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未审先扣 灭罪成效受质疑

打印
分类:专题

依据《东方日报》民意调查显示,在受访的民眾中,有高达43%(88人)认为,此法令並不能有效改善败坏的治安。有32%的受访者(64人)则认为,防范罪案法令可改善治安,而另25%(52人)的受访者则不知道或没意见。

蔡琦淮 报导  20-4-2014

备受人权组织爭议的《2013年防范罪案法令》,在4月1日宪报公佈,2日正式生效。除了被指违反人权,这项以打击罪犯及减少罪案为主要目標的法令,在民眾眼中,也不见得能有效改善不靖的治安。

依据《东方日报》民意调查显示,在受访的民眾中,有高达43%(88人)认为,此法令並不能有效改善败坏的治安。有32%的受访者(64人)则认为,防范罪案法令可改善治安,而另25%(52人)的受访者则不知道或没意见。

这项问卷调查,是从4月7日至13日,分別在吉打、霹雳、檳城、雪兰莪、森美兰、马六甲及柔佛等7个州属及吉隆坡展开,收集205人反应。

受访者皆为18岁以上的华裔男女,当中以男性居多,共达107人,至于女性则有98人;在教育方面,受访者涵盖从小学、中学至大专,其中以大专或以上学歷占多数,高达133人(65%)。

对新法了解不多

民调范围主要探討普罗大眾对已经生效的《2013年防范罪案法令》內容与细节瞭解度,並对此法令的公正、透明度,提出看法;当然,法令中一直存在异议的「防范扣留」,也成为本期民调的焦点。

对于高达四成民眾不认为此法令能改善治安的问题,马来西亚人民社警总会长关志庭受访时认为,这只是一种印象。实际上,据他所知,自该法令生效后,许多犯罪集团和犯罪者即时「煞车」,一些集团更漏液「潜逃」,故他相信,此法令必会改善严重的治安问题。

「政府落实这项法令,就是要在罪案发生前,制裁犯罪者,而不是『亡羊补牢』;况且,相较于公眾,犯罪者对此法令细节更加瞭如指掌,故呼吁公眾给予关注。」

问卷调查也显示,有高达44%的受访者或90人,认为本身不了解这项刚生效的法令,了解及略懂者则佔54%(110人),其中12人或6%受访者指本身了解防范罪案法令,另48%或98人则表示略懂。另有2%(4人)受访者则表示不感兴趣。

2年太长 较能接受14天扣留期

相较于2年扣留期,五成受访的民眾认为,「防范扣留」的期限依据刑事法典(即一般罪行扣留期限最长14天)更为妥当,也有者赞同,防罪法令完全不应出现「未审先扣」条例。

《2013年防范罪案法令》赋予新成立的防范罪案委员会权利,决定嫌犯是否要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被扣留,该委员会有权发出长达2年的扣留令。

35%反对未审先扣

该项法令让警方在《1969年紧急(公共秩序及防范罪案)条例》及《內安法令》废除后,重新拥有未审先扣的权力。

为此,此项民调询问公眾,投选出最妥当的「防范扣留」期限,而作答选择则包括「完全不应未审先扣」、「依据刑事法典」、「半年以上至2年」及「2年以上」等。

惟,从民调发现,无论性別、年龄或教育程度,认为「防范扣留」期限依据刑事法典的公眾,占多数,整体佔据了53%(107人);其中,投选此答案的男女比例不相伯仲,个別都超过50人。

同样的,认为未审先扣等同于侵犯人权,而投选「完全不应未审先扣」也为数不少,共达35%(69人),当中,年龄介于18岁至30岁的作答者人数排行第一,共达37人(40%)。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防范罪案法令恶评四起,但仍有民眾坚信该法令的透明与公正,苟同扣留期限必须更长,而投选半年以上至2年者,共有21人(10%),认同2年以上者也有3人(1.5%)。

高教育者多指太久

从各年龄层分析,年龄介于18岁至30岁的受访者,比较能接受为期2年的防范扣留期限,表示认同的人数达到14%(13人),其中2%(2人)更认为,扣留期限必须超出2年。

而在教育程度方面,大专或以上教育程度的受访者,都倾向「扣留期限太长」观念,共有88%(114人)认为,扣留期限不应超过半年。

联想到內安法代替品

自废除紧急法令和內安法令,意味標榜著「侵犯人权」的「未审先扣」措施,已步入歷史;惟,政府于去年10月在国会通过的《2013年防范罪案法令》,依然存有未审先扣条文,而再度引起民间的议论。

在民调中,有75%(154人)的受访者认为,防范罪案法令列明的2年防范扣留条文,跟內安法令的未审先扣措施一样或更为不合理。其中70人或34%认为防范罪案法令比內安法令更不合理,而另41%或85人则认为两者一样。

改革回到原点

至于认为新法令比內安法令更合理的人数,仅达20人(10%),其中,也有不少人选择放弃,以没有意见回覆这道题目,共占整体15%(30人)。

因此,部分受访者认为,政府废除內安法令之后,却又重新祭出未审先扣措施,令人联想防范罪案法令,是內安法令和紧急法令的「代替品」,促使司法改革回到原点。

仅10%受访者认可

儘管如此,尚有少数人在厘清法令內容与细节的情况下,选择正面看待这项修订法令,坚信新一波的「防范扣留」,能抵制钻法律漏洞的犯罪者,有助警方扑灭罪案。

虽然大半数受访者不认为这是透明和公正的法令,但仍有10%受访者认为,防范罪案法令乃「绝对透明公正的法令」,而选择没意见者则为19%。

过半受访者指欠透明公正

问卷调查显示,高达七成受访者认为,《2013年防范罪案法令》不是一项符合透明及公正的法令。其中超过半数受访者或105人(51%),认为此法令不完全是符合透明与公正的法令,另有20%或42人认为此法令绝对不公正及不透明。

只有10%或20人,认为此法令是符合公正及透明的精神。而不表示意见或不知道者,佔了19%或38人。

年长一辈较抗拒

根据民调的年龄层分析,在年龄介于31岁至60岁以上的受访群体中,对防范罪案法令的透明度与公正性的看法,皆出现「一面倒」情况,超过50%(超过100人)的受访者,认为该法令缺乏透明公正。

这或许与这年龄层者,经歷过紧急法令或內安法令大规模的逮捕行动年代,如1987年的茅草行动,而对《2013年防范罪案法令》略表抗拒。

在各年龄阶层中,认为防范罪案法令,是一项透明、公正法令的受访者,以年龄介于18岁至30岁者居多,达到14%或13人。

值得一提的是,若以男女比例而言,认为防范罪案法令,是绝对符合透明与公正的法令,在男性107人当中,共有14人回答「绝对是」,相较于女性的6人,两者差距超出一倍。

同时,一致认为防范罪案法令「不透明、不公正」的公眾,竟比「绝对透明公正」的人数高出一倍,两者分別占20%(42人)与10%(20人)。

同样的,在教育方面,接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受访者,对这项法令也比较关注,共有51%或相等于105名接受大专或以上教育的受访者,认为防范罪案法令,並非是项完全透明和公正的法令。

下定论前先釐清细节

对于民调的数据,马来西亚人民社警总会长关志庭认为,2013年防范罪案法令绝非內安法令的「代替品」;反强调防罪法令是「百分百」公正的法令,故呼吁公眾勿轻易妄下定论,并提升求知慾,主动厘清法令的细节与內容。

关志庭分析,大部分公眾受到某些政党或政治人物混淆视听,加上自身对该法令不甚瞭解,才被误导为「防罪法令不透明、公正」。

他说,早前,一些政治人物相继发表「未审先扣」是「控制政治人物」的措施,惟,他重申,事实绝非如此,修订后的法令,主要是对付利用法律漏洞、为非作歹的冥顽犯罪者或集团。

沉默助长罪案

「人 民被不负责任的政党误导,认为未审先扣就是侵犯人权,惟,早年,警方在《1969年紧急(公共秩序及防范罪案)条例》下,扣留约4000名人士,在全马 2800万人口中,都不到0.2%,且涉及的政治人物屈指可数。「由此可见,警方並非是『隨意扣留』,而是针对冥顽不灵的犯罪者,展开逮捕行动!」

他表示,许多公眾在面对罪案时,为免节外生枝而选择沉默,惟,这却在无形中助长罪案发生,间接「鼓励」罪犯干案。

他举例,一班罪犯长期威胁业者吃霸王餐,沦为「变相保护费」,然而,民眾却不敢报警,导致警方在毫无证据下,也对罪犯束手无策,造就罪案不断发生。

此外,他补充,即使民眾报案,警方將案件入稟法庭,犯罪者也有权保释,利用法律漏洞在保释期间继续干案,加剧威胁告发者,引起恐慌。

「因此,在新法令下,只要警方在绝对保密资料的情况下,收集指定的3份调查报告,便能提交给防范罪案委员会,由后者审核并发出扣留令。」

3人委会发扣留令

同时,他重申,防范罪案法令有別于《1960年內安法令》与紧急法令,內政部长不再有权发出扣留令;反观,扣留令须由3名成员组成的防范罪案委员会发出,该委员会是由联邦法院法官、上诉庭法官或者高庭法官来领导。

「其实,我认为,人民是在自相矛盾,希望政府利用法律制裁犯罪者之余,却又非议『未审先扣』是侵犯人权,难道受害者的人权,就不应该被保护吗?试问那些遇害死亡的受害人,还有人权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