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的力量

打印
分类:专题

岁末,超过万人在独立广场出席的一场反涨价集会,为跨年庆典展示了一股越过日常政党政治思维,自发组织起来的民间力量,將街头转化为公共论坛,以最简易及直接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不满、意见及立场。

令人不解的是,经过了无数次的净选盟万人集会、面对著308大选到505选后的局势变化,一个曾强调转型,並以民为本的执政党,不但无法依据时代的步伐调
整,反之党內依然迷漫著一股仇视他者、猎巫的情绪,甚至有人把最普世的人权─结社、集会、言论和表达的权利,视为「猛兽」,並对任何异议以破坏国家利益之
名,除之为快。

从集会前,通过国家机器的高压手段、污名的手法,来试图打压及阻止集会的形成,不只是一种权力的滥用,更是一种资源的错
置。尤其吉隆坡一个自称为国际都市的地方,绝不能只是一个高楼林立的都市,更应是一个拥有许多公共空间,以民为取向的都市。而独立广场本就应是一个开放的
公共空间,而听取民意难道不就是一个政党最基本的责任吗?

因此,当独立广场可允许跨国企业办马拉松比赛、可封起街来让游客倒数欢庆,为何却不能让国民使用那仅存不多的空间,发出他们的声音呢?难道我们的公共空间是按照金钱的多寡、权力的大小来供人买夺的吗?


一个民主的社会里,任何人都应有结社、集会、言论及表达的权利,也应允许社会各阶层不管是开明、保守,通过民主、理性、公开的辩证,参与社会的建设和进
程。这样的过程,將让不同群体表达不同的看法,从而化解不同利益中可能產生的冲突,进而避免任何一方或少数一群走向非理性的道路。这不就是首相纳吉所要的
国民和解之社会吗?

实际上,从执法机构的恐嚇、打压,到首相公佈的撙节措施及新年献词中的「感受到人民的痛苦,並承诺设机制减轻人民的负担」言词,如此的软硬兼施下,集会依然获得超过万人的响应,可反映出当局的僵化及无力应对民间的不满。


然集会出席者,或因对当局措施的种种不满及失望下,各有不同的表述,但这其实也显示出,505大选后公民社会力量的日益壮大。从反吉隆坡门牌税高涨、反焚
化炉、反稀土等民间集结的力量,显示这些民间力量,虽无法取代政党,但却可越过政党,直接和国家对话,甚至抗爭。    

Fri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