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印尼学习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1998年,印尼和马来西亚政坛风起云涌,烈火莫熄的号角在两国前后响起。印尼人民当年在雅加达街道上推翻了苏哈多的独裁政权,随后大刀阔斧地改革了印尼的选举制度,民主进程之路虽然跌跌撞撞,成果还是积极可取的。

16年后的今天,印尼人通过选票阻止权威政治的复辟,让开明的佐科威(Joko Widodo, 或简称Jokowi)成为该国的首位直选平民总统,也间接让钟万勰(Basuki Tjahaja Purnama或简称Ahok,原任雅加达副省长)成为雅加达的第一位华人基督徒省长。

在马来西亚,反对运动当年没有在街道上抗争到底,选择在议会选举中与国阵对决,结果功亏一篑;16年后的今天,我们还在思考要如何在国阵的威权统治下改革不公平的选举制度,探索要如何对抗国阵外围组织和媒体的种族叫嚣。

大马人不关注印尼发展

说到民主实践,我们通常都会参考欧美国家的发展,受华文教育者常向台湾取经,伊斯兰主义者则崇拜土耳其;印尼的民主进程很少获得马来西亚人的关注。印尼与 我国不仅地理位置邻近,文化、语言和历史背景相近,也同样是穆斯林占多数,华人为相对少数的多元宗教和族群国家,两国之间值得互相借鉴的地方应当不少。

然而,很多马来西亚的华人因为排华事件和恐怖袭击仍对印尼持负面印象;马来人则瞧不起印尼经济的相对落后,和印尼人伊斯兰信仰的不够严谨;印尼似乎没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还好,在佐科威效应下,今年的印尼选举获得不少马来西亚媒体和舆论界的关注和讨论。

印尼人民选择开放社会

这次选举是印尼民主化后的第三届总统直选,也是最具指标性和空前激烈的对决。两位总统候选人代表截然不同的政治主张和施政风格,大印尼运动党推举的普拉博 沃(Prabowo Subianto)是苏哈多时代的军人领袖,他财力雄厚,推崇威权政治,主张回到苏哈多时代的的强势领导,获得相对保守伊斯兰势力的支持。

另一边厢,斗争派民主党委派的佐科威则出身清寒,是印尼改革开放后才冒起的从政者,他展现平民作风,高举持续改革开放的旗帜,深受非穆斯林和开明穆斯林的拥戴。

不少论者认为这次关键性的总统选举将会决定印尼的民主进程会不会开倒车,印尼的多元文化能否持续和印尼的保守伊斯兰势力是否会扩张。经过了漫长的竞选期和计票期,7月22日的成绩显示印尼人民选择了向前看,而不是向后退;选择了开放社会,而不是威权统治。

这样的选举成绩不仅对印尼未来的政经发展深具意义,也对国际社会局势有一定的影响。印尼是东南亚最大的国家;相对泰国政局的不稳定,马新两国的不大民主,印尼现在可说是东南亚国家的民主典范。

印尼也是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相对多个中东国家在革命后的动荡不安,印尼可说是民主体制和伊斯兰信仰共存的最佳印证。

印尼值得大马借鉴之处

在这次选举中,印尼值得我们学习或借鉴的地方不少。让我从选举制度、认同政治和公民参与三个面向来浅谈一些马来西亚人可以反思的议题。

在苏哈多时代,印尼每五年一次的选举充其量只是一个仪式,比我国现在的不公平选举制度还要糟糕。因此,印尼人民1998年唯有在街道上方能推翻苏哈多政权;并在其后大胆地推动选举制度的改革,议会选举采纳比例代表制,总统和市省长选举采用一人一票的直选制。

民主化以来,印尼一直都是多党制国家,政党的结盟也不固定(比如在几年前的雅加达省长选举,大印尼运动党和印尼斗争派民主党是拍档;不过在今年的总统选举,则属敌对阵营),并通常是在国会选举后才谈判。

印尼的比例代表制虽然被一些论者认为容易造成局势不稳定,但它的好处是让选民有更多的选择。比如说,印尼有五个具有伊斯兰背景的政党,不过它们对伊斯兰教 义的诠释和伊斯兰政治的实践存有不同的看法;也经常处于竞争多于合作的关系;这不仅让让印尼的穆斯林有不同选择,也让印尼的伊斯兰论述更多元。

又比如说,在国会选举中,印尼非穆斯林不需在主张威权政治的世俗政党(如大印尼运动党)和主张保守伊斯兰主义的伊斯兰政党(如正义繁荣党)作两难的选择, 因为他们也可以投选相对民主的世俗政党(如斗争派民主党)或比较开明的伊斯兰政党(如民族复兴党)。相比之下,实行简单多数选举制度的马来西亚,人民的选 择其实相当有限。

同时,印尼的总统直选制也更能贯彻一人一票的民主精神。在刚落幕的总统选举,佐科威得票53%,普拉博沃得票47%,普拉博沃落败。去年的马来西亚国会选 举,因为选区划分的不公,民联得票51%,国阵得票47%,国阵掌权。因此,就算我们无法彻底更改选举制度,我们也必须极力改善现有的简单多数选举制,不 然中央政府的轮替可谓天方夜谭。

进步伊斯兰势力占上风

跟马来西亚一样,宗教和种族议题也常在印尼选举中发酵。在这届的印尼总统直选,普拉博沃就通过其掌控的多家电视台渲染宗族和宗教情绪,不仅批佐科威亲华 人、非穆斯林和共产主义,更直指佐科威是华人和基督教徒。这导致佐科威不得不在竞选期间到麦加小朝一趟,并在随后的多项竞选活动中加入伊斯兰祈祷仪式。另 外,普拉博沃也被认为是九八年印尼排华暴动的策划人,拥有不佳的人权纪录,并获得保守伊斯兰势力的力挺。

不 过,由于印尼华人仅占3%,非穆斯林也只有10%;真正决定印尼选举成绩的是占大多数的穆斯林。在某个程度上,这次的总统选举也是保守和进步伊斯兰势力的 角力。主张以伊斯兰法治国的正义繁荣党(意识形态接近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党)支持普拉博沃;而维护世俗体制的民族复兴党(与印尼最大伊斯兰组织穆斯林长老会 有密切关联的政党)则拥护佐科威。

无论是国会选举还是总统直选的成绩,都显示进步伊斯兰的势力在印尼社会比较有影响力,反映多数印尼人拒绝玩弄种族和宗教情绪的政客。回到马来西亚,让马来穆斯林内部的声音更多元化也是我国民主进程中重要的一环。

网路公民参与一片热潮

跟去年马来西亚的选举相似,今届的印尼总统直选也见证了社交媒体、公民参与和海外选民的力量。由于普拉博沃阵营掌控多家电视台,面子书成为了佐科威年轻拥 护者的主要战场,就如“Ubah”和“505换政府”的口号一样,“Salam Dua Jari”和“2 号”(佐科威是二号总统候选人)淹没许多印尼人的面子书。

许多印尼演艺界和文化圈人士纷纷表态支持佐科威,年轻人为佐科威主办演唱会,平时不关注政治的人也高呼支持佐科威,海外印尼人设立“Kawal Pemilu”(监督选举)面子书专页以监督计票过程;这些现象对经历过去年505选举热潮的我们都不陌生。

不过,有一个不同的地方是印尼的社交媒体和公民活动都以印尼语为主,不同族群和宗教的印尼人都以印尼语作为主要的沟通媒介语;而马来西亚则是多语的,虽然 不同语界偶有互动,但交叉点有限。我不是单语主义者,然而没有单一的共同语言,要在多元宗教多元文化的社会提倡对话往往是事倍功半的。如何让不同语界的看 法有更多的互动和交汇,是马来西亚民主进程的另一大挑战。

期待马来西亚的佐科威

民主化之路从来就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印尼改革初期的乱象不断,甚至有一些人指民主化导致贪污更猖獗、官僚更腐败、宗教保守势力更广泛等。如今经过了十多年 的洗礼,民主体制虽然还不完善,但总算开始获得肯定,至少他可以让平民如佐科威可当上总统、让不同的伊斯兰势力可以公开竞争、让少数族群的利益获得保障、 让媒体免受国家机关的管制等等。

这几月来,国内不断发生的宗教争议和政党纷争虽然很让人纳闷,其实这些可能也是民主化的象征,因为我们不再有威权领袖镇压一切异议(无论是进步的,或是保守的),以维持表面和平。

我想我们不必缅怀马哈迪,反之我们应该期待或打造“马来西亚的佐科威”。


丘伟荣毕业于澳洲国立大学亚太研究所, 曾任媒体与民调工作,目前在柏林现代东方中心(Zentrum Moderner Orient)任职。

1-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