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不公平的消费税

打印
分类:时事评论

消费税已经实行了近半个月,舆论仍普遍反弹,財政部副部长阿末玛士兰近日也呼吁学生精明消费,建议学生自己煮食,避开消费税负担后,招来学生们的谩骂。学生们指责宿舍禁止使用电器,也禁止煮食,校內餐厅的费用颇高都造成了学生的负担加重。

阿末玛士兰虽誊清建议仅限外宿生,同时要求校內的餐厅提供合理收费,却始终迴避消费税对青年及大专生的衝击。

在消费税实行前,我国的税收制度仅向全国25巴仙的人口课税,其他75%的国人仅需要付服务税及国家税等税收。但是,消费税实行之后,商家成了代收税收者,同时费用与商品捆绑,一个都逃不了地,全国人民都必须课税,连在海外提款都必须被徵收服务费里的消费税。

因此,课徵消费税对低收入人士,尤其是在经济上毫无能力,主要財源靠学债及家里给付的学生来说,等于增加了每月的支出。数据也显示,我国有45巴仙的大专毕业生,毕业后的薪资少于1500令吉,这与我国人均收入相比,显然属于中下层水平。

即使某些產品不徵收消费税,选择某些食物或用品避税看似可行,但商家因消费税而提高的成本也会隨之转嫁给消费者,到头来小市民面临涨价潮,生活费仍旧提高,怎么避也无法抵挡。

再说,学生一旦负担不过来,到头来也是將债务转嫁于家庭。目前,我国的家庭债务已经占国內生產值的87.1%,家庭大多数的消费都靠借贷维持,一旦无法负担,越来越多人选择破產,类似美国次贷风暴及即將可能爆发的学贷风暴隨时在我国发生。

因此,有者提出学习其他地区,课徵富人消费税,將消费税仅限于奢侈品,拒绝奢侈消费,与全民共赴时艰。还有的,主张调高现有的所得税,扩大税基,让更多高收入人士必须还税,甚至学习法国,向富人课徵高达75巴仙的税收,进行社会的资源重分配。

上述的做法在北欧国家成功,但在法国仍无疾而终,有些地区更无法实行。笔者认为,无论如何,税收的主轴不应该以工人的所得为主,必须维持工人多劳多得的方向,才能促进经济成长。所以,政府与其向平民课税,不如课徵资本利得税。

我国自前首相马哈迪当政以来,推动了许多亲商政策,將企业税从40巴仙调低至25巴仙。倘若將税收作为財富重分配的机制来看,向获得越多盈利的企业课税,等于是索回我国物质基础为企业带来的盈利,同时將之用于再生產,补助及维护物质状態。

这对国家来说,不失一件达致社会公平的政策。而青年及大专生等经济上的弱势更应该豁免缴税,甚至在未就业前获得基本的社会补助,让其有公平的机会在社会上谋生,才能阻止借贷消费的问题恶性循环。

因此,良好的税收制度才能为国家带来发展,反之,隨时可能爆发成为下一波推翻政府的导火线。

14-4-15  作者:黄康伟

Saturday the 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