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馬三罪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老馬有罪,國有法,暫無法證,但可以民裁。

民裁其罪,小者無數,大者有三。

 

 

林福南‧老馬三罪 

日期:2014-04-28 
作者: 林福南
 

老馬有罪,國有法,暫無法證,但可以民裁。

民裁其罪,小者無數,大者有三。

一、困其族

老馬年輕立志,誓領其族擺脫“馬來人的困境”,凡數十年,極度扭曲。

其領黨治國之時,首任首相東姑已成功逐離李光耀立“新”為國,兩百餘萬華人從此不再馬民,華人人口在族群結構比例從此只有減少,不復增加,這在議會選舉中,已是暗拳擊倒。

 

 

 

次任首相敦拉薩則藉513事件施法馭權,“重組社會”,出台新經濟政策,以多數制少數,五鬼幾番搬運,資源從此傾注一方,為老馬施政鋪平道路。

馬道平坦,壯馬顧盼自雄,此去族應再無困,可以長驅直入,可以全球馳騁,遂有倫敦拂曉突襲,將英企牙直利Guthrie一舉探入囊中,以巫之精英教訓英殖美帝,從此無忌還無懼;又有文教新政,巫化全國,以立全新馬來,深信縱橫必然可以天下。

政經文教,霸權有策有錢,Neo Malay已可待。

孰知1997全球經濟風暴襲至,馬陷泥沼,無法奔蹄,只有鎖國,不敢韓泰。全族自信自此受挫,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馬遂革“安”,以卸其濫權無能之責。

馬疲人猶貪,私庫不紓國庫。時局無水,不能行船,此去不可收拾,國困、民困、黨困、族亦再困。

族困日深,另思出路,青天烈火。老馬無計,下馬閃人。

馬有罪於族,不認;無慚,卻還有怨。這令人奇。

二、時間賊

老馬掌政,兩油不竭,新興國有錢可以興新,遂頻頻與朋黨出門學習與採辦。

城內遂有了雙峰,城外遂有了新城,小衙成了巨府,巡禮布城竟宛如置身古羅馬帝國滅亡之時。

車則國產為虛榮,路則大興為虛象,處處高架,處處收費,卻始終不憑藉“後進優勢”,早修地鐵與高鐵以暢公交,以利國民。

老百姓從此一戶多車,常困路上,不捨晝夜。

數百萬車,數百萬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無盡數,無盡時,耗!

耗的是能源,是身心,是青春,是民之生命,國之未來!

這罪,非一般。

三、離間道

中國《南方週末》日前訪老馬,提及大馬華人。

老馬說華人比土著要富裕許多許多倍,因此華人應該拿出財富中的一部份與落後的族群分享。

“為甚麼呢?因為我們與華人分享了政治權利。當大馬宣佈獨立時,我們給了他們約100萬個公民席位,我們以此與他們分享政治權利,財富分享是對此的回報。”

時至今日,老馬還在離間族群,隱挑排華,荒唐如昔,性惡如昔。

其罪也大,無從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