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的公务员体系,实在太胖了

打印
分类:专题

体態臃肿,整身赘肉。前些年时任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的国会书面报告,单是首相署內的公务员已从2003年的2万1045人增至2010年的4万3544人。 

总的来说,1990年直至2000年,每一个年度政府至少添加1万2079个职位,相等每天增聘33人,或者每3小时四人。仅仅薪金支出一项,2009年已佔380亿令吉,2010年估计增至421亿6300万令吉之巨。

按此计算,平均每一天这一个国家的国库,需要因此烧掉马幣1.15亿;纳税人每一秒钟里买单,要付出1300令吉的代价。数字可观,数额可怕,由此可见,自不待言。

时至今日呢?首相署部长沙希淡透露,截至2013年10月,国內的公务员人数多达113万人,这还不没有算计警察与军人。这么一说,大家自可明白大马诚是亚太国家公务员人数排名第一:公务员与人口比例,高达4.68%。

相较之下,邻国人口过亿的印尼,公务员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仅有微不足道的1.79%;比起菲律宾(1.8%)及泰国(2.06%),也確实十分可观了。缘由何在,百思不解。

政府荷包大出血

因为这样,我们自可明白前不久332名总执行长接受民访,共304人认为公务员太多,余下28人则坚持「尚可接受」。可是,每天一亿薪金的比额,是不是严重失衡了?

何况,这个统计,恐怕还是保守数据。政府各个部门,另外还有僱佣临时合约。举例言之,除了临教,教育部也从2013年开始增聘N17级行政助理与FT17级电脑技工。

此外,中央总计的公僕,还没有涵盖州政府的职工。从11月19日发佈的2014年雪兰莪財政预算案,读者自可觉察眉目:总额18亿5000万令吉的预算,12亿2508万210令吉用作行政开销。

雪州如是,南中国海两岸余下的各个州府,自然也不例外。如果加上把州立法议会、立法议员和他们的秘书和助理,这个广义的公务员体系之支出,自然也是天文数字了。

这些年月,一套套系统提升了,一处处网络加速了,政府做事的效率和公僕行政的效益想必隨之大大改善;公务员的人力所需,不是应该顺应消减了吗,怎么不减反增?

政府一再外聘专家

不啻那样,特定需要,政府仍然一再外聘专家代劳。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早前揭露的正是这么一回事:教育部耗资2000万令吉聘请国际顾问公司Mckinsey&Co,擬定《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

王博士言,他从教育部答覆提问的公文发现,教育部为此前后支付相关公司2056万6400令吉,分开两次支付:首期470万6400令吉,第二回则支付1568万令吉。

追究下去,故事当然多了。政府外包的项目,多著是。奉外包之名,总稽查司报告说:单就护士学院培训计划,每位学员3年需要3万4700令吉,比起非盈利机构的7350令吉,高出4.7倍。

总计上来,可想而知,数目非常之可观。人民公正党格拉那再也国会议员黄基全的记者会上援引的账目惊心动魄:2009年至2013年,动用马幣72亿外聘请顾问公司,平均而言,每月费1亿2500万令吉,或者相等于每一天400万令吉。

可惜,算计选票,政府荷包內出血,也要继续哑忍。感谢公务员推动国家发展,国阵政府也將在2014年7月拨出16亿令吉,再为公务员加薪。另外,全国公共及民事僱员职工总会主席奥玛奥斯曼透露,还有168项提升大马薪金制的计划待批。

这样下去,经年累月,最终连累的必然是一国的体系。这一个浅显的道理,好比一个破落的大富之家维持的风光和排场:一家不过n口,居然一口气请了五个佣人帮手。

每天1亿++?月薪3千,需要33333个月赚得,或者2777年。月入5千,也需20000个月,或是1666年。是的,没错,糖王郭鹤年一生累积的身家,也只够养得公务员一年。一年之后,一年之后,我们再说吧。    

2013年11月29日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