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坡還是下坡的民主?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民主制度不是最好的制度,卻是最不壞的制度,支持此種論調的與反對的都有。民主制度賦予人民自由表達心聲的機會與場合,但也就容易受到誤導或誤用,成為某部份人物牟取利益的工具。民主讓社會充滿活力與衝勁,但卻也容易失控而造成社會的動盪。

這些政治現象,由1998年開 始,可以在印尼這個開始跨步進入民主改革時代的島國上看見。中央政府給予地方直接選舉議會與省政府的權力,可是差不多每一場的選舉都在最終時會抹上爭執、 吵鬧、動亂的陰影。於是由爭議選舉結果,最後提呈到代表民主制度最高裁決機構的憲法大法庭,由德高望重的憲法泰斗來作出公正的裁決,可是代表民主制度權威 的憲法大法官卻受賄而遭到肅貪局逮捕,舉國震驚。我們擁有直接民選的議會制度,每一個議員都是由民意的信任與付托之累積而選出來的,理論上議員們就應該代 表人民在民主莊嚴的殿堂上發聲,可是我們看到的景象是議員們都在盤算如何為自己謀求最大的利益。近日就有專欄作者評論,我國的民主只是在程序上打轉。我們 看到的只是成立一個又一個代表民主制度的機構,還有就是推動一些與民主有關的程序與方法。可是卻看不見有甚麼實際的成效,於是民主這種政治制度也就似乎沒 有給廣大民眾帶來甚麼實質的利益了。100多年前的中國,就開始有一批學者接觸西方的民主制度,把民主制度稱之為“德先生”,希望在中國推行民主制度以取 代封建專制的君主政體,1901年6月梁啟超先生在《清議報》上發表了《立憲法議》一文,文章指出,憲政就是實行有限權力的政治,人各有權,權各有限,但 最重要的是,統治者的權力必受到限制。100多年前的中國就有這麼一批學者文人在為民主制度而奔走而疾呼。大家都很清楚歷史接下來的進展,辛亥革命成功 了,滿清推翻了,但接下來的也就湧現一批寄生於新興民主制度下的軍閥獨裁者、腐敗的官僚、還有貪婪的民族資本家。中國沒有變得更好,由梁啟超的《立憲法 議》開始算起,中國為民主差不多整整付出了一個世紀的時間來摸索前進。

近日泰國的局勢,也恐怕是正好回應民主正在上坡還是下坡這個議題。泰國是奉行君主立憲制的民主 國家,有議會,有選舉,可是卻也是一個軍人發動政變最多的國家,由1932年開始,軍人總共發動了19次的政變,由軍人暫時接管政府行政權力,解散國會與 內閣,軍人根據的法理是1914年的戒嚴法,內中有規定在維持公共秩序與安全時,軍方擁有凌駕平民組織的“優越權力”。第18次的政變發生在8年前,泰國 軍方罷黜掉前總理塔辛,塔辛選擇流亡海外,後來他的妹妹英叻在選舉中獲勝,出任總理。塔辛的支持者多數來自鄉村與勞工階級的民眾,與都市中產階級菁英階層 嚴重對立。支持塔辛的群眾號稱“紅衫軍”,而中產菁英則號稱“黃衫軍”,紅黃對立,成為泰國政局的最主要亂因。前總理塔辛儘管流亡海外,可是仍然擁有雄厚 的民意基礎,所以一直都在遙控泰國的政局發展。泰國也算是一個“泰”奇怪的國家,軍人的政變好像對經濟的增長不會有甚麼深遠的影響,等到軍人交回政權,恢 復民主政府,一切又都像沒事那樣。就以過去的10年來說,雖然政治動盪造成社會的緊張,經濟基本上仍持續蓬勃發展,讓人覺得泰國的經濟可以免疫於政治的動 盪。不過由2013年10月份開始的這場紅黃對立,因為時間拖延太久,2014年第一季度的經濟已經呈現萎縮,顯示幾個月來反政府示威已經開始衝擊到經濟 面,這也許是泰國軍方此次再度發動軍事政變的原因。泰國政局還有一個特征,就是泰王蒲美蓬擁有論斷誰是誰非的絕對權威,而軍人也絕對服從於泰王的指示,所 以就有人把泰國軍人稱之為“國王的士兵”,於是泰王與軍人有時就會扮演起政治洗牌的角色,當政黨惡鬥僵持不下的時候,軍人就會出面接管政治之運作,重新大 選,然後新的政府又會陷入新一波的政黨惡鬥,這大約就是泰國這10多年來的政局輪廓。

此次領導政變的軍方領袖巴育將軍這麼說道,“正常的民主過程無法解決泰國目前面臨的問題。軍方 會從歷史的教訓中學習,推動國家改革,恢復正常秩序。”軍方為了籠絡民意,立即宣佈將減輕稻農困境,把積欠多時的補貼款即時派發。對稻農的30億美元補貼 款是前總理英叻在競選時所作的承諾,稻農所生產的稻米將由政府給予兩倍於市場價格的津貼,英叻擔任總理期間已經派發過第一次,之後就因為反對黨的激烈反對 而擱置下來,反對派的理由是浪費公帑,官僚能從中舞弊。稻農領取補貼後的反應兩極化,有的說“我仍然心頭感到氣憤,這些錢應該早就給我們的。”有些報章這 樣子報道“農民以喜悅與眼淚來領取稻米補貼”,其他報章則報道“農民手持玫瑰花與標語到軍營表達他們的感激”。稻米是泰國最重要的出口農產品,稻農的福利 也就能夠左右政黨或政治人物的選情,甚至影響政局的穩定。故此稻農的實力不容忽視。

泰國政府近年來極力推動發展旅遊業,旅遊業已經成為國家的重要收入,佔國民生產總值的10%。 到泰國的遊客由1995年的50萬人已經在2013年增至2千670萬人,比起2012年的2千200萬遊客,一年之中足足是增長了20%。外匯儲備金也 由1995年的30億美元增加到2013年的1900億美元,大部份要歸功於旅遊業的貢獻。這也就難怪軍方在接掌政權後,並不是像其他國家的政變那樣長期 實施宵禁制度,而是在6天後宣佈縮短宵禁時間為4個小時,在旅遊局向軍方透露遊客人數在政變後減少了20%之後,酒店住房率由平日的72%下降為58%, 於是軍方也就果斷地採取縮短宵禁的措施。

泰國旅遊業的一項特色是遊客中有10%是屬於醫療旅遊,此類遊客三份之一來自中東國家,另外三 份之一來自東南亞國家,甚至還有的來自歐洲國家,泰國的醫療旅遊已經成為新加坡的競爭對手。在過去的10年內,泰國由醫療旅遊的進帳每年都是以15%在增 長中,2013年就以醫療旅遊賺取了43億美元。泰國的醫療旅遊之所以能夠發展得如此快速,主要是費用可以壓縮到比美國廉宜50至75%,所以現在就連歐 洲與日本都有病人來泰國參加醫療旅遊。

泰國的民主制度也許真的是很脆弱,很容易就給軍方發動政變推翻;又也許真的是很有韌力,很容易 又恢復生機活力。說起來也許沒有人會相信,1977與1985年的兩次政變過後,國民生產總值立即就以倍數增長,政變倒好像是有破舊立新的功效。觀察泰國 的民主,也就摸不透它到底是在低著頭往上坡走還是昂著頭在往下坡溜。(印尼星洲日報‧文:廖啟煌)

印尼星報‧文:廖啟煌‧2014.06.01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