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党打什么算盘?

打印
分类:专题

自从民联三党2008年结盟以来,伊刑法课题如不散的阴魂数度浮现。不过,即便是2011年闹得最严重时,也未如这次般出现民主行动党最高层领袖向伊斯兰党呛声,要求盟友退出民联的喊话。

当首相署部长加米尔3月27日在国会下议院回答巫统格底里国会议员安努亚慕沙的问题时,很少人预料到他的声明会导致伊斯兰刑事法课题死灰复燃,更在一个月时间内如滚雪球般不断发酵,乃至威胁民联的合作。

自从民联三党2008年结盟以来,伊刑法课题如不散的阴魂数度浮现。不过,即便是2011年闹得最严重时,也未如这次般出现民主行动党最高层领袖向伊斯兰党呛声,要求盟友退出民联的喊话。

根据国阵后座议员理事会网站,也是巫统丹州联委会前主席的安努亚慕沙当时问道,中央政府是否允许州政府推行伊刑法。而加米尔则回答,交由“非政府成员的国会议员”来提呈个人法案。他并表示,如果丹州政府准备落实伊刑法,那么中央政府也准备支持丹州。

由于整起风波源头是巫统部长和议员在国会唱双簧,行动党认为,伊党过后的反应等同掉入巫统所设的陷阱。

摆脱行动党傀儡标签

不过,伊党智囊团主任祖基菲里阿末(左图)表示,即使这可能是巫统设下的陷阱,伊党也必须接下挑战,显示伊党认真推动伊刑法,避免招人话柄,进而加强巫统声称伊党是行动党傀儡的论述。

“如果我们不认真,人家会说伊党只是口说要推动伊刑法,但实际上是在演戏。马来人也会进一步掉入行动党控制伊党的论述。所以,我们必须要有推动伊刑法的政治意愿。”

他补充,伊党也深知每个人都认为这是巫统设下的陷阱,因此伊党必须以“聪明的方法”接下这项挑战。

“我们知道他们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当你受到这种挑战时,你必须聪明回应他们。最好是反过来挑战他们……我们这么做,因为这是一个原则问题,而我们也告诉我们的盟党,他们必须了解我们的政治困境。”

“巫统不断告诉乡区人民,伊党如今任凭行动党使唤。这种论述在上届大选严重打击我们。因此,当我们现在面对挑战时,你不能盼望我们退缩。”

民联“阿基里斯之腱”

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通过推动伊刑法,伊党在面对巫统时,能够站在道德制高点。

不过,也是伊党中委的祖基菲里阿末强调,伊党只是推动伊刑法,完全无意与巫统合组联合政府。

他承认,伊刑法课题是民联的“阿基里斯之腱”,而巫统也一直以为可借此来分裂民联。

在加米尔声称中央政府将支持伊党提呈的伊刑法个人法案后,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宣布,伊党将在国会提呈个人法案,以让丹州推行伊刑法。

伊党早在1993年和2003年分别于丹州和登州议会通过伊刑法的州法令。不过,限于中央政府的阻止,两州政府未能在州内推行伊刑法。

在风波闹大后,丹州正副大臣与伊党领袖昨日会晤盟党代表,以解释他们的立场。与会者即包括祖基菲里。

穆斯林需支持伊刑法

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昨日出席会议后也告诉《当今大马》,伊党领袖在会面中告诉两党,伊党是受到巫统挑战后,不得不回应伊斯兰刑事法课题。

“他们告诉我们,他们在马来社会的痛苦。这么多年来,巫统一直在乡区声称伊党是行动党傀儡。”

“他们说,他们受到巫统挑衅,不能不回应,因为如果在这种情况之下仍没反应的话,他们在马来社会将更加没地位,被巫统踩得更惨。”

祖基菲里进一步解释,伊党并非只是追求伊刑法,反之一路走来都关注人权、公正、反贪和公平等课题。不过,对于穆斯林来说,推行伊刑法是一项义务。

“就算是巫统和一些自称自由派穆斯林的人,他们也只能寻借口展延推行伊刑法,但却不会说伊刑法野蛮和落伍。当阿拉发出谕示,穆斯林别无其他选择,只能尽力遵守。”

在野党联盟再次解散?

然而,对于民联支持者而言,他们更关注这次的风波,会否分裂民联,甚至造成民联解散。

祖基菲里阿末承认,如果出现“最糟糕情况”,民联三党都将面对重大冲击。

“伊党将失去华裔票,行动党也无法取得马来票。不过,我认为,受到最大冲击将是公正党。”

因此,他表示,伊党将确保民联盟党,掌握伊党的战略。他相信,这项课题发展至最后,将会反噬国阵。

“巫统不会一直压着我们来打,我们将反将他们一军。他们在伊刑法课题摇摆不定,而他们的盟党态度更加糟糕。”

“我们相信,我们有更好的盟党。虽然他们可能不认同我们,但能够谅解伊党的立场。”

伊刑法能增加马来票?

不过,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左图)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坚持指出,若伊党领袖真的认为推动伊刑法可赢回马来支持,正显示伊党掉入巫统的陷阱。

“如果推动伊刑法就能拿回马来票,分析未免太过简单。伊党领袖也知道,他们最辉煌的成绩是在1999年大选,不是因为伊刑法,而是烈火莫熄运动。”

“当时,整个马来社会不满司法制度,追求公正,对时任首相马哈迪感到反感。伊党1993年和2003年在丹州和登州通过伊刑法法令后,在1995年和2004年大选并没赢得更好的成绩。”

“事实上,伊党在2013年大选并没流失很多支持。他们的国会议席只减少2席,并且在吉兰丹和登嘉楼马来区大胜,在雪兰莪州也增加议席,只是输掉吉打州。但大家都知道,伊党在吉打州面对内部问题。”

陆兆福提醒伊党,如果走回老路,可能会流失非马来选票,结果得不偿失,反而输掉混合区。

“此外,这涉及伊党的公信力问题。你不能在大选时尊重民联共同纲领,但在大选后因为受到巫统挑战而回应。这是否会影响非马来人对伊党的印象,这是他们必须考虑的问题。”

下篇预告:
伊刑法私人法案能否上到国会辩论?

3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