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華的思想景觀

打印
分类:专题

做为开明的改革派,安华较著重宽容、公民自由、社会与经济公正、民主治理等。以多元主义为例,虽然早期的安华也曾被视为具有感召力的基要主义者,可进入 1990年代,尤其在1996出版《亚洲的文艺復兴》一书后,国际学术界多把他定位为具有全球与包容性普世主义的穆斯林。而文明与宗教对话更是大马的急 务。

安华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是个见仁见智的事宜。最近,市面上看到一本新著《安华:一位民主派穆斯林的演进》(Anwar Ibrahim:Evolution of a Muslim Democrat,2013)。此书作者Charles Allers为一伊斯兰研究者。从书名可知,作者是把安华定位为民主主义者。

此书把安华的成人阶段划分为:1947-1967年的前 政治期;1967-1981年的政治活跃期;1982-1998年的政治局內人期;1999-2004年的政治局外人期,及2004年出狱后迄今的捲土重 来期。这个时期划分,大体上可让人对安华的政治生涯有个大体了解,也显出他是个意志力惊人的传奇人物。

安华是个在国际上颇引人注目的人物,特別是研究伊斯兰政治的学术界,通常他会与曾当过印尼第4任总统的瓦希德(Abdul Rahman Wahid,1940-2009)划类为中道开明派穆斯林,或是开明改革派(Liberal Reformist)。

除了被视为曾经的学生运动与宗教运动领袖,以及政治人物外,他也被视为公共知识分子,或知识分子型政治人物(Political Intellectual)。这是他与眾不同的一个特色。

按 Allers的说法,现阶段安华对伊斯兰的看法,伊斯兰是种务实的宗教(Pragmatic Religion)。只是,要实现与保持这个务实性,得持有独立判断(Ijtihad)的素养与能力。这样,才能不时地使伊斯兰保有活力,而不至于僵化。 据此,对宗教也不宜过度拘泥于表面文字,而应著重其精神,如著重公正(Adil)的精神。

这种態度,也使得伊斯兰与民主、人权更易相容。 一般人多认为,伊斯兰与民主、人权是不相容的。只是,安华认为伊斯兰、民主与人权是可共容的。如1998年后的印尼,或2002年后的土耳其,便是两个活 例。虽然这两国的民主来得太迟,可却颇具活力,与大马相比,可谓后来居上,是民主的后起之秀,而大马则是在倒退。

做为开明的改革派,安华 较著重宽容、公民自由、社会与经济公正、民主治理等。以多元主义为例,虽然早期的安华也曾被视为具有感召力的基要主义者,可进入1990年代,尤其在 1996出版《亚洲的文艺復兴》一书后,国际学术界多把他定位为具有全球与包容性普世主义的穆斯林。而文明与宗教对话更是大马的急务。

在 此书中,安华重新肯定亚洲的价值,以及对人类文明做出的贡献。与亨丁顿(Samuel Huntington)的《文明冲突论》不同的是,安华强调文明对话与文明共存,是个具有多元主义观的穆斯林知识分子。只是,吊诡的是,在西方学术界被视 为进步的、文明的自由主义、多元主义,却在大马被马来文的主流媒体,视为破坏马来人与穆斯林团结的毒药!这就是族群先于公正的巫统。

做为多元文化的宗教、语文的大马,若不突出多元主义(Pluralism),又如何实现政治一体、文化、语文、宗教认同多元的政治共同体。从国民团结的角度看,公正党提出的人民主权(Ketuanan Rakyat)观,也是更符合国情的主张,可说是大马的团结之基。

作者: 孙和声  2014年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