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一周年思索(中):民联变了样?

打印
分类:专题

今天是505大选的一周年,只是此际笼罩在伊党伊刑法提案阴影下的民联,却可能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而二度执政的雪兰莪和槟城民联州政府,最近也因为配水与涨水价决策,让自己沦为民怨的目标。

许多支持民联的民众都不禁困惑,跨过505之后的民联,仿佛变了样,这其中是什么问题?是怎样的“氪晶体”让民联失去了前进动力?

回顾过去一年,民联改朝换代落空后未及时振作、欠缺党政新主张,反因党内恶斗、领袖陆续遭检控等事件分神。这一年,民联施政隐然浮现怠惰症、党政不分、官僚主义、缺乏透明度与傲慢等弊端。

若上述问题使民联光环渐退,并冲击支持率与形象,最近伊斯兰党拟向国会提呈落实吉兰丹伊斯兰刑事法的私人法案,更有轻则动摇非穆斯林与城市选民的支持,重则一举粉碎这个已有六岁的在野党联盟之势。

虽然意识到伊刑法可能是巫统设下的陷阱,惟民联依然泥足深陷,苦无良策解决争议。行动党代主席陈国伟日前措词强烈,阐明民联绝对容不下执意推行伊刑法的伊党,令人关注民联会否重蹈当年替阵瓦解的覆辙。

安华影响消退不复当年

原 本被寄望在伊党和行动党之间发挥缓冲角色的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目前随时因为肛交案而鎯铛入狱。现年66岁的安华,在505大选后也不复有2008全国大 选后的魅力和魄力,也没有提出类似“人民主权”的主张来凝聚全民,彷佛昭告其影响力已经消退及大马反对运动可能进入“后安华时代”。

时评人陈亚才表示,虽然民联与安华在308全国大选后提出新论述,但这些改革主张与动作已用得“七七八八”;505大选后未再提出其他振奋人心,且能带动民间斗争思潮的论述。

他指出,行动党和公正党缺乏明显的影响力,阻止伊党推动伊刑法;安华的态度模棱两可,尝试两面讨好,目前没有迹象显示民联可以很好地处理伊刑法议题。

陈亚才表示,“这显示大马已隐约步入后安华时代。”

社会转向集体民主力量

然而,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认为,尽管现在谈后安华时代仍言之过早,但民联未来确实需要突破现有做法,不能再靠领袖受压迫、对抗威权、“我们不是国阵”等论述支撑。

他认为,民联未来需要关于马来西亚的新内容来争取民意支持。

国家教授理事会政治、安全与国际事物组副主任嘉尤(Jayum anak Jawan)也表示,“安华对大马发挥最大影响,便是他过去20年,为公平、公义与平等社会而斗争,以建造不分种族、宗教也不靠偏激主义且团结的大马,这 已激发新一代领导延续其斗争,这并非其他领袖可以媲美的。”

他认为,在目前公民社会已可自行斗争的情况下,安华的影响力不再显著,预料不会因肛交案入罪而引发一发不可收拾的民愤。

安华一旦在联邦法院上诉失败并维持5年监禁的原判,再加上出狱后5年不得上阵,这意味安华将在未来10年缺席政治前线,不能直接领导民联与反对运动。

安于现状萌生官僚主义

无论如何,民联的问题不仅安华一人。

民联在308大选首次否决国阵的国会三分之二多数优势,同时也攻下5州政权,尽管当时面对的内部问题不少,但是槟州和雪州提出资讯自由法、免费水等新猷,强调施政透明度和让人民直接受惠,令人耳目一新。

不过,在505大选后民联在雪槟执政进入第二届,这一年来爆发槟城水上乌巴、马赛地官车、领袖被指无法接纳批评,以及雪州的公正党内部纷争、临检圣经公会风波、水供重组与配水,以及议员调薪风波,令民联清新的形象顿时蒙尘。

陈亚才指出,505大选基本上对民联带来负面的冲击,虽然在全国获得52%选票却无法执政,感觉上就如错过了布城的路口,必须重新绕大圈再出发,因而失去大方向与集体主张,而且一些民联议员两届执政已适应下来,开始予人安于现状与萌生官僚主义的印象。

针对公正党发起“加影行动”,原拟要撤换雪州大臣卡立,陈亚才也说,加影行动后期的发展跟其之前的论述脱节了,若是安华上阵中选并成为大臣,大家都还可以 接受;如今经历了水供合约与配水后,若由公正党主席兼加影州议员旺阿兹莎取代出任大臣,恐怕大家都会有所保留,因此新大臣必须是一个能够克服卡立弱点的人 选。

伊刑法恐影响砂州选举

此外,505大选后,宗教争议也继续发生,而伊刑法课题也死灰复燃。伊党在巫统的政治挑战之下,毅然决定向国会提呈伊刑法私人方案,希望达到一石二鸟的目的,即争取马来社会的支持,同时反击伊党被指是行动党傀儡的标签。

若无法及时解决伊刑法争议,民联最大的忧虑,除了是近在眉睫的两场补选,就是可能在未来1年内举行的第11届砂拉越州补选。民联可能因此流失砂州的华裔与城市选票,同时也让争取达雅族认同的努力付诸流水,甭想重演或超越2011年州选时赢取15个州席的耀煌战史。

来自砂州的嘉尤表示,“砂州仅有21%马来人与6%马兰瑙人,其中仅有半数的马兰瑙人信奉伊斯兰,其余约75%是非穆斯林人口。砂州人民无法接受执意推行伊刑法的伊党,之前的‘阿拉’字眼风波已引起社群反弹。”

尽管伊刑法招致非穆斯林社群反对,惟伊党副主席玛夫兹表示,他不认为伊刑法课题会削弱非穆斯林与非巫裔对民联的支持,因为伊刑法象征这两个社群所信仰的廉正、公正与原则。

玛夫兹相信,社会上的反对声音主要源于对伊刑法的误解。

然而,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点评,民联的合作必须建立在超越宗族与种族,拥有一个大家共同追求的论述。

巨头老迈引发接班问题

与此同时,行动党内反对伊斯兰刑事法与神权国立场最鲜明的前主席卡巴星的陨落,以及当初把三党集结至民联大旗底下的巨头们逐渐老迈与引退,加上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将在下一届党选卸下秘书长职,令民联三党的接班铺排引起关注。

安华本身面对可能锒铛入狱的风险,而一直主张民联合作的伊党精神领袖聂阿茲则已经卸下担任24年的吉兰丹州务大臣。

曾公开促请林冠英勿如台湾前总统陈水扁炒作民粹的陈亚才表示,卡巴星的离世对大马与议会民主化是沉重的打击,也是行动党最大的危机。这是因为,卡巴星是行动党内极少数或几乎唯一敢对林吉祥与林冠英等主要领袖公开表达异议的人,就算失去党职也在所不惜。

陈亚才比喻,“(这就如)唐太宗李世民身边少了一个可以劝谏的(宰相)魏征,做得不好可以把你拉回来,做错了可以劝谏。行动党如今最大的危机,就是少了这么一个人,万一党领袖讲错话、方向有所偏离,恐怕没有多少人敢纠正林吉祥与林冠英。”

他指出,行动党需要这么一个人,因为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腐化,若没有人提醒领袖和给意见,领袖可能会走火入魔。

进入厨房难免沾染油烟

询及官车、加影补选等事件导致民联道德光环黯淡的批评,时评人潘永强则以进入厨房难免会沾染油烟,强调这只是民联的一些瑕痴。

“你执政后自然有包袱,你执政后、你进到厨房就可能弄肮脏你的手,它可能是执行与行政上出现瑕痴,比如说调高州议员待遇、买官车。我们要看到的是政治上是否有重大错误,我们要看的是民主转型、民主化更大方向,是否违背我们的期待,或犯原则上重大错误。”

苏仁否认民联失大方向

公正党副主席苏仁德兰也为否认民联失去大方向,并强调民联的集体主张与论述早已记录在《橙皮书》,当今只需加强执行。

苏仁德兰也说,公正党确有内斗,但这对政党来说是正常的,只要没有失控即可。至于雪州政府爆发的水供议题与“阿拉”字眼风波,雪州政府确有责任,但这问题并非完全由州政府导致,中央政府也责无旁贷。

玛夫兹则认为,他不觉得民联的民望下滑,毕竟选后进行的民调显示,民众因中央政府处理马航MH370客机议题而对中央失去信心。

“对我而言,我看到的是,人民除了把希望投置在民联身上以解决如消费税等大议题外,没有其他选择,民联是捍卫广大人民利益。”

议会之外拓展街头斗争?

在505大选一年后,大马在野党要如何摆脱劣势,重新掀起新一轮的改革浪潮?

素有“行动党超人”之称的丘光耀就认为,安华应该考虑开辟“议会路线”以外的抗争力量和论述,再激进一点也无妨,才能真正对政府施加压力。

“我发现有很多‘官本位’投机政客,不敢不愿挑战导致他们被褫夺议员资格的‘马币2000抗争红线’,若这是代议士的盘算则大马民主化前景凄凉。”

唐南发也认为,“现在摆在眼前的问题是巫统设计的伪民主框架和操弄司法程序的手段,只会让民间和在野力量更难以竞争,所以安华要思考的是究竟还要不要继续参与鸟笼式民主。”

“革命不会从天跌下来”

不过,社会主义党秘书长阿鲁仄万在面子书提醒,任何占领式的抗争都需要从长计议,认真思考是否能动员群众,以及是否能作持久斗争。

“组织群体和动员群众是一个认真的工作,并且需要牺牲……不要每次都躲在‘人民’字眼的背后,说人民不想要回家,但是(领袖)却叫他们解散。”

“革命是不会从天跌下来。”

5-5-14

Friday the 2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