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的態度

打印
分类:专题

每个国家都有阶级矛盾,只不过是轻重缓急不一样。在马来西亚,横向是族群矛盾,纵向是阶级矛盾,只不过现在国家的族群政治掩盖了阶级矛盾,但並不代表阶级矛盾不存在。无论族群矛盾,还是阶级矛盾,如果处理失衡,都会引发国家的不稳定和民主进程的停滯,或者是后退。

作者: 3月31日
巖巖

身在马来西亚,除了向新加坡看齐外,似乎我们对其他的东盟国家並不怎么瞭解,也不想去瞭解,因为那些国家给我们的笼统印象就是两个字:「贫穷」。

但马来西亚身处东盟区域內,与东盟其他的国家有著共同的战略地位,共同的利益需求,瞭解別人,看清自己,才是一个国家能够进步的源泉。

国家的进步,需要民眾的进步,所以就需要我们打开视野,看看身处同一片区域的其他国家的那些刺激我们神经的事情!

新加坡,一直是马来西亚学习和可以比较的国家,而在这个国家,有一个政策是和马来西亚一样的,就是每年都引进大批的外籍劳工,做一些本国人不愿意做的工作,例如建筑工人等。

隨著外籍工人越来越多,就引起了本地人的不满。像最近的反菲律宾劳工问题,有一些新加坡网友就发泄了自己的情绪,有的说:「为什么新加坡政府为这些 菲律宾劳工提供劳动技能培训,而本国人却没有?」有的说:「这些劳工能够得到S-PASS和E-PASS,而这两个签证都是具有一定知识和技术的专业外籍 工作者才可以享有的。」

有的说:「大批的菲律宾劳工,使得公共交通十分拥挤,可不可以有专门的公车给他们。」更有甚者说:「他们都是劳工垃圾。」而在大马,我们对待劳工的態度是怎样的?是和新加坡人一样,对劳工有反感情绪,还是我们从人性角度尊重和珍惜他们为马来西亚的发展做出的贡献。

廉价劳动力

东盟国家,相对贫穷的国家向相对富裕的国家,输出劳工是正常的事情,原因是相对贫穷的国家不能提供更高的薪水给该国民眾。

诸如柬埔寨,最近发生了製衣厂工人大罢工事件,工人要求的最低薪金是每月160美金(524令吉),而现在当地企业提供的最低薪金是每月100美金(327令吉),而这100美金,对马来西亚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一个月100美金,怎么够花费?

问题是当地製衣企业並不是没有钱,这些企业绝大多数是欧美国家名牌服装企业在柬埔寨设立的製衣厂。那么这些名牌企业为什么要在柬埔寨建厂?想必首要 的原因就是廉价的劳动力。看来马来西亚是吸引不了这些外资在马来西亚建厂的,因为马来西亚的最低薪金是900令吉,对于欧美国家来说,有些昂贵了。

不仅仅是柬埔寨,在东盟的其他国家,包括越南,老挝(寮国),印尼等,近年来都是外资投资设厂的首选国家。

当然印尼是最值得我们关注的一个国家,它在所有东盟国家中,领土面积最广,人口最多。

由于它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庞大的消费市场,吸引了很多投资商前来投资。据有关专家预计,印尼將来会成为引领东盟的世界新型大国。也许未来我们不会在马来西亚看到印尼劳工,反而会在印尼看到马来西亚工人。

伊斯兰刑事法

除了经济格局的渐变性新模式外,在东盟国家中另外一个显著的文化特点就是多族群,多宗教性。而每一个国家对待其多族群性的態度都是不一样的。例如菲 律宾,最近和对峙17年之久的穆斯林叛军达成和平协定,政府允许穆斯林叛军建立自己的自治政府,拥有自己的警察,国民议会以及自主收税。

而在汶莱,穆斯林不是叛军了,而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也是东南亚唯一一个在国家范围內实行伊斯兰刑事法的国家,並且部分条款也適用于非穆斯林,包括非穆斯林不允许说一些伊斯兰的词语,如果犯法,將判处坐牢或罚款。

结果是:三分之一的非穆斯林人口將会受到伊斯兰刑事法的影响。与此同时,汶莱的国王说:「所有族群都应该团结和支持伊斯兰刑事法。」

回到马来西亚,我们会不会受到汶莱的影响?毕竟国內也有一股声音是支持伊斯兰刑事法的,而且「阿拉」课题让我们对宗教的敏感性越发生畏。

而在缅甸,它的族群帮派分裂十分严重,这些族群帮派主要分佈在缅甸的东北部和北部,大多数以作鸦片生意起家,长期与军方政府对抗,时不时双方就会有交火。族群帮派的要求是军方可以放权,给予他们足够的自治权,而军方更倾向于集权统治。

內部族群帮派关係,权利关係平衡不好,就会发生像缅甸一样的情况,甚至会阻止民主进程的发展,而昂山素姬就是缅甸民主的象徵,但现在面对政府军方的集权,边境族群帮派的分裂,她也无计可施,缅甸快速的民主进程似乎现在停滯了。

民主进程,除了缅甸,就是泰国。而泰国的纷爭,不是由于族群帮派,而是由于阶级分化,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的矛盾,权贵阶级和贫民阶级的矛盾。

每个国家都有阶级矛盾,只不过是轻重缓急不一样。在马来西亚,横向是族群矛盾,纵向是阶级矛盾,只不过现在国家的族群政治掩盖了阶级矛盾,但並不代表阶级矛盾不存在。

无论族群矛盾,还是阶级矛盾,如果处理失衡,都会引发国家的不稳定和民主进程的停滯,或者是后退。

身处东盟,面对经济竞爭,族群矛盾,民主进程,马来西亚应有自己的態度,其他国家的发展就是自己的镜子,时刻对照他国,审视自己,才能使国家越发富强,才能使民眾越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