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星:永垂不朽的老虎

打印
分类:专题

在他光辉杰出的职业生涯中,一些令人难忘的突出事件,显现出卡巴星一往无前的勇气:在“茅草行动”中 遭非法扣留后,他把马哈迪控上法庭;他在国会理直气壮地直指已故柔佛州苏丹的过激行为,并且还处理过牵涉彭亨皇室的一个案件;1986年,他代表一名商 人,起诉元首(已故柔佛苏丹),指责元首把他痛打一顿。

文:柯嘉逊

“日落洞的卡巴星
顽强的他
坚持真理和正义
民主与和平—
这名好汉是温和的,
这名好汉是坚强的……”

这名好汉是温和的

卡巴星被尊称为“日落洞之虎”早已有所闻。基于1988年的”茅草行动”,我有幸在甘文丁扣留营第6区,和他同处一室,因而更深一层地了解了他。我们在扣留营里生活在一起,使我了解了卡巴星温和的一面,他那极富感染力的笑声,以及他所经历的各种各样的遭遇。

在 甘文丁扣留营,他的时间大多花在准备人身保护令的文件上。起初是在怡保高庭,申请人身保护令,后来则到最高法院申请。很少律师会像卡巴星那样,感情上和政 治上极其投入地细心研究《内安法令》的内容。他认真检验这项法令的方方面面,从每个角度去审查每个字眼,每个字句的构造。

我们很幸运,在准备申请我们的人身保护令的相关法律文件时,得益于他的法律意见和法律文件。我还记得,我用陈旧的打字机,帮他打好要在法庭上提出的辩词。 在他还未遭到扣留以前,他为内安法令下的许多扣留者辩护过,所以对这项法令的内容已非常了解。他在甘文丁扣留营那段时间,他对这项法令了解得更加徹透,并 且几乎是滾瓜烂熟。

1988年3月9日,在高庭白法官跟前,他成功申请到了人身保护令。这是《内安法令》的历史上,最具讽刺性的判例。当时,政府几乎已设法把法令中所有的漏 洞堵塞了,以便防止扣留者在法庭上获得释放。在这个案件中,有关部长不得不承认,控状所举的一项所谓“事实”,是谬误的。实际上,在控状中所提到的那段时 间,卡巴星恰好就在白法官面前办案,并沒有在什么集会上,发表挑起种族情绪的言论。白法官总结其判词时说:

“客观上,而不是主观上来说,犯下这些谬误,正好说明,扣留令是在不够谨慎和小心,缺乏应有的责任感的情形下发出的。这不仅是纯粹的形式问题而已。”

卡 巴星在法庭争取人身保护令的不屈不挠斗争,已成了名扬四海的传奇故事。在怡保高庭刚取得历史性的胜利后的9小时,卡巴星却在回返家乡梹城的的路上,又重新 被逮捕了。当他在讲述当天法庭的情景时,我还记得他的笑声以及他眼睛里流露出的愉悅神情。他说,“你知道吗?法庭里的听众,听完白法官的判词时,确实喊 道:“白法官万岁!你几乎不敢相信这一点。”

有关部长提出上诉。最高法院允准部长的要求,撤消白法官1988年7月19日的判词。最高法院确认,部长对案情只要“主观上表示滿意”,这一点是不允许受司法审查的。结果,卡巴星和我们在甘文丁扣留营一起挨到1989年1月。

他还告诉我们,关于咨询局检讨他被扣留的事。他给咨询局的是一个妙不可言的回答。这点令我们乐得开怀大笑。当咨询局要他说出“他不应该继续被扣留的理由” 时,他回答说,“你们能不能解释,为什么不合法地扣留我?”他回答时,眼中流露出极为气愤的眼神。这正是卡巴星的典型态度。

另一件具讽刺性的事是:卡击星在甘文丁扣留营时,遇见了另一名扣留者。几年前,卡巴星曾经为这名扣留者辩护过,使他得以逃过鬼门关。

在面对似乎难以逾越的障碍时,他却能成功为当事人申诉得直,使案件化险为夷。这类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如果能汇编成书,肯定会有许多人争相阅读。

这名好汉是坚强的

日 落洞之虎在不受约束,能自由活动时,会利用他精确的法律知识,为真理、正义、民主而斗争。常人或凡夫俗子只会哗众取宠。但是,卡巴星对待所有人都是一视同 仁。即使王子或政治人物犯了过錯;或者,如果执政党或是他本身所属的阵线或政党,行为不公正或践踏民主,他不惜大声加以谴责。

在他光辉杰出的职业生涯中,一些令人难忘的突出事件,显现出卡巴星一往无前的勇气:在“茅草行动”中遭非法扣留后,他把马哈迪控上法庭;他在国会理直气壮 地直指已故柔佛州苏丹的过激行为,并且还处理过牵涉彭亨皇室的一个案件;1986年,他代表一名商人,起诉元首(已故柔佛苏丹),指责元首把他痛打一顿。

在他所属的政治联合阵线中,他毫无顾忌地批评甚至责备民联高层领导,抵触民主原则。他自始至终反对民联成员党(伊斯兰党),引进伊斯兰刑事法。真正具有讽 刺意味的是:正当伊斯兰党为了引进伊斯兰刑事法,准备在吉兰丹州通过一项私人法案时,就在这关键时刻,他永远离开了我们。(几年前,他曾经说过,要等到他 死后才可能发生引进伊斯兰刑事法这件事。)

2009年,安华企图诱使国阵国会议员跳槽到民联的阵营来。这项不道德的政治行为,換来党遭到众人多年的谴责。反对此举的唯一声音,是他发出的。卡巴星批评行动党高层领导人支持安华这项不义之举。他还指名道姓,点出林吉祥和林冠英的名字。

2012年,他呼吁民联实施“一名候选人只参选一个议席”的政策。那是因为,长期以来,在野党内存在着党的精英分子垄断国州议席的不民主作风。当时,我就曾经说过,卡巴星是在一群羔羊中显得极为突出的一头猛狮。一时间,这只老虎改变身上的条纹,搖身一变成了一头猛狮!

由于无法使日落洞之虎失去其作用,国阵政府就转而诉诸过时的,殖民地时代极其不合理的的法律——《煽动法》——使他陷入困境。卡巴星不幸逝世时,他正在等待着他在最高法院的上诉案的审理日期。

能给日落洞之虎的最高敬礼不是什么含有封建意味的苏丹赦免,而是应废除这项过时的殖民地时代臭名昭彰的法律残余。卡巴星可能会说,这已经成了一个学术性的课题,因为日落洞之虎已纵身跃入永垂不朽之列。这么一来,那些沒有道德操守的人对他束手无策,并且感到万分无奈……

让我们用马克安东尼在沙士比亚著作中说的话,向卡巴星致敬礼,那是恰好不过的了:

“这是他们之中最高尚的人……
他的一生是温和的,他具有的特殊本质足以使大自然站出来
向全世界宣布:
这是一名好汉……”

卡巴星,安息吧!我很荣幸能认识你……


注:本文作者柯嘉逊是人民之声顾问,原文以英文书写,中译者是杨培根。

30-4-14

Friday the 2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