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一周年思索(上)

打印
分类:专题

纳吉迷航的后505时代.后505的纳吉还是改革者吗?手头工作为何堆积起来?是倦怠无力,还是这个国家最高领导人压根儿已迷航,偏离改革航道?“纳吉是机会主义者和投机份子,他没有坚定核心价值、原则与理念,只要有利就可改变路线与政策。”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505大选一周年前夕到访大马,他指称首相纳吉为“还有许多工作要做的改革者”。这句褒贬兼具的评价,也许可以成为我们检讨纳吉政府在第13届大选之后1年的政治表现的起点。

后505的纳吉还是改革者吗?手头工作为何堆积起来?是倦怠无力,还是这个国家最高领导人压根儿已迷航,偏离改革航道?

今天是5月5日,一年匆匆而过,365天之前的那个日子,大马选民为引颈长盼的第13届大选投下神圣一票,但是选举结果却带来朝野既得又失的反高潮。民联 赢得51%总得票,却跟中央政权擦肩而过;国阵惊险保住政权,但再受选举重拳,原本黯淡的政治前景似乎更深沉。大马政治陷入一片闷局。

首相纳吉在505大选后立即抛出“国民和解”主张,似有放低姿态,以47%少数民意政府争取更广泛民意之意。不过,很快的“华人还要什么”的斥责声,通过前锋报放大而响彻云霄。

尔后,民联发起十余场黑色集会欲振乏力,让纳吉缓了一口气,并顺利挨过党选。纳吉在坐稳相位后,许多曾高谈阔论的承诺也逐一落空。若比较后308与后505,纳吉最大分别在于,前者热衷于大谈中庸路线与“一个马来西亚”,后者则毫不掩饰以土著经济赋权计划回报土著在大选中的支持。

一马沦为援助金名目

回顾过去一年,纳吉的大部分改革政策已沉寂下来,或后劲不足,甚至U转。他上任后最引以为豪的“一个马来西亚”政策,如今只沦为各种援助金的名目,乃至巫统基层高喊“一个马来族”的取经对象。

时评人陈亚才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一针见血地点出,踏入后505时代,国阵与纳吉已摒弃308大选后的方向,重新走回种族主义老路。

“国阵在308大选虽然失去国会三分二议席优势,但这冲击对国阵是正面的。纳吉随后上台,拟出包括转型计划、废除恶法等措施。”

走回种族主义的老路

“但在505大选后,国阵思维已转为负面,它走回种族主义老路,不再对民主化有所承担。”

纳吉在2009年4月继任成为首相后,除了“一个马来西亚”外,也提出各种转型计划。姑且勿论其实际效果如何,但至少仍让人留下印象。

相比之下,后505时代的纳吉不仅弃置了这些政策,唯一提出的新改革政治论述——“国民和解计划”也宣告夭折。

国民和解根本是谎言

纳吉去年中曾说过,要达致国民和解,先决条件就是在野党承认败选。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在今年初反建议“国民共识”概念,曾带来破除朝野僵局的曙光。然而,安华肛交案罪成,粉碎了最后一丝和解的可能。

政治学者潘永强认为,国民和解根本就是一项谎言。

“一个谈国民和解的政党领袖,却把反对党领袖关进牢里,这是哪门子的国民团结?这不是一个有诚意的姿态,我们不需谈它,国民和解是一项谎言。”

“纳吉是机会主义者和投机份子,他没有坚定核心价值、原则与理念,只要有利就可改变路线与政策。”

缺漏安华就无法和解

马大民主与选举研究中心(Umcedel)总监礼端安认同,随着安华罪成入狱,国民和解计划已胎死腹中。

“和解计划尚未开始已结束,缺漏安华的和解计划不会成功。即使能纳入一两个在野党,但仅会是局部和解计划。”

礼端安表示,国阵过去一年里尝试在“没有安华”的架构下推行国家和解,但一直不成事。

民主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进一步指出,纳吉的国民和解计划,其实取经自先父——第二任首相阿都拉萨的做法。

他说,在513事件后,阿都拉萨首先把这起事件定义为种族纠纷,接着再拟出应对措施;至于纳吉的国民和解计划,则把505大选定义为“华裔海啸”,过后才提出和解计划。

惟刘镇东认为,纳吉错误解读历史兼误判505大选成绩,只谈华人海啸却忘了城市选区反风强吹,因此和解计划失败并不出奇。

坦承国民和解未推行

针对这些批评,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承认迄今未见国民和解计划的踪迹,但目前推动和解还不算迟。

“这一年来缺了推行和解计划的良好条件,在野党一开始发动黑色集会,态度高傲,气焰很盛,怎么谈和解计划呢?再者,纳吉也面对一些内部问题。”

无论如何,纳吉今年2月在部落格撰文则否认国民和解胎死腹中。反之,他承诺国民和解计划将在未来数月揭橥。“我的意愿绝非瞎谈,我们在准备多月后现已准备就绪。”

但是505后,天主教刊物《先锋报》官司、雪州圣经公会临检事件、国小浴室用餐、蕹菜争议、郭素沁贺年短片等课题的爆发,都在在说明国内宗教与种族关系裂痕的加深。

纳吉每每踪影难寻,或仅有迟来的只字片语,不禁让人有“国家舵手何在”的质疑。非但如此,当国阵成员党领袖纷纷拉起“我爱首相”的肉麻标语时,这个政治联盟的种族协商政治也在纳吉眼前崩塌。

国阵天秤进一步倾斜

505大选后,国阵天秤进一步倾斜是不争事实。巫统与东马土著政党在大选中胜出,国阵华基政党惨败,导致输家在谈判桌上越渐失去影响力。

在过去,巫统在表面上仍尊重其他国阵成员党。但在505大选后,巫统主席纳吉在马华大会上甚至戏称这个曾经的国阵第二大党,必须服食“政治伟哥”才能重振雄风。

陈亚才指出,国阵过去已出现一党独大的问题,但仍能勉强维系国阵机制,直到505大选后完全失效,名存实亡。

他认为,国阵在大选后有放任极端言论的倾向,未阻止问题恶化。在处理一些课题时,国阵也没有在会议上协商,拟出一个国阵的共同立场。

国阵成员党怎么说?

不过,张盛闻表示,所谓的一党独大现象并非巫统本意。

“505大选破坏国阵内部的权力平衡,我们的声音变小,但这并非巫统想要一党独大,而是成员党交不出好成绩。”

张盛闻认为,纳吉在选后一年内分配资源给马来社区与土著社群,属无可厚非,只是长远来说,仍须跟马华、国大党等国阵主要成员党配合,以便重新争取各族群的支持。

民政党副主席刘华才则认为,政治是数字游戏,而民政党大选时仅攻下1个国席。不过,他强调国阵仍会听取各政党声音,因为国阵的机制是,即便有一个政党反对,也不会通过相关议决。

无论如何,巫统领袖煽动下,伊党欲向国会提呈法案在丹州落实伊刑法的问题,眼下将成为所谓国阵机制的试金石。巫统是否会为国阵成员党而放弃顺水推舟?

大马下一步路在何方?

回顾过去一年,纳吉政府的政绩与表现乏善可陈,非但无法团结国民,更有意或无意地任由宗教与族群关系一再撕裂。

第13届大选逾10个月后,即3月8日所爆发的马航370失机事件,更毫无保留地曝露纳吉政府的麻木无能。对许多国人而言,这种问题毫不新鲜,只不过这次给国际看光光而已。

大马籍旅英著名小说家欧大旭早前在《纽约时报》撰文点评失机事件说,“像很多在吉隆坡的人一样,我密切关注着任何一点关于370航班的信息……我焦急地等待着关于飞机和乘客的消息,以及关于这个国家未来很多年的走向的线索。”

但这不只是欧大旭思考的问题,也是萦绕在许多马来西亚人脑海中的问号。505大选落幕一年,马来西亚继续迷航,下一步路在何方?奥巴马所谓的“改革者”确定还在活着吗?

5-5-14

Friday the 2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