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方的历史》片段参考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陈平:在这个斗争的阶段,我和中央委员会,都没下命令杀害欧籍种植人。尽管当时和后来引起诸多猜疑,但是,在紧 急状态时期,马共从来没列出要杀害的种植人的黑名单。

 

 

马共中央委员会没下命令杀害欧籍种植人
发布日期:14-03-2015   资料来源:《我方的历史 - 陈平》

 

同第二代的政治部官员谈话

接下去的日子,我常幻想:一个聪明的年轻警察,在休息日,穿着我仅有的两件西装其中的一件,扬扬得意地在金宝市的大街上,昂首阔步地走着。除了这些幻想, 我还希望,这年轻警察偷偷地把我的护照扔掉,把我的西装佔为己有。那天晚上,在锡矿业主的洋房里,我的细软被拿走后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直都无法查明真相。 我曾经尝试了解真相。在1980年代末“和平谈判”的过程中,我问大马政治部代表,当局事后是否知道,在紧急状态颁布后的头几个小时,他们几乎已经决定了 我的命运。我也查问,是否有人辨认出我的护照,而我的护照后来的命运又是如何。可是,没有人能够提供任何答案。他们似乎没想到这些事件的重要意义。这时, 我才猛然想起,我是在同第二代的政治部官员谈话。

到了怡保,阿海的妹妹帮我联络她的两个兄弟,而他们俩又帮我同党内部重新联系上。在市区边缘还未发展的地区的一个隐藏处住下来。自从逃离东清的洋房后,在这个地方我才有机会,进行分析和丰事件所激起的重大事态发展。

24小时后,整个半岛强制施实“紧急状态”

当地的日报成了我主要的信息来源,虽然不时有同志到访,给我带来了详细的消息和当地党委员会对消息的诠释。起初的有限度紧急状态,扩展到了霹雳州和柔佛州各地。在24小时过后,在整个半岛强制施实。

 

 

 

党在各地的办事处和《民声报》吉隆坡办事处都被查封

我们各地的党办事处,和我们的日报《民声报》吉隆坡办事处都被搜查和封闭。当局紧急派遣特别的警察增援部队到整个霹雳州的战略性地点。他们一口咬定,和丰 谋杀二名种植人的案件,是以某人为首的马共特定“除奸团”所干的。有人认出这名领袖是雷东台(译音)。为了确保霹雳州所有欧藉胶园经理能得到特别护卫,当 局已采取一些措施。与此同时,当地警察的休假一律取消。在英国渡假的欧籍警官,也接获命令,立即飞返马来亚,回到岗位值班。

被吓破了胆的种植人纷纷离职

6月21日,星期一,清晨2点,在整个半岛,警方展开联合搜捕行动,搜查房屋、胶园、锡矿场和办事处等被怀疑窝藏马共党员的地方。在搜寻的目标当中,其中 一个就是设立在怡保澳斯本路(OsborneRoad)的马来亚抗日军退伍同志会。它离开我躲藏处不远的地方。尽管这次警方的一致行动受到大事渲染,其成 果似乎微不足道。我接获的报告证实了这一点。另一方面,我们也听到胶园工作遭受严重破坏。被吓破了胆的种植人纷纷离职。园丘没有经理,洋房无人居住等等。 怡保的火车站洒店挤满了胶园经理和他们的家眷。

“霹雳一战”中,马共旗开得胜

《海峡时报》怡保特派通讯员的一篇报导指出,在他称为“霹雳一战”中,马共旗开得胜。通汛员说,这场战争是—场神经战。报章都认为,马共的胜利,应归功于“共产党除奸团”

当作历史的注脚,我要重述《海峡时报》头版和丰枪杀案的新闻旁边刊登的另一则报道。这则报道的标题是﹝持枪歹徒的受害者﹞。新闻列出了,从1948年5月 初到6月16日这一段时间内,华人持枪歹徒在园丘所干下的工业和政治谋杀事件上的受害者名单和职业。除了一个园匠工人( 他被人误认为是他当包工头的兄弟 ) 被误杀以外,名单上其他九个被清算的,都是新加坡党指示下的指定对象。被指定的对象都是罢工破坏者,尤其是破坏罢工的包工头。

我和中央委员会都没下命令杀害欧籍种植人

我重述这则新闻,不是为了自圆其说,是为了证明,在这个斗争的阶段,我和中央委员会,都没下命令杀害欧籍种植人。尽管当时和后来引起诸多猜疑,但是,在紧 急状态时期,马共从来没列出要杀害的种植人的黑名单。其实,如果当时我有权决定—切的话,和丰射杀事件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事件会发生,那是因为当地的人过 于热衷于报仇,并且严重缺乏州级领导的控制。

和丰事件的发生,是我们犯下的一个严重错误

这些年来,学术界和历史学家都认为,起初,那些射杀事件使我们占尽优势。实际上,和丰事件的发生,是我们犯下的一个严重错误。当时,我们正设法把我们的干 部撤退到有良好组织的地下网络去,并且也要把我们的游击队伍,撤回到秘密的森林基地去。同时,我们正在巩固民运支持者同我们的重要联络。但是,这个部署却 给他们破坏了。我们最基本的计划是:在进行武装起义以前,尽量为革命运动的平民和军事臂膀,创造自供自给的条件。我们完全预料到,英国人会先动手,对我们 的运动展开大规模的镇压。然而,和丰事件使我们的队伍自供自给的计划,在战事爆发前落空了。从一开始,我们就被迫处于被动。要花一段时间过后,我们才能采 取主动。

武器在手,运动将会坚持下去,斗争将会继续下去

战争,就如生命一样,充满变数。有时,我在想:如果当时,在金宝那间洋房,搜捕队伍到来前,我没早20秒钟离开,事情会如何发展。毫无疑问,我将经历的是 一个非常短暂的紧急状态时期。相当肯定的是,英国人将把我送上绞刑架。也许,有许多人会猜想,如果事态真的这么发展,马共将崩溃,瓦解,紧急状态很快就会 结束。我不同意这种说法。只能说,王文华,化名陈平,消失了。我的副手,杨果,会取代我。武器在手,运动将会坚持下去。斗争也将会继续下去,

取自:《我方的历史》

Saturday the 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