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制物價,還須回歸經濟

打印
分类:专题

白糖和白米的進口是壟斷,最近政府取消白糖津貼,可是國內白糖價格竟然比國際白糖價貴了72%,原因是政府簽署了一項為期3年的原糖供應合約,但是當時政府是以比市價高10%的價格購買原糖,導致政府每年損失6千400萬令吉。

林瑞源‧2014-01-21 09:14

在無法讓燃油、電費和白糖恢復到原有價位的情況下,內閣指示所有部長走入民間,瞭解物價上漲的原因,但部長們能否認清問題的症結、擬定解決方案?

雷霆的執法行動,又能夠持續多久?

與收入相比,一些物品和服務的價格確實偏高,原因是市場機制已被扭曲。

獨立初期,人民生活困難,於是政府利用油錢來補貼一些必需品。與此同時,政府讓政聯企業或有政治背景的公司壟斷公用事業,如水電、電訊、交通、垃圾和污水處理,通過補貼方式維持低收費;為了扶持土著企業,政府也推行保護政策。

這種補貼式的經濟模式,是壓低了生活成本,但卻因管制和干預太久,讓市場機制失調。

在油價與電費漲價,及落實最低薪金制和馬幣下滑後,商家大為恐慌,只能以提高售價應對,缺乏其他降低成本的對策,這是因為數十年來,工商界過於舒適。

公用事業的壟斷也降低有關公司的效率及管理水平,以國能為例,2013財政年淨利46.14億令吉;在電費漲價後,估計2014年可淨賺49億令吉,2015和2016年淨利則漲至55億令吉。為何盈利如此之高,卻無法承擔政府取消補貼的開銷?如果多一間電供公司,相信情況就會不同。

同樣的,電訊業因為不夠開放,導致大馬的網速比別人慢,收費卻比別人高。

白糖和白米的進口也是壟斷,最近政府取消白糖津貼,可是國內白糖價格竟然比國際白糖價貴了72%,原因是政府簽署了一項為期3年的原糖供應合約,但是當時政府是以比市價高10%的價格購買原糖,導致政府每年損失6千400萬令吉。

糖市預料明年也會供應過剩,然而大馬人卻吃貴糖,食品生產商苦哈哈,這筆糊塗帳該怎樣算。

政府讓由賽莫達控制的國家稻米公司(BERNAS)繼續壟斷整個稻米進口市場,也可能重蹈覆轍。

保護政策同樣損害消費人利益,比如在2014年國家汽車政策下,政府只能採用“國產化”方式逐步降低車價,這能否兌現未來4年調降車價20至30%的大選承諾,還是未知數。

在糧食安全方面,政策也不夠清晰。政府經常說要自給自足,但是糧食進口已從1998年的100億令吉,增至2010年的300億令吉。

政府給予稻農諸多補貼,包括稻穀、肥料及農藥津貼,但每公頃稻田的生產量平均只有3.8公噸,遠低10公噸的目標。此外,許多農業原料必須從外國進口,造成大馬人的食物開銷遞增。

部長是否有看到以上種種制度、政策和市場機制上的偏差?情況並不樂觀,譬如農業及農基工業部長依斯邁沙比利宣佈今年將對中間商展開“聖戰”,而聯邦直轄區部長東姑安南則指一些支持反對黨的中間人胡亂調高價格,讓人民討厭國陣政府。

若鏟除中間人,政府如何確保在第一時間,把物品從港口、機場或生產人手中,運到零售市場?政府是否會催生更多壟斷機構?建立完善的供應鏈需要時間,無法一蹴而就。

個人支持貿消部為民眾提供廉價物品,但不應用回補貼的方式,比如政府花費8千700萬令吉開設57家一馬商店,若國庫沒錢,一切努力就白費了,貿消部應該學習新加坡,設立平價合作社。

降低物價,不能頭痛醫頭,也不應政治化,還須回歸經濟。(星洲日報/風起波生‧作者:林瑞源‧《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

Fri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