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国」成立的政治意义

打印
分类:专题

菲律宾政府与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经过长期的谈判与协商后,终于在3月27日签署歷史性协议,同意结束长达45年的血腥斗爭,並在菲律宾南部的棉兰佬岛成立 「邦萨摩洛」(Bangsamoro)(即摩洛国),但这不是一个独立国家,而是依附在菲律宾体制內的一个拥有较大权力的自治邦。 

基本上相等于中国同意香港成立特別行政区,因为「摩洛国」是个「亚国家」,没有国防、外交、货幣和公民的主导权(这一切仍归菲律宾政府管辖),但拥有税收、矿產及12海里內渔获的一切收入的75%。

这项协议的签署仪式只有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应邀参加见证,因为马来西亚从一开始就是摩洛与菲律宾的调解人,其中的错综复杂关係也非三言两语得以交代清楚,但阐述摩洛与菲政府之间的微妙关係是十分重要的,以便从中瞭解为何会有「摩洛国」的出现。

菲律宾这个国家由7107个大大小小的岛屿组成,总面积是29万平方公里,其中11个较大的岛屿,共佔96%的土地,包括吕宋岛(马尼拉在此岛內)、萨马岛与棉兰佬岛。直到目前为止,总人口逾9000万人,逼近1亿人大关。

在这方面,有不到5%的人是伊斯兰教徒,他们主要集中在棉兰佬岛、苏禄群岛及巴拉望岛,这些被称为摩洛(Moros)人估计有400万左右。自从70年代以来就给菲律宾带来了头痛的问题。

菲共的革命斗爭

其 来龙去脉是这样的:与其他东南亚国家大致相同,菲律宾在战前就面对民族主义、共產主义与伊斯兰主义的影响。最早成立的是菲律宾共產党,它成立于1930年 (与马共成立的年代一样)。在1942年,菲共成立了「人民军」,正如马共当年一样,成立人民抗日军与日本侵略者作战,它也宣称与美国合作抗日(当年马共 也与英军联合抗日)(但美国不予认同)。

战后,菲共的游击队(称为虎克Huk)派出5位候选人参加竞选而胜出,结果被指涉及使用「恐怖策略」而被取消资格。于是在1946年开展其「革命斗爭」。

1969年,菲共成立其本身的「新人民军」(NPA),也在斗爭的过程中于1986年与新上任的阿基诺夫人科拉松总统达成停火协议,但无法生效。在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將菲共及新人民军归类为「外国恐怖集团」,和解更是无望。

与此同时,政府也开展招降工作,以致菲共人员在80年代仍有1万5000名至2万5000名间,但在2004年时,只剩下约8700名军事人员。换句话说,菲共的军事威胁已大大地减低,不再成为协商的对象,但不能完全忽视它的存在和可能造成的威胁。

另一方面,位于棉兰佬岛及苏禄群岛的摩洛人在60年代当马来西亚成立时,身为沙巴政府首长(先是州元首,后是首席部长)的慕斯打华(他是来自苏禄的人)与摩洛的领袖有密切的往来,並提供训练场所。菲律宾也一度指责马来西亚怂恿此类非法活动。

伊斯兰教自治邦

在 1969年时,摩洛分离主义分子开始与外国联繫,1971年时,摩洛领袖努密苏里(Nur Misuari)是其中一位(共90位)曾获得受训者。他宣佈成立「摩洛民族解放阵线」(Moro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MNLF)。这位在菲律宾大学毕业的学生,很快的获得外国的伊斯兰国家及团体的支持,包括马来西亚、印尼、利比亚、沙地阿拉伯等。由于势力 迅速成长,它也把「棉兰佬独立运动」(MIM)吸纳进来。

因为有了外国的撑腰,摩解与政府的关係日渐紧张,在1973年时更成立摩洛民族军(BMA),矢言要在菲南成立独立的摩洛国。单单从1973年到1976年,双方衝突造成逾十万人丧命,而有50万人成为难民。

为了缓和局面,菲政府在1976年同意和谈,也达成的黎波里(利比亚首都)协议,努密苏里同意放下武器,换取菲政府承认,而菲南的13个省则成为伊斯兰教自治邦。

就 在那个时候(1976年),摩洛民族解放阵线却告分裂,其中一派在士南末哈森(Salamat Hashim)的领导下成立「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Moro Islamic Liberation Front)(MILF)。他宣称摩解(MNLF)不再具有条件达成和解,乃自立门户。于是「摩解」与「摩伊解」双方开展了「代表权」的斗爭。

在这方面,摩解先是佔上了风,在1996年,摩解与政府达成协议,努密苏里不但成为特別自治区的省长,而且也成为菲南和平及发展理事会的主席,他获得大量的经济援助,以致出现了贪腐的现象。

2001年,努密苏里的朋党饱中私囊,逼使摩解另选省长和主席。此举也激怒努密苏里反叛和开展攻击行动。当他逃到马来西亚时则被马政府送回菲律宾受审。就这样,摩解的角色也逐渐被摩伊解所取代了,代表性大不如前。

摩伊解的领袖土南末哈森是开罗阿查哈大学的毕业生,他招募许多伊斯兰教徒加入,支持者超过5万人。

1997年,菲政府也开始与之谈商,但收效不大。2000年,因奥查密斯市內渡轮发生爆炸案,肇39人丧生,遂使到埃斯特拉达总统下令中止会谈,全面向摩伊解开战。

虽然如此,摩伊解仍顽强地斗爭,而它所订下的目標也不是太高,不企求独立国,只要一个「亚国家」,终于让菲政府认识到摩伊解是最大和最有代表性的叛军组织。为了菲国的和平与安定,双方在2012年达成初步协议,才有了今年3月27日的成果。

这样的协议,对伊斯兰国家来说是喜讯,也是值得欢迎的,因为摩伊解还未被美国標籤为恐怖组织时,菲政府適时地切断摩伊解与阿盖达(基地恐怖组织,奥萨马宾拉登所创)的关係,也算是及时挽救了整个局面倒向恐怖活动。

对此而言,世俗的「摩洛国」的出现是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尤其是正值世界在向恐怖组织宣战时,也考验阿奎诺三世总统在任期届满前(2016年)能否顺利地建立起「摩洛国」,毕竟还是提防菲共和「摩解」等组织的发难,因为它们並没有直接受惠。

作者: 谢诗坚 2-4-2014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