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出现后,大家讲经济复苏。

各国开打第一针后,大家说全球复苏,可能今年,可能明年。

大家走出了早期悲观论的L型(长期低迷)或U型(缓慢)复苏,还认为可能会是乐观的V型快速反弹。

就在此时,前首相纳吉告诉我们,经济停滞物价却高涨,大马经济或陷“滞胀”。

在经济学上,“滞胀”指的是一个国家处于经济不景气、持续的高通胀、失业和需求停止的现象,意即物价上升,但经济停滞不前。

疫苗出现后,大家一致看好今年全球复苏、经济增长,包括我国。纳吉论调,既震撼又不无根据。

宏观经济学理论上,人们认为通货膨胀与经济衰退不能并存,而人们也广泛认为滞胀与财政赤字一样,一旦开始就难以根治。

了解这点,就不难理解,若纳吉不幸言中,后果严重!

此外,复苏与增长还有另一个可能,即两极分化的K型复苏。

世行看好大马疫后复苏,今年GDP可达6.7%,财长也沾沾自喜,一直挂在嘴边。

尽管世行不断下修大马 GDP至6%,世行还是认为大马最快3年(即2024年),最慢7年后(2028年),可成为高收入国。

然而,纳吉并非信口开河,有其理据:国内贸易和消费事务部的手机应用程式,发现甘望鱼价格每公斤24令吉、鸡肉价格每公斤12令吉,而肉类价格微涨至每公斤40令吉。

此外,国行在上个月发出警告,称通胀率将在今年第二季度(靠近开斋节时期)达到5%。

鉴此,从正面角度审视,纳吉的“菲利普斯曲线失效”不啻暮鼓晨钟。

或许国内现今情况可构成短期滞胀,是有效需求不足所致,原因是贫富差距过大。

相同地,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大马偏向K型复苏的可能性,要比U、V型复苏来的大。

以美国为例,疫情冲击下,经济深陷衰退泥沼。学者认为,美国经济复苏或呈“K型”曲线。

K型复苏的特点是,有些领域,可以很快华丽翻身,并向上发展,但另外一些领域,却可能就此衰落,甚至沉沦难以自拔。

其后果是财富分化和社会割裂加剧的可能性加大,以致富人愈富,穷者恒穷。

首相慕尤丁刚刚放话:疫情花费逾6千亿· “我们没有多少钱了!”而前首相纳吉的“滞胀”论,前后呼应,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世卫组织三不五时警告,疫苗带来曙光,但疫情远未结束,因此 ,即使世行与国行估计今年大马经济复苏,穷人,包括中低下层还得小心花费,谨慎储蓄。

经济复苏或增长,首先得利者必是富人,若是K型,则穷人没啥值得开心,甚至担忧还唯恐不及,生活压力只会增加不会减少,生活素质每况愈下。

两代首相放话,人民可有“收到”?已到“未雨绸缪”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