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这么“孝”,美国怎么“驯”的?

打印
分类:国际时事
发布于 2021-04-21 13:47 作者:editor2

 消化一下:日本这么“孝”,美国怎么“驯”的? - YouTube

麦克阿瑟现代战争的胜利,并非完全靠战场上的胜利,必须有一种彻底的精神改革,使它不仅能支配失败的一代,而且还要对下一代施加优势影响 ” 。这里的精神改革,一是要树立占领军的形象,让日本社会亲美化,二是灌输美式生活方式,影响下一代日本人的生活习惯为什么日本几乎就没有有影响力的左派媒体呢,其实人家曾经是有的,只不过早就被清洗了。整个舆论界都被人家把控了,你还担心日本不亲美吗?管住了文化和舆论,美国人还是不放心,想要牵住日本,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汉字....

 

消化一下:日本这么“孝”,美国怎么“驯”的? - YouTube

 

 

 

日本这么“孝”,美国怎么“驯”的?

 

 

4月16号,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会见了日本首相菅义伟,两人不仅只字未提福岛核废水排海,还把中国当成了首要议题。双方发布共同宣言,强调“美日同盟不动摇”,号称要“携手应对中国挑战”,还大谈中国内政,不仅提了香港、新疆,还碰了台湾问题。这是1969年以来,双方第一次把有关台湾的内容,写入首脑会谈联合声明。除了参加会谈,菅义伟还跑到阿灵顿国家公墓献了花,亲自扮演“24K纯孝子”。一个日本首相,怎么好意思跑到美国国家公墓,还毫无心理负担呢?本期《消化一下》就来讲一讲,美国在战后是怎么改造日本的。

 

 

 

大家好,我是在观网陪您看世界的谷智轩。4月16号,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会见了日本首相菅义伟。拜登上任三个月了,才第一次有外国领导人亲自登门,要知道,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后不到10天,安倍晋三就跑去“觐见”了,菅义伟跟他前任比起来,也太不敬业了,看来美国这疫情是真的吓人。

 

这次美日领导人会面,不仅只字未提福岛核废水排海,还把中国当成了首要议题。双方发布共同宣言,强调“美日同盟不动摇”,还号称要“携手应对中国挑战”。两人这次不掩饰了,大谈中国内政,不仅提了香港、新疆,还碰了台湾问题。这是1969年以来,双方第一次把有关台湾的内容,写入首脑会谈联合声明,看样子真把自己当太平洋警察了。除了参加会谈,菅义伟还跑到阿灵顿国家公墓献了花,身体力行日版二十四孝:“24K纯孝子”。一个日本首相,怎么好意思跑到美国国家公墓,还毫无心理负担呢?本期《消化一下》就给大家讲一讲,美国在战后是怎么改造日本的。

 

1945年日本投降,美国独占日本,麦克阿瑟成了“五星天皇”,对日本进行全方位改造,首要任务是防止日本重燃军国主义,于是实行去军队化,进行土改,拆分财阀,瓦解旧军队的经济基础和社会网络。当时有学者研究了日本社会,认为战前的大地主阶级是军国主义的根源,要彻底清除军国主义,就得搞土改。

 

“麦天皇”起初不怎么关心,听到搞土改就说了一句“No Objection”,意思是我没意见,你们要改就改吧。当时执政的是日本自由党,首相吉田茂背后的金主是大地主阶级,只想搞大规模经营,不愿意土改,想要搞“拖”字诀。

 

土改给了农民希望,但现实进展太慢,结果农民普遍不满。你不肯革命,就有人帮你革命:左翼的日本社会党,在农村攻城略地,农民运动此起彼伏,星星之火出现燎原之势。这时候“麦天皇”坐不住了,亲自下场指挥。他觉得,只要我主动搞土改,佃农拥有了土地,就会迅速保守化,自发去反共,长期下去,保守的小农就可以成为对抗共产主义的“防波堤”。

 

自由党一开始是拒绝的,但“麦天皇”朝里有人——时任财政大臣池田勇人。两人在宫中府中遥相呼应,很快就推行了土改。和他们预想一样,小农们拿到土地,快速保守化,农村社会主义思想逐渐退潮。

 

“麦天皇”非常满意,又指示农林省制定“农地法”,防止土地兼并,建立农协组织农民,进一步巩固农业“反共成果”。时至今日,日本农村都是保守政权最稳定的基本盘。

 

说完了土改,我们再来看美日安保条约。1947年,冷战打响,蒋介石政府带不动,美国只能把反共大本营放在日本。1951年,按照联合国条约,美国的占领军得撤出日本。但美国人赖着不想走,于是拉着日本签了《美日安保条约》,规定美军可以继续进驻。总地来说,象征性给你恢复主权,但是占领永不结束。

 

而日本这边,当时的首相吉田茂,把反苏、反共放在第一位,逆练“一边倒”。和中国不一样,日本没条件独立自主,只能搭美国的安全便车,通过把自己绑上美国的“战车”,集中精力恢复经济,再通过经济发展谋求政治地位。1955年8月,时任日本外相重光葵访美,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借机表达,说希望日本保守势力联合反共。

 

美国还给了甲级战犯嫌疑犯岸信介资金,就是安倍他姥爷,让他牵头联络日本保守党派。在美国推动下,当年11月,日本保守派就联合组建了自民党,这就是我们去年节目讲过的“55年体制”,不了解的朋友们可以复习一下。六十年代的池田内阁和佐藤内阁,安心继承了吉田内阁的“坚持日美安保体制”路线,一心一意搞经济,致力于将日本建设成经济大国。

 

1960年,日美修订安保条约,与此同时,在左派和工会运动带领下,日本内部不满声音也是一浪高过一浪。原定的艾森豪威尔访日,也被迫取消。美国开始认识到,不能只靠强力维持不平等盟约,还得靠外交手段拉拢日本人心。新上任的肯尼迪,任命在日本出生的赖肖尔当驻日大使,这位老哥一上任就发动魅力攻势,造访学校、工厂、走基层,以此赢得日本民众的好感。针对日本高层,美国人开始频繁安排首脑会晤,用更平等的姿态,掩盖实质上的不平等关系,还建立了一个美日事前协商框架,用来在重大决策之前给日本放风。当时的日本媒体形容,“这是美国给英国的待遇”。总结一下,就是美国对日本的态度,从单方面安排它,变为假装它是平等的盟友。日本国民的态度也逐渐软化,五十年代,日本国民还发起过“反安保”运动,如今的民调显示,近七成日本民众,支持维持日美安保条约。

 

这里值得提一嘴,不论是互访还是“协商框架”,其实就是个面子工程,不论是1971年美国放弃布雷顿森林体系,还是1972年尼克松访华,都没有知会日本,日本感到被美国抛弃,就把这两次事件合并,叫作“尼克松冲击”。

 

光有政治安排还不行,美国还要把日本变成美国的工厂。大家高中历史都学过,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两次热战,日本靠着“特需”繁荣了一把。丰田汽车,就是靠美军的卡车订单起死回生。日本借助朝鲜战争,动员大规模的劳动力与生产,迅速向煤炭、钢铁等原料重工业倾斜发展。从边缘国家,靠承接产业转移,挤进了半边缘国家。50年代至60年代,日本化工业生产规模增长了6倍,重化学工业占工业产值的6成,远超其他的工业国。靠着重化工带动,日本其他产业部门也迅速发展。战争特需时期,工人工资上升,民众消费增加,带来电视、冰箱和洗衣机的大量生产与消费。这些电器都是以美国为样板,自主研发负担小,到了70年代初,日本已经完全拥有了所有产业部门和全套产业结构,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里美国的世体。整个70年代,日本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整整涨了5倍。

 

80年代,里根政府在全球搞大扩张,导致巨额的财政赤字和贸易逆差,日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也在这个时候频繁发生。每次一发生摩擦,美国就要日本“自主出口规制”:你自己看着少卖一些,或者要日本再进口一些回去。但在种种保护主义条款之下,美国对日本的贸易逆差并没有得到改善,干脆直接在金融和资本市场上,对日本做出安排,利用汇率调节贸易失衡。

 

1984年,日本在美国的要求下,设立日元美元委员会,调整汇率,取消外汇管制。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日元可以自由浮动,日元对美元大幅升值。日元升值之后,日本的重工业产品卖不动了,这部分产业开始向亚洲其他国家转移。与此同时,美国的半导体产业开始流向亚洲地区,半导体材料加工转移到日本,封装测试转移到韩国和中国台湾省。又一次产业升级,让日本从半边缘,挤进了中心国家。日本利用劳动力优势,以代加工换取半导体的技术转让,成为半导体产业的翘楚,NEC、日立、三菱、富士通、东芝……一连串的集成电路公司,就是那个时候发的家。日本靠着美国主导的分工安排,两次承接美国的转移产业,完成技术升级后,再转移到韩国、中国台湾省和东南亚,在亚洲占据了中心国家的地位。

 

说完了政治经济,还得提一提思想改造。冷战时期,苏联向全世界宣布放弃列宁和斯大林著作的全部版权,欢迎日本出版商免费翻译马列主义著作。面对苏联的文化攻势,美国也不甘示弱,马上发布了《关于清除反民主主义电影的通告》,所有“对民主主义构成威胁”的电影都不准拍。所谓“对民主主义的威胁”,说白了就是对美国的威胁。根据美国的命令,日本成立了两个机构,一个叫民间情报教育局,Civil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al Section,简称CIE,一个叫民间检阅支队,Civil Censorship Detachment,简称CCD。不管你是什么大导演,想要拍电影,都得先把剧本翻译成英语,让CIE仔仔细细检查一边,确认里面没有反美的内容之后,才可以拍。光这,美国人还是不放心,所有导演拍完了之后,还得让CCD再审查一边,确认没问题之后才可以上映。与此同时,美国还积极向日本出口好莱坞电影,用“流行文化”对抗马列主义。整个占领期间,美国用600部好莱坞电影,作为“民主化教育材料”出口到日本,每一部都经过当局的精挑细选,确保电影可以向日本人民传递所谓“民主”、“自由”、“人权”的美式价值观。

 

这样的电影审查制度,一直持续到了1953年《旧金山和约》签订。美国人在临走前对日本人说,“希望你们设立一个自律审查的民间机构,代理占领军承担起电影审查的职责”。日本人很听话,成立了“映画伦理管理委员会”,简称“映伦”。到现在,我们看日本影视作品,还是能看到这两个字。

 

想要给日本人进行思想改造,光有电影还不够。1947年后,苏联通过塔斯社和莫斯科广播电台,抨击美国的全球战略,就连日本舆论界也素有同情左翼的声音。1949年,美国当局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专门负责调查日本新闻界人士的背景,清除左翼人士。1950年8月,日本新闻界开始大清洗,《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每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东京新闻》,加上NHK、共同通讯社、时事通讯社等机构里的左翼人士全部被除名,覆盖了日本广播界、报界、通讯社界几乎所有主流媒体。

 

同时,为了保证媒体亲美,美国严格对所有新闻报道进行审查。有关批判占领军、报道美军暴行、讨论美国罢工、杜鲁门总统的政策的报道,统统被禁止。

 

为了应付美军的媒体管制,日本媒体还专门设立了审查办公室(Censorship Desks),聘请多名研究美国政策的专家,随时跟进驻日美军的最新政策,保证对新闻进行及时有效的自我审查。即使在日本恢复独立以后,美国也没有放弃对日本的舆论控制。到如今,日本的主流媒体大多是保守派,大家看日本的新闻网站,几乎是清一色的反共亲美,逢中必反。为什么日本几乎就没有有影响力的左派媒体呢,其实人家曾经是有的,只不过早就被清洗了。整个舆论界都被人家把控了,你还担心日本不亲美吗?

 

管住了文化和舆论,美国人还是不放心,想要牵住日本,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汉字。1946年和1950年,美国教育使节团两次访问日本,不断敦促日本当局改革语言,减少汉字数量,限制汉字使用,加快日语罗马字化,“避免日本人受到以汉字为载体的战前宣传熏染”。

 

在美国的不断施压下,日本开始推行“当用汉字”,大量汉字不再被使用,于是日语变得支离破碎,大量词汇被肢解。比如“渎职”变成了“污职”,“蔓延”的“蔓”变成了平假名“まん”。过去,在汉字文化圈中,文言文发挥了共同书面语的作用,有文化的知识分子,可以通过“笔谈”实现交流和沟通。而日本在美国的压力下改革汉字,导致大量汉字在日常生活中被剔除,语言中片假名、外来语的比重越来越多,文化交流变得更加困难,日本也再也不能整合东亚力量对抗西方,从而加速了自身倒向美国。

 

除了传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美国还改变了日本人的生活习惯,用粮食援助,塑造了日本民意。战争中,日本农业遭到严重破坏,造成了战后的粮食短缺,1945年,大米产量创了30年新低,1946年1月,大米的黑市价格暴涨,达到了官定价格的40倍。昭和男儿们再鸡血,也得靠大米填饱肚子。当时,“麦天皇”决定利用这个机会,用他自己的话说,“现代战争的胜利,并非完全靠战场上的胜利,必须有一种彻底的精神改革,使它不仅能支配失败的一代,而且还要对下一代施加优势影响”。这里的精神改革,一是要树立占领军的形象,让日本社会亲美化,二是灌输美式生活方式,影响下一代日本人的生活习惯。在麦克阿瑟的调配下,1946年1月,第一艘运粮船到了东京。战后三年,日本进口的货物里面,有一半是美国粮食。与此同时,美国还发动本土宗教和劳工团体,成立了一个亚洲救济联盟(LARA),给日本组织募捐。捐赠的物品,主要就是乳酪、大米、小麦、罐头等等。战后初期,日本政府因为饥荒失掉了民心,在日本民众眼里,是美国人在给日本输送救济粮,他们也就连带接受了美国占领军。根据当时的民意调查,有6成日本民众“理解美国人”,不理解的只有四分之一。

 

到了50年代,美国粮食生产过剩,急于出口。而这时,日本的粮食生产也恢复了,基本的稻米已经能够自给,美国的粮商们一看插不进去手了,于是另辟蹊径:我不让你吃米饭,改吃美国小麦,我的粮食不就能卖出去了?1952年,在美国授意下,日本通过了《营养改善法》,动员宣传机器贬低大米,一方面说“吃米饭会头脑迟钝,容易得癌症”,另一方面,鼓吹小麦的营养价值,吃小麦等于文明开化。这套话术之离谱,我国国内能与之一战的,也只有酸碱养生学了。

 

光有宣传可不够,要改变一国国民的饮食结构,还得砸钱。当时的日本改革推行课间定食制度,还是1952年,日本开始给小学采购面粉,提供半额补助。1956年,美日达成协议,美国提供10万吨小麦、7500吨全脂奶粉,以开展学校午餐项目,740万日本儿童首先获益,之后再逐步推广到全日本的小孩。之前日本学校的午饭,还有炒饭和味增汤,到了50年代,配餐就是面包、薯饼、西式的牛奶汤了。         说了这么多,总结一下,美国对日本的影响,是360度无死角。政治上,美国为了反共,一手缔造了日本的“55年体制”,一直延续到今天。经济上,美日在世界体系里都属于第一梯队,分工明确。而在文化上,日本战后一直受美国影响,饮食习惯什么的,都接受了美国人的改造。就连安保条约,在日本人看来也是有利可图,甚至右翼民族主义者,大部分也都接受这个条约,鲜有的反例,就是非常有精神的三岛由纪夫了,他的下场,大家也都知道。在美国影响下,日本已经被打上了思想钢印,不论局势怎么变,安保条约是第一位的,就算在80年代,两国因为汽车出口问题,闹过经济摩擦,但在安保条约下,政治关系从没真正变过。

 

这次菅义伟访美的背景,其实就是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崛起。地缘实力对比一变化,日本出于本能,自然抱紧美国大腿。而对于美国,日本是向远东投射力量的前哨站,只要还想维持在地区的影响力,就必须力保日本。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美国在远东已经丧失了绝对优势,这个影响力,还能保持几天呢?

 

 

Thursday the 13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