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下半城乡 民联才有望变天

打印
分类:专题

前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建议,民联或可借鉴独立前的「全马行动委员会-人民力量中心」(PUTERA AMCJA),容纳更多政党、非政府组织及独立人士。「民联应开放,让更多政党加入,甚至是非政府组织或社运分子。原则上,我们应该团结那些可以团结的力 量,对抗共同敌人。」

2014年2月9日

第13届大选,民联功败垂成,我国未能实现政党轮替;大选后,一场接一场的「黑色大集会」,了无新意之余,更添人民疲惫,颇感「拔剑四顾心茫然」;其后, 民联除了控诉选举舞弊,似乎並未给予人民一个明確方向,指点前路何方。 民联唯有实现范式转移,以崭新视角詮释过去与未来,方能逾越旧有框架,另创新局。载负著52%选民期待的民联,能否提出新论述,引领风气,再次「舞吧」?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表示,民联在505大选丟失的15个议席中,几乎全是半城乡地区;倘若民联欲在第14届大选中直取布城,胥视能否俘获半城市选民之心。

他说,民联在第13届大选的竞选宣言中,汽车、汽油降价等政策深获城市选民之心,却无法吸引半城乡选民,年轻马来选票尚有进步空间。

他分析,全国共计2200万辆註册交通工具,一半为摩哆,其中以马来骑士居多,但民联却对摩哆骑士、半城乡地区始终未有明確的政策。

棕油价带来衝击

「半城乡的马来选民无法从民联的经济宣言中,看见自己的未来。」

这位居鑾国会议员剖析,此次涨价,诸如电费、汽油费,皆与能源有关;运输开销上升,从而加剧生活成本,若国阵处理不当,隨时会在半城乡地区翻船。

「过去10年,由于棕油价格高,(半城乡)生活相对安逸,这种突如其来的衝击,对半城乡的影响可能大于对城市的影响。」

他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直言,在半城乡地区,由于结构性问题,大部分雇主为华人,雇员则以马来人居多,巫统动輒把各种剥削关係,规范在族群关係。

「必须让半城乡的马来人看到,自己不是受华裔雇主剥削,而是遭巫统这个以马来人名义统治的政府剥削。」

60%马来人住城市

提及有人在大选后倡议,民联应下乡耕耘,以贏取更多马来选票,刘镇东则点出,不少人存有刻板印象,把乡区等同于马来人;但国会提供的数据显示,马来人口当中,60%为城市人口,仅略低于全国城市人口的70%。

「以吉隆坡为例,大部分人以为这座城市以华人为主;而实际上,马来人口已超越华人。」

他甚至进一步提出,西马半岛,鉴于交通设施、公路便利,近乎已无乡区存在,仅剩半城乡与城市之別。

「Kampung Kerinchi能算甘榜吗?离开城市却只有2分钟;在半岛,你从一个城镇前往另一个城镇,不需要超过3小时。」

巩固团结力量 开放政党加入

前 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建议,民联或可借鉴独立前的「全马行动委员会-人民力量中心」(PUTERA AMCJA),容纳更多政党、非政府组织及独立人士。「民联应开放,让更多政党加入,甚至是非政府组织或社运分子。原则上,我们应该团结那些可以团结的力 量,对抗共同敌人。」

他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提出,民联三党之间,必须拥有更多的共同立场及政策,自上而下展开討论与合作。

询及民联三党共同敌人为国阵,若国阵倒台,民联执政,三党会否就此分裂?他认为,权力是最好的撮合剂。

他说:「没有什么比拥有权力更能团结他们(民联),当他们拥有权力,就不会想要丧失之;不和以至于丧失权力,他们承当不起。」

不过,伊斯兰党中委慕扎希指出,民联必须註册成为一个政党,如国阵一般,方能巩固人民的信任。

连袂参与公共议题

「若不成,人民则会產生一种印象,即民联是一个鬆散的联盟。」

他坦言,在中央层次,民联合作密切,关係甚好,但在基层方面,却仍差强人意,只有一些地方有良好互动,故此他倡议,民联之间的合作,不应限于议席分配,更应连袂参与公共议题。

慕扎希也是前伊党主席尤索夫拉瓦之子。他说:「民联应就特定公共议题进行合作,只要某个课题与我们立场相符,我们就会参与。」

此外,当《东方日报》记者问及「巫伊联合政府」倡议时,他直言「联合政府」一向是巫统用以分裂民联的招数,一是分裂伊党自身党员,二来破坏伊党与民联的关係。

他续称,如此招数会致使伊党党员分成2派,即倾向联合政府与反对联合政府;憎恨巫统的华人也会认为,伊党与巫统暗通款曲,因而弃投伊党。「他们(巫统)千百次献议,欲与伊党组成联合政府;而伊党也千百次拒绝巫统。」

重新思索经济模式

如今百物涨价,人民生活日益艰难,凡此种种,会否成为压倒国阵的最后一根稻草?对此,民联又有何对策?

刘镇东阐述,当美国联邦储备局结束量化宽鬆政策,减少印製钞票,美元即涨,马幣则跌,我国的热钱將回流美国;美元愈涨,则愈多人购买美元债券,进而提高其利率。

他说,倘若马来西亚政府债券欲与美国竞爭,就需要付出更高的利率,马来西亚其他的利率也会增加。

高利率,將进一步抑制国內需求;美元升值,入口將更为昂贵。不过,马幣贬值,出口会否隨之增加?

他分析,美国经济虽逐渐復苏,但失业率仍居高不下,购买力疲弱;而马来西亚出口行业,销售家用產品至美国,主要购买群体为其普通百姓。「若我们仍以出口家电为主,我们不是要看美国经济是否成长,而是看美国失业率是否增加。」

他说,失业率高,就业不足则更为严重;而每个人都想工作时,工资就低,上述因素將导致我国出口行业面临需求不足的窘境。

此外,刘镇东指出,伊拉克战爭迄今,原產品价格持续走高,许多人纷纷前往印尼、南美洲投资棕油园;如今棕油接近收割,產量或將过剩。「加之大豆或会丰收,依我看,未来1年油棕价或不会高过现在,至于会低多少我不知道。」

减少依赖劳工

对于我国近年频频兴建新房屋,刘镇东也表示自己的忧虑,认为这或造成產业泡沫,进而引发经济危机。

「若產业泡沫没有导致银行崩溃,只是买房子的人受伤;但若许多人在產业泡沫『爆』的时候,无法还债,拖累银行系统,那它就会从產业危机变成金融危机,再成为经济危机。」

他 强调,民联务必跳出原有论述,逾越「只要没有贪污,这个国家就会变好」,重新全盘思考我国经济模式。「这个国家没有贪污、没有朋党,对很多人都会很好,但 我们要超越这个论述。走下去,民联要有新模式:马来西亚经济是否需要依赖外资?一定要依赖外劳吗?若靠本地劳工,就要重新思考分派和技术。」

他以劳工政策为例,重新全盘思考关键,在于如何增加依赖技术,提升劳工生產力,进而调涨工资,再减少依赖劳工。

他指出,民联务须重新思索其经济论述,在提升中小型企业、改进技术抑和外劳政策等方面,提出全新方向。

应提出重整津贴结构

伊斯兰党中委慕扎希表示,民联之所以回应巫统炒作的种族、王室及宗教(3R)等旧课题,仅是为了教育人民;民联未来应该专注在于更大的战场,即「中间战场」。

对此,他认为,民联应提出重整津贴结构方案,以新的经济论述吸引更多选民。「津贴应救济贫困而非惠及富人。」

这位巴里文打国会议员解释,重组津贴结构后,政府就拥有更多资源,以便投入更多发展,建立学校与道路,改进公共交通。

「如今我们的整体津贴政策是200亿令吉,我们粗略估算,(调整津贴结构后)或许可节省50%。」

「在涨价时,人民会埋怨国阵,把票投予民联,对我们而言是好事,但民联应思考如何培育人民政治意识,不仅思考如何贏取选票,还要唤起环保意识等。」

调整津贴结构,开源节流,慕扎希指出,其中一个关键所在,就是废除柴油津贴。「有人以津贴价格购买(柴油),却以市场价出售;政府在此处耗费约2000万令吉。实际上,你只需补贴那些有需要的人,给予家庭补贴,抑或通过固打制(限定个人消费数额)进行补贴。」

刘镇东:马新执政党同是威权

刘镇东指出,民联未来的任务是破除两大迷思,即人们看清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与巫统无异,以及行动党和伊斯兰党殊途同归。

「巫统告诉马来选民『华人很恐怖』,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欲废除马来特权;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则告诉新加坡人,我们只是一片绿的海洋当中的一个红点,处境危险,会被侵略。」

政治学者黄进发提出,1965年马新分家,进而创造了2个一党独大的政权;刘镇东则补充,这2个政权相互妖魔化对方,利用对方来恐嚇自己的基本盘,某种程度上属于「共生」。

他 说,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为了维持华人占多数的现况,引进大批中国移民,导致本地人工资降低,民怨四起;前首相马哈迪则引入印尼、孟加拉人,表面上同为穆斯 林,但最终受苦的却是底层马来人。「两个政权到最后都是威权,人权纪录糟糕,贫富差距巨大,背后还隱含种族因素,共同点大于差异点。」

虽然许多人认为,火箭与月亮之间是相冲的,但他表示,两党本质上殊途同归,皆为弱势群体而奋斗。

他阐述,1998年烈火莫熄前,行动党领袖多为律师,群眾以小贩居多;伊党则由宗教司领导,小农、小商贩是跟隨者。「大家都代表社会上相对弱势的群体,只是不同族群罢了。」

「如果两党看到这个共同点,为底下60%人口寻找未来,创造水涨船高的情况,上面(40%)的人也会过得好。」

他提出,「马来西亚政治2.0」的愿景,即结合政治民主化,以及经济民主化斗爭。当两者结合,民联便找获共同基础,无需再依国阵调子而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