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印尼政黨聯盟

打印
分类:专题

由國會到地方議會的三合一選舉,在寧靜和平中渡過,當然選舉的結果對各政黨來說,是“幾家歡喜幾家愁”,但無論結果如何,還是得平心靜氣地面對現實,還有要籌劃往後的路要如何地走。

 2014-04-17 13:04

由國會到地方議會的三合一選舉, 在寧靜和平中渡過,當然選舉的結果對各政黨來說,是“幾家歡喜幾家愁”,但無論結果如何,還是得平心靜氣地面對現實,還有要籌劃往後的路要如何地走。政治 不是數學,有公式可以作為計算的準則,政治是變化的藝術,有無窮的變化,當然就會有無窮的結果。這次的選舉還沒有正式的官方票數作為分配議會席位的法理依 據,但通過快速點票則大致上都已經可以知道各政黨的獲票數據,沒有任何一個政黨獲票率超過25%,也就是說沒有一個政黨可達到提名總統的最低門檻,即是總 獲票率25%或國會議席20%,政黨如若想要提名自己的總統候選人,就只能夠拉多幾個政黨來聯盟,超越25%的提名門檻後,方才能夠提名候選人。於是選舉 前各政黨的黨魁黨鞭可以互相出言攻訐抹黑,等到選舉結束,大家又還是要面對現實,大家又都忙著聯誼拜訪,謀求聯盟,以便在未來的5年內,可以在行政體制內 擁有發言權。選民手上的選票,其實最終還是成為政客手上作為政治交易的籌碼,誰手上的籌碼多,就可以飛揚跋扈,傲視群倫,籌碼少的就只好俯首稱臣。

美嘉娃蒂領導下的牛頭黨,選前估計因為有佐科威的催票效應,可以輕易奪取25%至30%的選 民,可是快速點票結果只有19%左右,這令大家都有點意外。究其原因,是牛頭黨內部對總統候選人一直都是舉棋不定,拖延到三月中旬方才公布由佐科威出戰, 時間上已經是太過迫促,有人就評論,如果牛頭黨能早一兩個月前就宣布佐科威參選,把佐科威效應極大化,那麼牛頭黨的獲票數字相信可以更高。有傳言黨內的元 老派想推舉黨魁的女兒布安.瑪哈拉妮為總統候選人,但連續的民意調查都顯示出勝算不大,而佐科威則是最有潛力的候選人,黨魁美嘉娃蒂在元老派與現實派的左 右游說之下,遲疑不決,才會拖至三月中旬宣布佐科威為總統競選人,流失掉了一段時間。再加上黨內幹部可能受到民意調查牛頭黨得票數字可以高達35%所麻 痺,廣告宣傳費也省了,造勢催票活動也比不上其他的政黨,事後佐科威就檢討說﹕“6600名的競選人沒有好好地把自己作政治市場的推銷工作,選民對牛頭黨 的競選人名字都很陌生。競選人活動的範圍也很小,可能就是自己所居住的一小片區域而已。”有專欄文章披露,投票哪天,美嘉娃蒂在投票站的面容僵硬,顯示出 心事重重,也許是對牛頭黨的得票率感到憂慮甚至焦慮。過分高估佐科威的效應其實對牛頭黨不利,我們必須清楚地知道,政治人物魅力與號召力只對特有的群體起 作用,佐科威畢竟還只能算是政壇新星,他的影響力所及的範圍最多就是首都與爪哇島,爪哇島以外的島嶼他是否具有同樣明星效應,則尚待觀察,但從本次議員選 舉結果不超過20%來看,可以約略知道輪廓,則是佐科威的明星效應對爪哇島外的選民沒有起太大的作用。所以本次的議員選舉雖然未達到牛頭黨的選舉指標,但 卻無異地可以作為“震憾教育”,在接下來的這場總統選舉就要更加小心地籌劃政治市場的推銷工作,全力以赴,勝算還是很大的。最近就有一位學者這麼認為, “佐科威能否順利成為共和國的總統,取決於﹕一.誰將成為牛頭黨的盟友,二.誰是佐科威的競選搭檔,三.誰是佐科威的強硬對手?”

選舉結束後,牛頭黨高層立即就與蘇理亞.巴羅的Nasdem民族民主黨接洽,雙方很快達成聯盟 協議。蘇理亞.巴羅原本是榕樹黨的黨鞭,2009年選舉過後,脫離榕樹黨自立門戶,第一次參選的得票率就高達6.7%左右,值得一提的是,蘇理亞.巴羅在 此次的競選中,能夠清晰又條理分明地提出政見,讓人注目,他的演講模仿昔日蘇加諾的風格,對民眾起著一定的煽情作用,能帶動起激情或激昂的氣氛,所以初次 參選,就有亮麗的表現。撇開蘇理亞.巴羅與美嘉娃蒂兩人的私人情誼不說,兩黨所秉持的信仰與理念都離不開當年蘇加諾的民族主義與民生主義,所以牛頭黨的第 一個聯盟對象是民族民主黨,是有它的緣由的。

政黨聯盟就一定會牽扯到權力分配的現實問題,也就是參與聯盟的政黨黨魁一定得給予部長的位置, 於是內閣就成了多頭馬車,再加上出任部長職位的政黨黨魁可能根本就不是嫻熟該部門作業的專材,於是整個內閣的表現就令人失望,這就是蘇西羅總統第二任內閣 的通病。我國是總統立憲值,總統擁有最高的行政權力,現在有不少的政治學者就在感嘆,總統制已經開始受到“基因改造”而成為內閣制,在內閣總理制裡頭,總 統之位是虛位的,只有儀式或禮節上的作用。於是不少的學者在疾呼,我國應該立即回復到總統立憲制。

佐科威在與蘇理亞.巴羅達成聯盟協議後對媒體表示,牛頭黨願與所有的政黨聯盟,但是大前提就是 不要有先決條件,比如必須得到內閣若干部長席位配額,而蘇理亞.巴羅也表示了泱泱風度,沒有要求佐科威作出任何的政治承諾。可是等到與PKB達成聯盟協議 時,該黨就提出副總統候選人要由該黨提名。CSIS的研究學者Philips Vermonte就認為,“聯盟必須有限度,內閣才能更加專業化。要分配給聯盟黨魁的部長席位可以由專業學者來擔任。基本上來說,所有政黨都擁有共同的目 標,希望會變得更好。可是未來我們所要面對的問題會更加複雜與新奇。因此聯盟所要考慮的是新政府的運作與應變能力。”亞細安自由市場在兩年內就要達到全面 互通與開放,可是我國還有無數的中小型企業還沒有準備好或者說是沒有能力與其他亞細安國家的企業競爭搶奪市場,這些都成為新內閣的重任,而這些工作也不是 普通人所能承擔的重任。過去的10年就這樣的流失掉,總統要花費部份的時間與精神來解決政府內部的人事協調問題,於是不穩定的行政體制對所有人來說都是損 失。廣大民眾都希望明天的日子可以過得更好,希望政府的決策會照顧到民眾的民生福利問題,可是在這最後的5年內,民眾失望了,經濟惡化,日常必需品價格上 漲,由牛肉到辣椒到蒜頭,另一方面,消費者的購買力在持續下落中。政黨如果繼續以聯盟的形式來瓜分政治權益,那麼共和國的命運就令人不敢樂觀了。(印尼星 洲日報‧文:廖啟煌)

印尼星洲日報‧文:廖啟煌‧2014.04.16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