对的。”

马华弃战不如民政党

民政党在胜出补选后,马袖强受委部长已几成定局,而内阁也预料将在近期内小改组。

论功行赏,民政党在争取官职时将有优势。相比之下,马华早前弃战武吉牛汝莪补选,不止授人话柄与形象大跌,在国阵谈判桌上更可能失去叫板的底气。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