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会在政海沉没吗?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没有了安华领导的公正党,公正党还有政治春天吗?旺阿兹莎可领导各路诸侯继续前进吗?公正党虽然走了一个令安华头痛的前雪州大 臣卡立,可是现任雪州大臣阿兹敏雄心勃勃,作为公正党的老二,他会乘势而上逐步收编安华的支持者,进一步挑战旺姐的老大党职?若是,旺姐的党魁坐椅岂不是 摇摆不定?

2月10日,是联邦法院对国会反对党领袖暨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肛交上诉案的下判日。国人都关注著安华的命运,是罪名成立被判入狱?或是罪名不成立?

安华是国內风云人物之一,他除了是前副首相暨前巫统全国署理主席,也是现时公正党的创党人,是促成民联三党团结合作的大功臣。没有安华的穿针引线,就没有今天的民联组织。

民联能够在2008年大选,一举贏得5州州政权,並成功夺下国会下议院超过三分一议席,安华功不可没。即使在2013年的大选中,民联失去了吉打州 政权,也未能收復霹雳州政权,可是所夺得的国会议员,增加到89席,比起2008年大选时的议席还多几席,安华还是民联的大功臣。

但是,安华再次涉及肛交案。第一回肛交案,他被判罪名成立並坐牢。这是第二回被指控,同样是涉及肛交案。一旦罪名成立,他会被判入狱5年。如果入狱5年,安华除了失去反对党领袖身份,他原有的国席须举行补选,而在民联里头也迅速失去了影响力!

最叫人关注的是,没有了安华领导的公正党,公正党还有政治春天吗?安华的夫人旺阿兹莎可领导各路诸侯继续前进吗?公正党虽然走了一个令安华头痛的前 雪州大臣卡立,可是现任雪州大臣阿兹敏雄心勃勃,作为公正党的老二,他会乘势而上逐步收编安华的支持者,进一步挑战旺姐的老大党职?若是,旺姐的党魁坐椅 岂不是摇摆不定?

牵一髮而动全身

安华一旦坐牢,牵一髮而动全身,不只是民联三党的团结及合作关係备受考验,公正党也面临危急存亡关头。没有安华的协调与推动,民联的阵脚摇摇欲坠。同样地,一旦安华入狱,旺姐在党內的老大职位,或面对老二阿兹敏有力的挑战。

虽然公正党青年团团长聂纳兹米说若安华坐牢,该党將交由党主席旺阿兹莎领导。可是,出任雪州大臣后的阿兹敏,在党內羽翼更丰,而他若角逐党魁一职, 在弱肉强食的政治圈子里,是平常事情。公正党现时暗潮汹涌,党內若为党魁一职而分帮列派、明爭暗斗,党不但元气大伤,在下届大选面对国阵各路强大兵马包抄 下,恐怕会溃不成军!当然若果安华被判无罪,安华依然有足够权威和力量,镇压党內各路蠢蠢欲动的诸侯。

2月10日是安华肛交上诉案的下判日。安华被判罪成或无罪,大马政坛都会引起重大的变化。安华无罪,这意味著他仍任国会反对党领袖,即使民联貌合神离,民联还被三党视为唯一可以抗衡国阵的组织。三党要继续生存,可以在异中求同。

如果安华被判罪名不成立,肯定的安华在政坛上继续驰骋。对內,他能稳定公正党团结並震慑党內各方英雄人物,让其夫人暨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在任期內 畅行无阻执行党主席的工作。对外,他可带动民联的士气,並延续民联「改朝换代」的政治斗爭,和国阵主席纳吉在来届大选中再战江湖,看是谁笑到最后?

不过,若安华被判入狱,公正党和民联会因失去这名充满干劲的反对党领袖而受重创。儘管安华在党內,已佈下各种策略甚至调整党首要机关的掌权人选,让 旺姐和心腹可紧紧控制著党的政宣工作,但是安华若身陷囹圄,鞭长莫及下,要是支持老二阿兹敏的支持者蠢蠢欲动,甚至提早发动攻势进行夺权大计,导致公正党 爆发党爭,安华爱莫能助。

哈迪或趁势而上

没有安华的协调,民联的合作精神亦面临最严峻考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等人或会继续支持公正党,並力挺旺阿兹莎领导民联。可是,一直和公正党及行动 党唱反调的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未必支持旺姐。反之,作为党內保守派灵魂人物的哈迪,不排除主张或建议由伊斯兰党主导民联的政治斗爭,即由他领导民联。 如果旺姐和林冠英提出反对,民联会陷入更大的分裂。

民联分裂寸步难移

如果旺阻和林冠英拒绝哈迪的领导,只剩下公正党和行动党二合一所组成的民联,这对公正党和行动党两党来说,都非常不利,情况犹如雪上加霜,沿途满佈荆棘,寸步难移。

不过,当安华肛交案上诉案即將下判之际,一直吵吵闹闹且陷入破裂边缘的民联三党有了转机,三党將在2月8日召开民联最高理事会,商討民联多月以来悬而未决的各项课题,当然也包括討论安华上诉案的各种后续行动。

若然三党领导人都能聚集一堂,且结论和决定都能一致,那么即使没了安华,民联还可见到一片曙光,继续步向「改朝换代」大方向推进。若因安华入狱,群龙无首导致各行其是,互不相让,那才是民联悲剧的开始。

很多人都猜测安华这回的上诉案,是否能吉人天相,最后被判无罪释放?抑或被罪成再度入狱,在监狱里度过5年铁窗生涯?2月10日的联邦法院判决,届时自然揭晓!

2015年02月05日 | 作者:潘君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