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卡立去留 可开党团会议投票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在此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卡立还想赖下去?还是他遍寻不获,一个稍稍体面的下台阶?政治人物爱“面子”的程度是我们难以想像的。最后,首相出席了大臣女儿的婚宴,新旧大臣也顺利交棒。卡立的下台阶或许就是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上图)主张的,交由民联44名州议员召开党团会议, 以不记名方式投票决定其去留。

 

 

体面下台免劳民伤财‧各方细数卡立不当施政

来源:《星洲日报》   日期:2014-08-06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5日讯)

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不仅面对党内逼宫压力,雪州华社领袖与政治学者也认为卡立应该在局势进一步恶化前,体面下台;以避免一场劳民伤财的州选举。

 

  • 卡立土地房屋买卖政策上,让发展商无所适从,导致雪州的屋业价格越来越贵。(图:星洲日报)

“跟人民做生意”大臣

华社领袖不讳言他们早已对卡立的施政有意见,形容卡立是“跟人民做生意”的大臣,并认为卡立应该听从党的决定与指示,并顺从民意,辞去大臣职务。

政治学者则认为,卡立下台只是时间问题,如今公正党应为卡立寻找一个体面的下台理由,以让他能在不损颜面的情况下,卸下大臣职务。

宪法专家说,雪州苏丹可以行使州宪法所赋予他任命新大臣的权限,但现有的情况下,解散州议会重新举行州选会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

虽没严重过失

“卡立不听民意”

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昨日在雪州举行的“撤换雪州大臣”巡回汇报会上,向党员与巴生华社领袖讲解撤换大臣原由。

出席的华社领袖今日受访时,异口同声指卡立在出任大臣时,虽没犯下严重过失,但也因为“不听民意、刚愎自用、与群众渐行渐远”,力数卡立各种不恰当的施政,尤其是在土地房屋买卖政策上,更是让发展商无所适从,雪州的屋业价格也因为卡立的一意孤行而越来越贵。

刘万腾:商家反感
新政策忽视业者意见

巴生中华总商会名誉顾问丹斯里刘万腾说,卡立在上任前几年,确实因施政良好而深得民心,只是近年来却大不如前,土地局官员或许会因土地转换费用暴涨5倍而支持他,但建筑发展商却因此叫苦连天。

他说,卡立自上任以来,常常在做重大决定,推出新政策前,都没有采纳业者意见,只凭个人的企业经验就一意孤行,例如在去年落实的新屋业发展收费过高,发展商无奈只能将成本转嫁购屋者,结果导致屋价翻倍,穷人都买不起房子。

刘万腾是出席汇报会的华社领袖之一,他对星洲日报说,卡立的问题不仅是不听取民意,就算听了,也承诺将采纳了,最终都没有将业者的意见纳入。

“我们尊重公正党的决定,也希望新大臣能为雪州吸引更多外来直接投资。因为雪州拥有国际机场、深水码头和各种先进设备,只要有大量外资涌入,那么州内的中小型企业将直接受惠,一并解决雪州的失业率。”

他也建议新大臣能将定时与各领域代表举办对话会,做到下情上达,同时也建议将所有公共服务企业化,加以培训以提供更优质服务,业者则愿意支付更多的费用,以利益商业运作。

黄东春:抽取过高税额
新条例不利发展商

巴生建造行会长拿督黄东春也有同感,认为卡立对屋业发展商制定了很多不利条例,一直抽取过高税额,对业者制造种种麻烦。

“房屋建造成本都起价了,人民都买不起,发展商也很难卖,卡立制定的政策对发展项目都十分不利。”

他说,人民在大选时投选了民联,因为民联推出了非常吸引人民的惠民宣言,信誓旦旦要照顾人民,但事实却是“一直跟人民做生意,抽人民的钱”。

“换不换大臣是公正党的事务,只是卡立对我们做屋业发展的,制定太多不明朗的政策,给了我们很多麻烦。我们不干预党的事务,让他们自己决定,我们只是说出感觉,如果要换也不会反对。”

黄进发:决定卡立去留
可开党团会议投票

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主张,民联三党44名雪州州议员可以先召开党团(partycaucus)会议,以记名或不记名的方式,投票决定备受争议卡立去留。

他受询时表示,他个人倾向不记名投票,但民联若认为有必要记名也可,而有民意基础的州议员的投票结果若是要卡立走人,会让后者失去道德高度,显示议员们已对大臣失去信任,如对其施政作风不满,但不代表其人格有问题。

他说,选择类似方法让卡立下台是比较体面的方式,好过现在要让人身败名裂,是很难看的做法。

如果卡立坚持不走,可以再考虑是否要在州议会上提出不信任动议。

“民联不应该先提出不信任动议,应先召开党团会议,选举雪州民联的新党魁,这在大马是创举,因为过去朝野政党都不曾确立议会党团的机制。但惟有通过有民意基础的党团投票的机制,民联才可以避免`党意压倒民意’的指责。”

黄进发认为,所谓大臣有诚信问题的指责,必须与大臣易人一事分开,如今公正党的做法是把事情复杂化,且实际上卡立还有一张王牌,就是大臣可以宣布可以解散州会议。

州选举劳民伤财

“如果重新举行州选举,会被视为扰民,如果不要被选民唾弃,就一定要师出有名,目前不清楚民联会失去多少议席,但选民的惩罚肯定会对准公正党。”

雪州共有56个州议席,除巫统拥有12名议员外,民联三党的席位分别为公正党14席、行动党及伊斯兰党各15席。

“这时候如果有人来搞局,让公正党输剩下8席,即使民联还可以继续执政,大臣的人选也不会来自该党。”

詹运豪:年底前或3个月内
“卡立下台迟早事”

长期观察大马政治的时事评论员詹运豪认为,卡立下台是早晚的事情,他预料最迟大臣会在年底前或3个月内离职,而卡立会与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谈判后才走人,但内容外界可能无法得知。

他说,公正党挑卡立诚信问题下手是没有办法下的选择,因为一开始该党都希望卡立可以“静悄悄”较体面的方式离开,但问题出在大臣坚持不走,唯有出此下策。

他说,卡立坚持不走的原因,或许个人认为一定要做完此届任期,或任内还有未完成的事务要处理。但实际上,大臣人选由政党提出,如今党不要卡立,后者没有选择。

拖延将重击民联

“如果卡立选择继续对抗,大臣课题继续拖延下去,毫无意外对民联特别是公正党的形象会带来严重打击。”

詹运豪认为,朝野政党都没有在大臣课题上取得好处,因为即使重新州选举,选民讨厌民联,也不代表会投国阵或巫统一票。

“一旦州选举,可以预计选民一定会惩罚公正党及行动党,但目前还不清楚伊斯兰党是否会受到影响,特别是卡立没有干扰伊斯兰党想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议程。”

“华裔选民不喜欢政府的政策如兴建更多大道,没有人喜欢你家门前有大道穿越,这直接影响了产业价格,中产阶级华裔向来对政治没多大兴趣,但你会看到社区居民拉布条抗议大道经过。”

公正党在致给伊党和行动党领袖的报告中,列出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的6宗罪,阐明卡立必须离职的理由。这包括:

1.卡立拖欠伊斯兰银行6千667万的债务获庭外和解;
2.卖地给发展商;
3.争议性的Kidex高速大道工程;
4.和布城签署雪水供方案;
5 .调高商业执照费;以及
6.调高垃圾清理费。

王顺诚:撤换违民意行政议员

巴生直落昂厂商工会主席王顺诚说,一旦撤换大臣,他相信新大臣将重组州行政议员阵容,因此人民希望新大臣选贤与能,委任真正为人民服务的议员,并将与人民渐行渐远的议员撤换下来。

无可否认的,直落昂的工厂漂白、提升道路工程等,确实曾获得民联议员的协助并如期完成,不过,持平而论,州政府近来确实有一部份的施政,如执照费调高,燕窝事件等都没有听取人民与商家的心声。

杨忠明:盼新大臣了解宗教事务

巴生皇城道教主席杨忠明说,汇报会指卡立与伊斯兰银行有逾6千万令吉的债务,双方居然能达致庭外和解,说明卡立确实出现诚信问题。

“新任大臣须多了解州内的宗教事务,多拨款给神庙组织,也希望能看到她公布雪州未来的发展计划与愿景。”

黄进财:卡立表现有目共睹

巴生客家公会会长拿督黄进财则认为,若卡立果真如报道般,出现严重的个人债务问题,那么他已经不适合当大臣了;相反的,若卡立没有个人债务问题,那么他近年来出任大臣的表现确实有目共睹。

雪州华社领袖数卡立“5宗罪”

1.不听民意、刚愎自用、与群众渐行渐远;
2.独断专行,犯下很多策略错误;
3.征收过高税额,加重发展商成本,造成屋价翻倍;
4.没有采纳业者对新政策所提出的意见;
5.505后的州政府比较强势,一意孤行。

编者的话

卡立的下台阶

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的去留仍悬而未决;公正党领袖已自揭疮疤,抛出大臣的诚信问题,把它向来攻击,指大臣“独断独行”的施政作风转移到大臣个人诚信及欠债的污点。

这无疑让问题更呈复杂化,也进入没有转寰余地。

卡立还有什么选择呢?呈辞?跳槽至伊党继续当大臣?还是解散州议会,还政于民。任何一个选项都让卡立老脸挂不着,身败名裂。

对公正党更是破坏已形成。

505前的“清廉先生”转身即变“涉贪大臣”,这实在让支持者难以信服,也突显公正党尚无执政能力的事实,无人可撑起大局。

在此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卡立还想赖下去?还是他遍寻不获,一个稍稍体面的下台阶?

政治人物爱“面子”的程度是我们难以想像的。最后,首相出席了大臣女儿的婚宴,新旧大臣也顺利交棒。

卡立的下台阶或许就是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主张的,交由民联44名州议员以不记名方式投票决定其去留。

解铃还须系铃人,何妨让卡立选择一个较为体面的方式离开。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