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与马共领导的斗争兼谈两线制

打印
分类:专题

 21联谊会的成员和各地老友们,坚持了公正平等、为人民服务的原则和立场,以人民利益为依归。谁要求改革,主张“人民主权”,反对贪污滥权,坚持多元团结,就全力给予支持。谁贪污腐败,专制滥权,就坚决反对。

 

——2013年度21世纪联谊会家庭日交流会纪要

日期:2013年12月14日(星期六)。
地点:吉隆坡增江南区华小餐厅。
出席者:近百人(主要是会员同志)

主持: 阿荣
提纲介绍:方山

1. 《合艾和平协议》之所以能够签订,最根本的原因是马共的武装打不下去了,只好接受自称的“和解”(实际上是“变相投降”),事实是这样吗?

从战争的历史上看,只要一方认为可以用武力解决或消灭另一方,便不会与另一方坐下来平等或公平和谈;另一方只能在战场上被击溃和消灭,或者签下屈辱的投降书。

《华玲会谈》之所以失败,就在于英殖民者认为它可以用武力解决马共,因此非要马共投降不可,但陈平拒不投降。

《合艾和平协议》之所以能够签订,最根本的原因是吉隆坡政权无法用武力解决马共的武装。1970年代末,它对马来亚人民军第12支队活动的勿洞地区发动“20个月大围剿”,结果无功而返,而马共的边区根据地又日益巩固和发展。另外,马共方面也能审时度势,打打谈谈,争取泰方的支持,因此,马方在武力解决无望之下,只有接受和谈,共同把英殖民主义者遗留下来的战争给予结束,三方签下光荣和解的《合艾和平协议》。

但有需指出,马方在签下《合艾和平协议》后是心有不甘的,因此它搞了不少动作,例如,不给协议签署人陈平回国,甚至陈平逝世后其骨灰也不给带回国供奉等等。无论如何,《合艾和平协议》是向世界公布并在国际社会见证下签署的,具有法理的公信力,因此,马方当权者违反《合艾和平协议》的言行,是要付出政治代价的,既要受到国内各界的谴责,也沦为国际上的笑柄。

交流补充;

《合艾和平协议》之所以能够签订,最根本的原因是吉隆坡政权无法用武力解决马共的武装。假如可以用武力解决马共的武装,特别是1970年代末它的20个月大“围剿”军事行动得逞,吉隆坡政权无论如何都不要和谈,更不会有《合艾和平协议》,这是我们认识问题最为重要的立足点。

从1978年6月到1980年1月,吉隆坡政权对马泰边区中段的马来亚人民军第十二支队,发动了长达20个月的大“围剿”。它轮番派兵2000人进入森林,建立15个据点(堡垒),其他大部队则在森林外围和马泰边界一带布防、巡逻、轰炮以及进行后勤、医务、空运和交通运输等,现场例常兵力保持在万人以上。其目的在于击垮边区人民军具有强大战斗力的第十二支队。

第十二支队坚决进行20个月反“围剿”,主力部队撤进深山,避开敌人锋芒;同时派出多支战斗队围攻进入森林的敌人据点。在20个月反“围剿”中,各单位同志们紧密协同,英勇战斗,开展战斗57次,共歼敌360多人,击落敌直升机1架,击伤8架,缴获敌人大批弹药。在我方狙击战,伏击战,地雷战的打击下,敌兵进入森林,只能龟缩在据点,不敢轻易活动。

到了后期,马兵完全被动挨打,只好陆续退出森林,进入泰农村骚扰群众,但引起泰方不满,马兵最后退出泰境,吉隆坡当局的大“围剿”宣告失败。

反“围剿”胜利后,我军各部队加紧大运粮、大囤粮,直到下山时,单单囤粮就可供应部队全体口粮十年八年不成问题。与此同时,武器装备(特别是装雷技术)也大大提高。并且,在中央北马局领导下,花费几年时间,在军队里开办全军学习的马克思主义学校,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学习马共领导马来亚革命的历史和经验教训,提高指战员思想理论水平,为往后新的斗争形势,做好各方面准备。

那些人说什么我军打不下去了,只好接受自称的“和解”(实际上是“变相投降”)等等,完全是闭着眼睛说瞎话。

马方消灭不了我们,加上当时国际局势的发展也对和平越来越有利,我党我军在谈谈打打过程中争取主动,表达和解诚意,审时度势提出“制止殖民地战争延续”的策略,得到各方的同情和赞许,也争取到泰方的认同和支持,最后马方不得不坐到谈判桌上来,三方签署《合艾和平协议》,达成“光荣和解”。

有人担忧,马方向来不守信用,签订了协议会反悔。这是意料中的事,但也须看到,《合艾和平协议》是向世界公布的,具有国际道义的,马方当权者做出违反《合艾和平协议》的言行,是要付出代价的。它会受到国内各界的谴责,也会沦为国际笑柄,它将削弱自己的政治信誉,自毁执政根基。

2.陈平与马共是属于武装斗争的,与和平斗争挂不上勾,是吗?

“陈平与马共是属于武装斗争的,与和平斗争挂不上勾”,这种主观成见完全不符合历史事实。马共是我国第一个出现的现代政党,它在长期斗争中, 形成了也是它本身所宣示的两个突出的特质:热爱和平而又经历长期武装斗争考验。

马共来自人民,与各族人民有着紧密联系,人民的遭遇和要求,它感同身受,对和平和人类尊严有着莫大的向往与追求。因此,它首先是个热爱和争取和平的政党。在我国历史上,二次大战前的反法西斯保卫世界和平运动,日本投降后争取自治独立的和平斗争,马共都尽最大努力去推动,在和平道路走不通,武装斗争处境下,马共也审时度势,根据形势的发展提出和平解决战争的倡议,例如华玲和谈、合艾和谈,都是马共首先提出并作出了自已最大努力。历史一再证明马共是一个热爱和平并经受武装斗争长期考验的政党。

交流补充:

马共是“武装”与“和平”两手兼有的政党。马共进行“武装”斗争,那是敌人逼出来的;马共领导“武装”斗争,那也是由于形势和历史的召唤。

马共及其领袖陈平,在争取和建立和平方面的努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当和平的道路走得通时,马共绝不会放弃。但是残酷的现实却是:马共始终被排斥在和平斗争之外,始终被剥夺进行和平斗争的权利。

3.最近,有人宣称:左派运动已经完全走下坡,特别是21联谊会这个来自武装战线的联谊会组织,他们批判“两线制”和“政党轮替”,结果在“5•05”大选中,既不能反对“国阵”,也不愿支持“民联”,导致群众模糊了方向,显然,左派无异在自我边沿化等等。这样的分析正确吗?

众所周知,这些说词完全是主观成见,与事实不符。

21联谊会的成员在《会讯》和其他场合,曾经对某些人的所谓“两线制”和“政党轮替”理念,提出不同意见,这是正常现象。在理论上而言,“两线制”和“政党轮替”只是从形式上看问题,换句话说,“两线制”和“政党轮替”只是国会民主制的外衣,不是内容。

有的人提出必须“为实现两线制而斗争”,不知是否是说,应该像有人提出的“反对国阵,但不应踩死它;支持民联,但不应让它一党坐大”,否则,又将回到“一线制”了。这样的理论是从人民利益出发吗?

事实上,21联谊会的成员和各地老友们,坚持了公正平等、为人民服务的原则和立场,以人民利益为依归。谁要求改革,主张“人民主权”,反对贪污滥权,坚持多元团结,就全力给予支持。谁贪污腐败,专制滥权,与民对立,实行种族主义,就坚决反对。这是明摆着的道理,怎么会“模糊”方向?

正因为21联谊会的成员和各地老友们坚持了原则和立场,所以能在“5•05”大选中,深入群众,进行大量实际工作,体现为人民服务的优良品质和作风。

交流补充:

对于“两线制”和“政党轮替”,我们只是提出自己的看法,没有盛气凌人,也没有反对或否定谁。这是基本的民主权利。

对于两线制,我们并没有反对,也不可能反对。我们只是说明,英国人制定给我们的是西敏寺议会制度,是多党议会制,而在实践过程中往往就形成了一个在朝的执政集团(或阵线)和一个成型的或不成型的反对党集团(或阵线)。独立后,就出现两个阵线的抗争,即:维护人民利益、捍卫国家独立和主权的人民社会主义阵线同维护英殖民主义利益和官僚买办集团利益的执政集团——巫华印联盟的抗争。而现在,则形成了以高举“马来人特权”的巫统为老大的国民阵线同主张“人民主权”的人民联盟(即民联)的对峙。

国阵执掌着马来西亚中央政府和其他十个州政权,而民联则牢牢控制着槟城、雪兰莪和吉兰丹三个重要州属的执政权。可以说,在我国,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已经形成了两个政治联盟相抗衡的局面。但有些人却在不断高喊为“实现两线制”而奋斗。不知是对明摆着的现实视而不见呢,还是对两线制另有独特的定义?他们把所有不跟他们唱同一论调的都归类为“反对两线制”。

对于政党轮替,这只不过是多党议会制度中,选举输赢、政权更迭的一个现象,并不具有对错或好坏之分。关键是轮替上台的政党是否为了人民的利益,是否民主和公正,是否廉洁奉公。好的政党上台,能为人民谋幸福,坏的政党上台,只会为自己和朋党搜括财富。但是有的人不是这样看问题,他们把“政党轮替”当成实行两线制的“前提”。似乎没有造成政党的不断上上下下,两线制就没有实现。我们说满足于为政客抬轿,忙碌于欢迎和欢送政客们上台和下台是没有前途的。有些人十分不高兴,或许这样说不符合他们的理想吧!?

(二一老友记者•山川•2013-12-18 整理)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