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宪制的病理

打印
分类:专题

阿克曼教授(上图):许多美国人似乎相信,我们的宪法是所有其他国家的典范。然而,在另外21个老牌民主国家中,无一例外地拒绝了美国模式。全盘照抄美国宪法的墨西哥、菲律宾、利比里亚,无不大失所望。

 

 

美国宪制的病理

2014-03-02    来源:观察者网

核心提示:教授不得不反思,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脱离开历史背景,美国宪法还是那个人云亦云的美国宪法吗?阿克曼棒喝一声:“美国宪法不应限于文本,而应扩张为包含美国重大历史转折之法令、宪法成例等内容的宪法典章。”

近日,美国耶鲁大学阿克曼教授文集四卷本问世:《建国之父的失败:杰斐逊、马歇尔与总统制民主的兴起》(上图)、《美利坚合众国的衰落》(上图)、《自由革命的未来》、《我们人民:奠基》,对美国及世界他国的宪制以及面临的问题进行了深刻的剖析。

美国现有宪制的病理已经非常危险

阿克曼出身于纽约布朗克斯区一个裁缝家庭,凭借聪明才智,先后在哈佛和耶鲁深造,获得宪法学名家毕克尔教授的赏识栽培。

1987年,他就任耶鲁大学最负声望的斯特林法学与政治学讲座教授,治学横跨宪法学与政治学两大领域。代表作品《我们人民》多卷本,问世后好评如潮,公认为过去半个世纪宪法领域内所进行的最重要工程。“他的美国宪法研究可谓建立了一个无法绕过的学术传统,树立了一个难以逾越的学术丰碑。”连批评阿克曼的保守派学者,也不得不自嘲“我甚至比阿克曼更聪明”。

阿克曼教授,以笔为剑,杀入公共事件。从弹劾克林顿、占领华尔街、痛斥小布什施政、谴责反恐战争、征收富人税、批判保守派法官、埃及政体选择,无役不与。2010年,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评选他为全球百大思想家。

纪录片《大国崛起》中,阿克曼教授娓娓道来:“在1787年宪法中,关于成立国家政府的基本观点是:如果我们不联合起来,就会被欧洲列强所摧毁,我们需要一个中央政府。”

制宪会议结束,富兰克林步出会场,迎面老妇走来迫不及待地提问:“博士,我们建立了一个共和国,还是王国?”富兰克林妙语回应:“一个共和国,如果你愿意维护她的话。”

只是费城宪法文本缺陷不少:未能禁止奴隶制、未能保证普选权、缺少一部权利法案,即为显例。美国政治学罗伯特 达尔教授在《美国宪法的民主批判中》,更列出美国宪法“七宗罪”,言之痛心。

美国人素来自豪。200余年,只有一部宪法,美国宪法超稳定神话于焉诞生。阿克曼教授冷静回溯历史,赫然发现1801年的美国,危机四伏,下一任总统难产,野心家虎视眈眈,磨刀霍霍。美国如何在第一次重大危机中逢凶化吉?阿克曼在《建国之父的失败:杰斐逊、马歇尔与总统制民主的兴起》一书中,多有着墨。

那些头脑发热的人如果真能大行其事,1787年宪法就会崩溃。美国的历史会如拉丁美洲一样。以1802年宪法替代1787年宪法,而1787年宪法刚刚取代了美国的第一部宪法,即1781年邦联条款。20年3部宪法!一个动荡的新生共和国在如此的广袤道路上还会产生多少危机和宪法?美利坚合众国能否达到任何一种均衡?”阿克曼庆幸之余,感慨万千。

“但是,没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即便是美国世纪也不可能没有尽头。现有宪法体制的病理已经非常危险,难以回避。我们不可能将我们的批判限于细枝末节。我们必须追问,我们所继承的政府传统是否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错误——非常严重的错误。”

阿克曼在《美利坚合众国的衰落中》中,发出盛世危言:“宪政民主的伟大斗争不是发生在伊拉克、阿富汗或者某一个遥远的国家内。它将发生在我们的国家。但是我们拒绝向内看,拒绝反省我们自己的共和国根基是否正在我们眼前腐蚀。”

美国宪法难免于不完善的诟病

2006年,阿克曼如愿以偿,登上地位尊崇的哈佛大学霍姆斯讲座——法学至高无上的名人堂,讲座嘉宾凯尔森、汉德法官、德沃金、波斯纳、桑斯坦,无一不是人中之龙。哈佛法学院院长卡根女士盛赞阿克曼这位耶鲁法学院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学者,当代最负思想洞察力的宪法巨匠。她不忘打趣:“也许该说哈佛教授除外,因为他们按照规则,不能登临霍姆斯讲坛开讲。”

这次哈佛讲座,阿克曼教授命名为“生生不息之宪法”。他不忘在讲座中打趣。

话说一天,美国国务院电话突至,力邀老先生向中东某国王子阿尔法拉比讲授美国宪法,好为人师的教授欣然同意。听过3日课程,王子自认已洞悉美国宪法精义,欲牛刀小试一番。教授大喜过望,建议不妨解释十条权利法案之后的宪法修正案。听完之后,教授面如土色,惊讶发现王子滔滔不绝的解释,紧扣字面含义不放,只会让任何一个美国人惊诧莫名。

教授不得不反思,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脱离开历史背景,美国宪法还是那个人云亦云的美国宪法吗?阿克曼棒喝一声:“美国宪法不应限于文本,而应扩张为包含美国重大历史转折之法令、宪法成例等内容的宪法典章。”

南北战争、罗斯福新政、沃伦法院、民权运动对宪法条文的意义影响,远超普通宪法修正案。今天美国法院、学者、律师对宪法的理解,也谈不上是死抠条文文本,而是自觉不自觉地吸纳了文本之外的内容。观察与解释美国宪政,宪法运行的现实才是重头戏,何苦抓住宪法五十二条、二十七个修正案不放手,死于句下?

与其他美国宪法大家迥然有别,阿克曼对比较宪法颇有兴趣,以东欧转型政治为主题的《自由革命之未来》,可见一斑。

达尔教授直言:“许多美国人似乎相信,我们的宪法是所有其他国家的典范。然而,在另外21个老牌民主国家中,无一例外地拒绝了美国模式。”全盘照抄美国宪法的墨西哥、菲律宾、利比里亚,无不大失所望。1990年代后诸多转型国家,总统制绩效远远不如议会制,也是学界公认的事实。日前,阿克曼教授在《纽约时报》建言,埃及新宪法不妨彻底放弃美式总统制,转而采纳议会制,更为妥当。

全世界最为悠久的成文宪法——美国宪法,如何评价?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美国人民引以为傲的世俗《圣经》;还是批评者眼中“与死神订立的圣约,与地狱签订的协定”?

倒是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上图),主持费城制宪会议结束后,在写给外甥的信中,评价厚道公正:“宪法所拥有的最热情的朋友和最好的支持者,不是去主张说这部宪法已经免于不完善的诟病;而是发现这些不完善是无可避免的,并且极其敏感,而救济手段也必定会从该处诞生。”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