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米亚的经验与教训

打印
分类:专题

克里米亚历史上曾是俄罗斯的一部分。1954年,为了庆祝乌克兰与俄罗斯结盟300周年,时任苏联领导人的赫鲁晓夫把克里米亚半岛作为“恒久友谊的象征” 赠送给了乌克兰。苏联解体后,克里米亚曾就其地位举行公投,多数人赞成独立,但遭到乌克兰的压制,而当时俄罗斯顾及俄乌关系也表示这是乌克兰内政。

华商报 作者:李开盛

3月17日,克里米亚公投委员会负责人宣布了一个万众瞩目但并不令人意外的结果:参与公投的96.77%选民投票支持加入俄罗斯。至此,持续多日的克里米亚危机有了一个明确的走向。接下来,西方一定会反对,乌克兰

更不会承认,俄罗斯甚至还可能面临来自西方的政治与经济制裁。但是,这一切都改变不了这样一个事实:原来在乌克兰角逐中败北的普京,至少是部分地转败为胜,把克里米亚纳入囊中。

众所周知,克里米亚对于俄罗斯来说,有着重要的历史与地缘意义。这个半岛濒临黑海,其塞瓦斯托波尔港是俄罗斯黑海舰队的主基地,是俄罗斯决不能丢失 的战略要地。或许更加重要但潜在的意义是历史上的。1856年,因打败拿破仑而开始崛起于欧洲舞台的俄国,在克里米亚战争中败于英法之手,自此开始走下坡 路。当普京决定在克里米亚动手的时候,他不可能不记起这一段历史,并坚定其决不能再当失败者的信念。

而且,克里米亚历史上曾是俄罗斯的一部分。1954年,为了庆祝乌克兰与俄罗斯结盟300周年,时任苏联领导人的赫鲁晓夫把克里米亚半岛作为“恒久 友谊的象征”赠送给了乌克兰。苏联解体后,克里米亚曾就其地位举行公投,多数人赞成独立,但遭到乌克兰的压制,而当时俄罗斯顾及俄乌关系也表示这是乌克兰 内政。现在,反正俄乌关系已恶劣至此,顺着公投的民意“拿回”克里米亚也算是遂了一大桩心愿。

当然,这可能意味着俄乌关系将面临很大的挑战。自苏联解体后,乌克兰一直在俄罗斯与西方之间摇摆并尽力保持平衡。此次乌克兰的政局突变,归根到底也 是与乌克兰的平衡术失衡有关。时任总统亚努科维奇决定暂停签署与欧盟的联系国协定,从而惹怒了亲西方的反对派。可以想见,当一块重要的战略要地被普京纳入 囊中,现在的乌克兰政府会有多么愤怒。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乌克兰就可以完全同俄罗斯永远闹翻。首先,西方的支持远水不解近渴。西方会有各种抗议、抵制与制 裁,但不会为了乌克兰与俄罗斯武力对抗,更改不了俄罗斯是乌克兰永远的地缘邻居这一事实。

其次,俄罗斯仍然掌握着乌克兰的经济命脉,包括能源供应,无论是停供天然气,还是贸易禁运,都是俄罗斯可以拿出来的、令乌克兰胆战心惊的反制措施。

最后,除了克里米亚外,俄罗斯还可以打出不少类似的牌。乌克兰总体上西部亲欧、东部亲俄。事实上,就在克里米亚周日举行入俄公投时,乌克兰东部已有 多个城市(如哈尔科夫)的亲俄分子举行示威,要求通过公投加入俄罗斯联邦。如果乌克兰要跟俄罗斯硬拼到底,那么它可能失去的不只是一个克里米亚。

因此,乌克兰不得不对其接下来的选择持更加慎重的态度。同样需要反思的可能还有西方。如果不是在颜色革命问题上一味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如果不是 在支持乌克兰反对派驱逐亚努科维奇政权的态度上轻率冒进,如果不是对普京的反击决心与力度掉以轻心,它是不是还会面临今天的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