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联党还有可能吗?

打印
分类:专题

除非能回到人联党昔日的繁华,早期的人联党主义是从多元领导,就算是「参政时期」的1978年,党元老田绍熙更因为人联在国会反对林吉祥所提出的独立大学动议,炮轰党领袖,以致党中委更改党立场,这就是不唯命是听、不隨意屈从的范例。

作者: 陈勇健

人联党主席陈华贵曾在几个月前,突然提议人联党、马华与民政党来个国阵三大华基政党大合併,但马华和民政基本都兴趣缺缺,最终人联党落个空欢喜,自討没趣。

孰知砂州地方政府及社区发展部高级部长、人联党「黄派」领导黄顺舸,在砂州议会会议接受记者询问合併问题时,直接回应不太可能。

其实黄顺舸说得也对,砂人联党本来就是走多元族群路线的政党,创党初期更是一个表明反殖反帝反大马建立的激进左翼政党。莫说与马华,计划要和民政合併为一也不太可能,而且基于国阵的协定,砂州的国阵友党继续保持其主权,西马国阵政党被禁止在砂州「插旗」。但在2011年砂州州选,马华和民政都派遣人员到砂州助选站台,而砂州也紧隨著西马的改变之风,以致人联党一败涂地,仅拿下6州席。

砂人联党自70年代加入国阵始,整体上已缺乏了政治立场与论述,国阵华基政党无关东西马,一律当家不当权,虽然在火箭的东进下,其长期还能获得华裔选民的支持而稳胜,但2006年州选后,神话已经逐渐破灭。从 2011年州选竞选19个州席,仅获胜6个;2013年全国大选中竞选7个国席,仅保住1个。人联党岂能不慌,不为其前途感到担忧?

再说,人联党虽自认多元族群政党,却把自身迅速「华人化」,或许就是败笔所在。在2011州选中,人联党除了动用西马政党威胁论,更大打没有华人代表牌,但大多数华裔已无动于衷,他们义无反顾,铁了心就是要改变。事实已摆在眼前,人联党获胜的6个州席,4名来自于土著候选人;2013年仅得的唯一国席,也由里察烈高票当选。人联如果要翻身,则须重新检討战略,並且往更多元的路线发展,不必隨马华闻鸡起舞;当然,在国阵种族政治和议席分配不妥的无奈下,无关东马或西马,情况雷同。

人联党斗来斗去,还不是为了个人利益,黄顺舸至今还在「倒陈」,人联党前主席陈康南势力仍把持权力,再加上地域主义和籍贯所划分的北、中、南,人联党相比起马华和民政,更复杂得多。

除非能回到人联党昔日的繁华,早期的人联党主义是从多元领导、立场和斗爭明確、凝聚力猛强的党组织,就算是「参政时期」的1978年,党元老田绍熙更因为人联在国会反对林吉祥所提出的独立大学动议,炮轰党领袖,以致党中委更改党立场,这就是不唯命是听、不隨意屈从的范例。

空喊「砂哈地」是没用了,没有了「砂哈地」的斗爭精神,人联党也仅有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