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和声:大马经济发展的方向选择

打印
分类:国内时事
发布于 2021-06-21 07:30 作者:LYA-editor

大马经济增长的快慢与制造业相关。这个制造业的没落,可说是种脱工业化〈de-industrialization〉的过程。做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当经济尚未发展成熟时,便出现制造业倒退现象是种过早现象,也是大马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主因之一,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也是多事多端的国家.

孙和声:大马经济发展的方向选择

在1987-97年期间,大马经济年均增长率高达约9%,可进入1998年迄今,则维持在约5%上下的L型中速增长平原期。这个常态中速增长难免会抑制大马的生产力增长率与薪资增长率,从而限制了政府的财政收入。在油气价格大跌后的2014年,更逼使政府出台补贴合理化与消费税政策,其结果则是─政府垮台。

何以进入21世纪后,大马的增长率剧减?原因当然是多重的,从外因来看,21世纪是个竞争日趋激烈的时代。因为许多国家均更务实地著重经济发展与招商引资,意识形态的斗争日趋淡化,这么剧烈的竞争,加剧了向下竞争/逐底竞争的竞赛,使许多国家不得不向现实妥协,如下调公司所得税或抑制薪资增长来招商引资或提高出口竞争力。

对大马的影响则是,在1987-97年期间,投资与出口是增长的动力来源,这期间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40%之高,出口也是双位数增长,可进入21世纪后,投资占比已跌至20%,出口的年均增长率也剧跌至约5%。在这情况下,只好转靠内需来刺激增长。

 

像大马这类发展中国家,长期靠内需的代价便是家庭债务节节高升,如在1997年,家债占GDP的33%,在2000年是47%,到了2009年已剧升到70%,再升到2015年的90%以上,在2017年才减至84%。

在发展中国家,这么高的家债是少见的,可说是高危水平,可诺增长的三大动力中的投资与出口已不振的情况下,又怎不靠内需?

因为,若连内需也不行,整个经济又怎么动起来?经济动不起来又如何平息民怨?特别是当油气收入大减后(从2013年的约30多%剧减至今天的约15%)政府又从何处寻找收入源来维持节节高升的公共支出?一个方法便是大减政府投资型支出(发展开支),提高行政支出的占比(如今已高达80%以上)。这就是当前联邦政府对财政困境之处。

这里的问题是,按照主流经济理论,当一国失去增长动力时,一个通用的办法便是透过政府大手大脚花钱去刺激投资与消费,是所谓的需求管理(Demand Management)。可若政府也已债台高筑,那又应由谁来顶上去?政府减开支,不只会招来民怨,也会纯化经济,而家债与公债偏高,又怕易发债务危机;可谓进退两难,这也是当代许多国家,包括大马面对著的难题。

从长远来看,要处理这难题,关键在于提高生产力与增长的素质,这就涉及了劳动力的素质,教育与培训等课题。长期以来,大马经济便面对著劳动人口低技能,低生产力与经济活动层次太低的问题。如只有约30%的劳动力是高技能工。在新加坡则是约50%。

就劳动生产力言(这也涉及一个全要素生产力/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的事宜。近年来,大马生产力的增长率并不理想,在2012年是3.8%。2013年是5.7%,可2014、2015、2016与2017年则个别是3.7%、3.4%、3.5%与3.6%。

须提高服务业生产力

就个别领域的生产力言,在2017年,总体平均是8万1039令吉,可占就业人口最高的服务业则是7万2676令吉,只高于建筑业与农业,而远低于制造业的11万839令吉。

目前,大马的经济(产业)结构是,服务业占了约55%,制造业23%,农业约9%,矿业约10%及建筑业约4%,且总的趋势是朝向服务业发展,也就是服务业占比会日愈趋高,而其他领域则趋低。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提高服务业的生产力便成了重中之重。

服务业有一个特点,基本上较劳动力密集,如零售、理发、美容、医疗、教育等,也缺乏可贸易性,即不易与商品那样容易出口。易言之,它是较在地化,而大马的服务业更是如此(除了旅游业外)。据此,如何提高服务业的增值性与生产力,便直接与薪资与政府收入相关。因为超过60%的劳动力是在服务业。

从生产力产值角度言,大马的个别领域的生产力顺序是矿业(唯用人很少)、制造业、服务业(人数最多)、农业与建筑业。在1987-97年期间,大马增长最快的部门是制造业,如在1970年,制造业在GDP占比只有13%,可到了1990年,则剧升到约27%,到了2000年,更进一步升到约30%。可之后,便递减到2017年的约23%。

可以看出,大马经济增长的快慢与制造业相关。这个制造业的没落,可说是种脱工业化〈de-industrialization〉的过程。做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当经济尚未发展成熟时,便出现制造业倒退现象是种过早现象,也是大马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主因之一,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也是多事多端的国家,如泰国。

大马制造业过早倒退,主因之一在于我国制造业过度依赖游牧民族式的外资。日台韩的制造业与其出口主要依赖内资,而大马则是外资。这与1971年出台的新经济政策有关,是个政治多过经济的课题。

大马有否必要学美国重振制造业是个备受争议课题,因为发展制造业的黄金20年(1970-90)已逝。因为1970-90年是世界经济开放期,也是发展中国家可大量出口的20年,今年不仅竞争剧烈,也得面对贸易保护主义的障碍。只是每个国家均有其比较优势与利基市场,大马还是可以选择性地扬长避短,发挥本身的比较优势。

就服务业言,大马缺的是高增值的新兴服务性行业,以比较优势言,发展旅游业,医疗旅游、物流业、东南亚教育中心、伊斯兰产品与服务(如金融,保险)、各类中介业务等未尝不是出路。只是说到底,还是要提升人的技能水平与走较高程度的量才录用制。

因为,只有释放生产性力量,才能实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地尽其利,货畅其流的效率。从而产生更多的财富与创造就业机会。终而提高人民的薪资水平与充实国库。

孙和声

时事评论人

Friday the 3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