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为国油是他爸开的!」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国家成败在于政治体制──这包括国家政体是否被泛宗教化、司法是否独立、选举是否乾净、行政是否公平、反贪是否独立、商业活动是否免于行政偏差、创新和知识產权是否受到保障等等。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人均所得相差五倍;为何一边的马来商家会有人大言不惭,要土著特权而获分配不需要竞爭的合约,另一边则羞于被扶助?

作者: 周忠信 6-7-14

和恶名昭彰的极端民族主义组织土权主席一起,马来商家游说组织马来经济行动理事会(MTEM)的石油与天然气小组组长东姑布特拉上个月召开记者会,轮番攻击国油主席兼首席执行员三苏阿兹哈。

其实,在去年2月的常年大会,该理事会已经通过议案促请国油主席下台,隨即国油主席三苏更在国油顾问马哈迪的「指示」下,会见该理事会两个小时。

按照该理事会网站信息,三苏指该理事会只有兴趣在没有竞爭的情况下获得合约与计划的「配额」(而国油政策已经要求得竞爭投標),理事会不满其一连串诉求並不获得满足,更认为三苏的言论「有损理事会形象」而恫言採取法律行动。

同 年11月,该理事会不满土著获得的国油合约「太少」,发佈文告要求「国油应该给土著公司一千亿而不是一百亿」(「PETRONAS PATUT BERI 100 BILLION KEPADA SYARIKAT BUMIPUTERA,BUKAN 10 BILLION」)。

接著,马哈 迪在12月1號提呈辞职信,辞去国油顾问一职(后获得首相挽留)。今年一月,石油与天然气小组组长在一场该理事会討伐国油羞辱马哈迪(因为在他呈辞的24 小时后即清空其办公室)的记者会上对国油主席进行人身攻击,称之为说谎成性的傢伙和不懂感恩(A compulsive liar and an ungrateful person)。

在最近这场记者会,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则挑战国油主席三苏与马来工商组织举行一场公开和「专业」的对话会,並且要三苏点名到底谁是「牵绊」国油的官僚和环绕首相身边的利益人士。而亲巫统部落格MyKMU则进一步羞辱说「若非巫统,三苏现在可能还在自己的后院种马铃薯。」

我们可以看到,相关行业的马来工商组织对2010年2月上任即大力重组改革的三苏的积怨由来已久,而三苏的改革对这些「商业精英」的经济利益已经造成重大衝击。

这 不禁令人回忆起14年前,当时的「第二国家经济咨询理事会」署理主席、商联会副义务秘书蔡国治接受《远东经济评论》专访时,强调在宪法规定马来人可享有的 特权之外,在经济领域对马来人的优惠或保护措施应隨著马来人自力更生能力的提高而逐步取消,这有利于他们参与竞爭,不断进步。

但是前锋报 借题发挥开炮,指他主张「废除马来人特权」,隨后又指《华团大选诉求》是要取消马来人特权。隨后引起了巫青团到雪华堂辱骂诉求工委会並恫言火烧雪华堂、雪 州大臣基尔高喊「捍卫特权,不惜流血」、马哈迪国庆献词指责诉求工委会就像共產党、澳玛乌纳回教极端组织、诉求「被搁置」、或有大逮捕等一连串白色恐怖。

差別在于这次是理智的马来精英的改革被自私的马来商家藉「马来人特权」的大旗开炮。

体制、体制、体制!

三苏做了什么?根据他在財经週报〈The Edge〉的访谈:

*2010年上任他重组包括董事会的整个国油组织,不拘种族引用人才

*和所有其它官联企业(GLC)不一样,他让国油採用绩效制(meritocracy),任何事务皆以才干能力为考量(competencebased)

*停止分配制(allocation),奉行公开投標原则

*他指出石油与天然气属于所有马来西亚人,不是仅仅土著,而国油只是信託人

*目前的土著商家是否被边缘化?综合各种数据显示:

1980到2009年间,土著公司被给予51%的合同,2010年78%,2011年91%,2012年75%。

截止2013年,1425家国油加油站当中的1133家或80%是土著商家在经营。

相信这数据证明了土著权益已经「非常充分」的被彰显了,而行业里也知道,一些无能的土著商家也只是志在于分配制下拿到合约再转手给非土著,以赚取无功而受禄的盈利。

为 何三苏坚持要招標?在访谈他举例巫统关联企业获取执照之余还要求无需竞爭而获得分配合约,而这些企业还胆敢要求比市价高35%的合约价格,有的则在成本上 浮48%意图获取暴利。他指出国油经歷「种树」和「结果」期,现在许多设备老旧,譬如35年的输油管和20-25年的炼油厂需要「重植」,如果没有足够的 盈利和资金来成长,他警告13年內国油就会「收档」。

从1974年以马幣1000万成立,没向国家拿过一分钱反而至今上缴了七、八千亿的股息,自90年代初,国油就开始成了马来西亚唯一登上〈財富杂誌〉全球五百强企业的机构,而它的成功秘诀就是以绩效制吸纳人才。

国家成败在于政治体制──这包括国家政体是否被泛宗教化、司法是否独立、选举是否乾净、行政是否公平、反贪是否独立、商业活动是否免于行政偏差、创新和知识產权是否受到保障等等。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人均所得相差五倍;为何一边的马来商家会有人大言不惭,要土著特权而获分配不需要竞爭的合约,另一边则羞于被扶助?

企业的成败亦是如此。

政治干扰企业运作

首相纳吉为何不挺身而出,至少叫那些三苏所说的「环绕首相身边的利益人士」闭嘴?且看明年2月三苏的5年合约到期后是否能够续任。

为 何持有马航69.4%股权的国库控股在过去10年向马航注资逾50亿令吉,但多番重组或復甦计划以及更换领导班子还是无法为马航转亏为盈?先进国和落后国 家的差別通常就取决于政治体制,成功的国油和失败的马航(以及许多的官联企业)的差別就在于人事任免与经济利益这两大关键领域奉行种族歧视、不奉行绩效与 问责,背负太多政治干扰而导致企业无以为继。

土著「商业精英」们,別再杀鹅取卵、別让最后一家堪称杰出的国家企业步马航衰败的后尘!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