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州选举或提早一年举行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政治观察家推测,砂拉越州州选举有很大可能会落在2015年(羊年)春节农历新年过后。2015年春节农历正月初一是公历2015年2月19日。因此,州选举有可能是在3月期间举行。不过,也有人认为,州选举不排除在公历2月19日之前速战速决举行。阿迪南沙登有可能考虑采取先下手为强的“快攻策略”,抢先于2015年4月1日全国消费税(GST)落实之前提早举行砂州州选举。

 

 

砂州政府要求20%油气开采税
州选举或提早一年举行

日期:2014年5月24日

有利于砂拉越州国阵拼赢第十一届州选举的“利好因素”陆续有来,这可能促使砂州首席部长兼砂州国阵主席丹斯里阿迪南沙登考虑采取先下手为强的“快攻策略”,抢先于2015年4月1日全国消费税(GST)落实之前提早举行砂州州选举。

 


对阿迪南沙登有利的“利好因素”包括下列:


(一)他自我证明是独立自主和有表现能力的强势领袖

由于阿迪南沙登是前任砂州首席部长丕显斯里泰益玛目(即现任砂拉越州州元首)所钦点的政治接班人,因此,早前很多人都抱持质疑态度他是否能独立自主作出政治决定和政府决策,是否能走出担任砂拉越州首长长达33年的政治强人泰益玛目的影子。


在2013年2月28日出任砂拉越州第五任首长的阿迪南沙登,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逐渐显现出他的果敢作风,在维护砂拉越州权益事宜上敢于公开直接表达意见:

 

         


例子一:阿迪南沙登公开表示希望把砂拉越州现今所享有的5%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税提高到20%。泰益玛目于早前在担任州首长时曾透露将会与联邦政府私下讨论这件事。


例子二:阿迪南沙登公开表示将动用砂州移民自主权禁止来自境外(也包括西马半岛)的宗教和种族极端分子入境砂拉越,以维护砂州的社会和谐及稳定。若问题人物已入境砂拉越或者发现境外人士在砂拉越故意制造事端的话,他所领导的州国阵政府将毫不犹豫把问题人物驱逐出境。他表明砂以平等伙伴关系参组大马。

(二)朝野议员一致通过支持要求20%油气税

由阿迪南沙登所领导的砂拉越州国阵政府,在2014年5月6日举行的砂拉越州立法议会会议,通过砂拉越州立法议会的议决案程序,获得全体在朝和在野州立法议员的一致支持,砂拉越州国阵政府代表全体砂拉越人民正式向国阵联邦政府提出要求,把现有砂拉越州所享有的5%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税,大幅度提高到20%。


根据联邦财政部的2012年数据显示,砂拉越州于2012年获得来自联邦政府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税总收入是26亿2600万令吉。


因此,若按上述数据来计算,如果砂拉越于2012年获得联邦政府提供20%油气税,砂拉越的油气税总收入将高达105亿400万令吉,前后总收入差别巨大。


砂拉越是国阵的传统政治堡垒州,国阵从2008年3月8日全国普选(308大选)开始到2013年5月5日全国普选(505大选),连续两届普选无法单独依赖西马半岛所赢得的国会议席执政中央,砂拉越发挥出捍卫国阵可继续执政中央的关键角色。


相信联邦政府会答应提高油气税


因此,阿迪南州国阵政府在强大政治后盾支持下,向联邦国阵政府提出增加给于砂拉越20%油气税目标,相信联邦政府将会给于答应,即使无法一下子满足20%油气税目标,只要能给于10%,阿迪南就已是“大赢家”了,足以让他拥有发动下一届州选举,为州国阵吸取支持选票的“本钱”。


而只要砂州国阵在下一届州选举继续大胜砂民联和其它在野党,砂州国阵将能“护送”全国国阵继续在下一届全国国会普选执政中央。因此,联邦国阵政府答应砂州国阵所提出的20%油气税要求,对国阵政府和人民都是有利的。


与此同时,与砂拉越同为国阵堡垒州的东马沙巴州,若也提出相同的20%油气税要求的话,相信也能获得与砂拉越州相等百分比的油气税。


当然,这被视为阿迪南展现其身为砂拉越当权最高领袖勇敢风范,坚决维护砂拉越和砂拉越人民的权益,果敢地向联邦国阵政府提出合理要求。这对阿迪南沙登赢得砂拉越人民心目中的好感,塑造成为“人民英雄”形象肯定是加分不少。


砂拉越和沙巴出产石油和天然气,在砂拉越和沙巴于1963年9月16日参加组织马来西亚时,联邦政府答应给于砂拉越和沙巴两州5%油气开采税;与此同时,同样出产石油的西马登嘉楼州,也获得5%油气税,三地的油气税从以前到现在从未调整过。


回顾民联在2013年5月5日全国普选时(全国国会选举和各州州选举同步举行,不过,砂拉越只举行国会选举,至于砂拉越州立法议会任期还未届满所以没同步举行州选举),就大打若大马民联执政中央的话,将增加联邦政府给于砂拉越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税从现有5%提高到20%的竞选宣言。


比民联快一步“捷足先登”


对此,砂州阿迪南沙登向以首相纳吉为首的联邦政府提出20%油气税要求,被视为比民联快一步而“捷足先登”,因为,民联迄今还无法实现打败国阵入主中央的政治梦。

(三)万年烟州议席补选战绩大获全胜

阿迪南沙登在2014年2月28日成为砂州第五任首席部长之后的第一项挑战,是领军州国阵进行万年烟(Balingian)州议席补选保卫战,结果大获全胜,把砂州民联成员党的砂人民公正党打倒,而且战绩比起前任万年烟州立法议员兼前任砂州首长泰益玛目在历届州选举捍卫万年烟州议席时来得更好。


这无疑给阿迪南沙登赢得先声夺人的巨大信心,一战助他奠定政治地位,为未来带领砂州国阵向前冲刺增添筹码。

(四)砂州财政预算案或有利好消息

由阿迪南沙登所领导的砂州国阵政府,预计在2014年11月或12月期间举行的砂州立法议会的州财政预算案,将会为砂州人民捎来许多关于推动发展项目计划的利好消息。


与此同时,估计联邦国阵政府也将于2014年10月举行的国家财政预算案国会会议,宣布联邦政府同意给于东马的砂拉越州和沙巴州、西马的登嘉楼州增加油气开采税率和增加发展拨款金回馈。


如果对产油气的东、西马三州的利好因素有一定定案,这可更加激励阿德南沙登所领导的砂州国阵政府的士气,有信心提早举行州选举。

(五)砂州包容和中庸的多元社会

目前在西马半岛闹得沸沸扬扬的伊斯兰刑事法和伊斯兰国课题,在砂拉越可谓是“雷打不动”,由阿迪南沙登所领导的砂州国阵政府,在州立法议会表明立场不欢迎由大马民联成员党伊斯兰党所提议的伊斯兰刑事法和伊斯兰国,以保障砂拉越作为包容和中庸的多元社会。


砂拉越各族人民信任由阿迪南沙登所领导的砂州国阵政府,比较起民联一旦执政的风险,对砂拉越的前途和人民福祉更加有保障。


             


或提前一年举行州选举


本届(第十届)砂拉越州立法议会任期定于2016年6月20日届满,预料手握可随时解散州立法议会以举行州选举特权的阿迪南沙登,不会等到临近2016年6月20日才来举行州选举,而会选择把州选举日子提前一年,尤其是选在全国消费税落实之前举行。


首相兼国阵全国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政府已努力透过各种管道向全国国民讲解落实消费税对国家长远发展前途更为有利,不过,国阵的最大政治对手即民联却采取“反宣传”手段,指消费税将激化通货膨胀,人民在消费税落实之后,生活将会比当前更加辛苦,试图激起人民不满国阵施政的民怨。


由于考虑到民怨可能会令砂拉越州国阵流失选民支持票,特别是民联一直利用消费税课题来打击国阵,以达到人民不满国阵政府之目的,为2013年5月5日全国普选之后接二连三发生的国会选区补选与州选区补选铺路,顺便也为民联出击2018年全国普选持续保温。


因此,阿迪南沙登很可能会采取先发制人的快攻策略,在2015年4月1日之前就举行州选举,以防万一砂州民怨发酵冲击州国阵选情。


根据实际情况观察,砂州国阵要赢得第十一届州选举不成问题,毕竟,砂拉越是国阵的传统强稳堡垒州,州国阵牢牢控制每一届州立法议会超过三分之二州议席。


目前,砂拉越州总共有71个州议席,国阵在2011年4月16日的州选举,赢得55个州议席。


现在的焦点是,获得砂拉越州第四任首席部长丕显斯里泰益玛目钦点成为其政治接班人,出任第五任首席部长职(也自动成为砂土保党主席及砂州国阵主席)的阿迪南沙登,能否通过考验在第十一届州选举赢得比前者更加辉煌的战绩,或者至少维持与前者持平的选举成绩。


州选举成绩至关重要


杰出的普选投票成绩对阿德南沙登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这可让他:

(一)通过民主选举程序所获得的强大民意委托,来彰显他是一个赢得绝大多数选民支持,拥有民意基础的全民首长,让大家心服口服。


(二)由一个拥有绝对民意基础的首长来出任砂土保党(砂州国阵主干政党)主席、砂州国阵主席、大马国阵副主席是顺理成章的。


(三)让他通过强大的民意基础,拥有更大的政治筹码来代表砂拉越人民与国阵全国领袖进行政治谈判,守护砂拉越自主权、维护砂拉越权益、为砂拉越州向联邦政府争取更多政府公共资源,这包括联邦政府拨款、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税等。


(四)一个拥有人民选票支持数据的全民首长,可明确显示前首席部长丕显斯里泰益玛钦点他成为政治接班人和州国阵政府首长是正确的。


(五)证明他是一个拥有领导能力的实力派领袖。

政治观察家推测,砂拉越州州选举有很大可能会落在2015年(羊年)春节农历新年过后。2015年春节农历正月初一是公历2015年2月19日。


因此,州选举有可能是在3月期间举行。不过,也有人认为,州选举不排除在公历2月19日之前速战速决举行。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