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稅,叫人民太沉重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從首相到部長,這邊廂保證不會有漲價潮,但民間立馬出現的是你“你有你講,我起我的價錢”的兩極化反應。GST一來,業者猛按計算機,全要加個6%,員工 個個也喊錢不夠用,一算之下6%豈夠抵銷成本壓力,於是端到你眼前的食品已是價格翻倍。一碗麵食動輒起價50仙,你怒罵這是奸商的行為,業者一臉淡然地告 訴你,這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的經濟原理。

何俐萍‧2015-04-04 10:40

 

對不起,我連勉強的笑容也擠不出,倒是有欲哭無力的乏力感。

可笑的是,高高在上的領袖們,愈是派定心丸,老百姓愈是心慌慌。

或是長期浸淫在大馬的官僚體系,和凡事必定先亂一輪和永遠是亂糟糟的作業模式,大伙兒已習慣用逆向思維去看待事與物。

當高官的拍胸膛保證:“安啦!免驚!”看在老百姓的眼裡,經大腦解讀和分析的訊息是:還是先搶(買)先贏。於是,從超市到電器行,消費稅落實前夕的 生意一片火紅,望著被掃空的貨架、民眾一口氣掃了數千令吉,準備囤來供數個月使用的物品,究竟是該為消費者“怕輸”的心態而笑,還是該為人民對政府毫無信 心而悲?

一些經營數十年的老店無奈選擇在消費稅落實前夕結業,或是基於無人接手經營的窘境,也或是因為競爭激烈生意一年不如一年,但消費稅一開跑,也讓這些曾經苦守經營的業者不得不忍痛結業。若說,消費稅是促使這些業者在抉擇的關口不得不重新思考是否還有前路,確實並不為過。

從民眾的瘋狂搶購,這些天有飲食業者趁機坐地起價,起價的幅度是遠超過6%,種種的亂象讓人看到的人民對政府的信心不足,對當局放話要展開大取締,不僅是充耳不聞,也是看准執法人員很難有高效率執法的一面。

從首相到部長,這邊廂保證不會有漲價潮,但民間立馬出現的是你“你有你講,我起我的價錢”的兩極化反應。GST一來,業者猛按計算機,全要加個 6%,員工個個也喊錢不夠用,一算之下6%豈夠抵銷成本壓力,於是端到你眼前的食品已是價格翻倍。一碗麵食動輒起價50仙,你怒罵這是奸商的行為,業者一 臉淡然地告訴你,這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的經濟原理。

而東馬的子民,在漲聲響起的當兒,感受更是深切。只因隔了一個南中國海,一國兩制也跟著體現在物價和運輸費的差異上,消費稅在行情已冷颼颼的當下落 實,更讓生活的擔子感受到百上加斤的壓力。痛上加痛的是,在交通並不發達的東馬,國內飛行也得征收消費稅,反倒是國際機票豁免,不禁自我解嘲:往後還得三 思才能飛啊!

想起上週看到新坡加坡導演梁智強受訪的一篇報道提到,新加坡人在其他人的眼裡或許有一個聽起來是很好笑的事,那就是信任政府,從大部份角色來看,新加坡政府在照顧人民各方面都讓大家有信心。梁智強的這番話,聽在許多大馬人耳里,相信是心酸的感觸。

鄰國的政府給人信心,讓人信任,而我們的政府永遠讓人抱著懷疑和不信任的態度在看待。

高官們大事宣傳,也費盡唇舌解釋消費稅的好處,還舉例哪些國家早已實施消費稅,百姓在互相比較後是怒罵一頓,若不是年年上演的“買貴”荒唐事,我們 的公共交通系統不是給人方便而是讓人感覺麻煩,還有一籮筐讓人扼腕嘆息的心痛事,今天國人會是用一種近乎是恐慌的畸型心態來看待消費稅嗎?

 
 
 
Saturday the 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