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一周年思索(下):反对选区划分

打印
分类:专题

这个选举改革的首要议程,就是要纠正选举委员会的弊端。尽管许多政党担心“杰利蝾螈”,但选委会已着手推动选区划分工作。选委会上一次划分选区是于2002年。根据联邦宪法规定,所有选区每8年必须重划一次,而选委会于2010年基于全国大选即将来临,而展延了这项工作,直到去年杪才开始。

一年前的505全国大选,是马来西亚大选史上最叫人激动的一次。从民联的群众演讲到嘛嘛档,从社交网站到现实生活的闲话家常,“五月五,换政府”和“乌巴”(Ubah)呐喊声以铺天盖地之势,激起民众追求政党轮替的大胆期许,大部分人都想见证国家首次换政府的历史一刻。

不过,在2013年5月5日晚上选举成绩出炉后,虽然民联成功赢得52%的选票,但因为选区划分的问题,最终国阵还是保住政权。许多人感到失望,并且纷纷 将面子书人头照换成一张全黑的图片,以抗议选举舞弊和“杰利蝾螈” (gerrymandering,选区划分偏颇执政党)的指控。

大选成绩尘埃落定后,人们挤满体育馆和空地,参与民联所发起的一系列“黑色集会”。尽管如此,在大选结束的短短一个月半后,这些集会却显得后劲不足,在人潮渐少的趋势下黯然划上句号。

公民社会聚焦选举划分

鉴于国阵仅取得47%总选票,仍能赢得133个国会议席继续执政中央,公民社会与在野党在505大选一年后,再次争取民众的支持推动选举改革。

这个选举改革的首要议程,就是要纠正选举委员会的弊端。尽管许多政党担心“杰利蝾螈”,但选委会已着手推动选区划分工作。

选委会上一次划分选区是于2002年。根据联邦宪法规定,所有选区每8年必须重划一次,而选委会于2010年基于全国大选即将来临,而展延了这项工作,直到去年杪才开始。

每次划分皆让国阵大胜

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从选委会过去划分选区后所产生的大选成绩结果来看,就可了解到公民社会对于选区划分偏袒执政党的焦虑,并非无迹可寻。

“每次完成选区划分后,它会为政府带来一面倒的胜利。准确地说,是三分二大多数国会议席。这是非常关键的。”

对玛丽亚陈而言,尝试拖缓选区划分程序,并且让选委会面对更多挑战和抗议,将可以直接影响第14届全国大选的成绩。

促选委会先清理选民册

在选委会还没公布新选区划分的建议,净选盟已率先动员民众反对,并成立一支律师团队,计划将在清理选民册之前就划分选区的选委会,告上法庭。

自净选盟在2007年发动第一场净选大集会以来,清理选民册一直以来是主要的选举改革诉求。

根据联邦宪法,任何选区的100名选民,都可向选委会反对本身选区的新划分范围,而选委会必须召开公听会检讨此事。

玛丽亚陈说,“如果你不清理选民册,你在新的选区范围仍会出现同样的问题。而且,选民册已经很臃肿了。”

若人民不满将再度上街

净选盟作为大马街头集会史上,最具动员能力的公民社会组织联盟,经常受询何时发动另一场街头示威。在第13届全国大选结束后接棒的玛丽亚陈,已习惯面对这道问题,而她早有准备。

“当(阻止选区划分的)所有方法都失败后,人们肯定会愤怒,就有可能会上街。如果选委会在缺乏咨询他人的情况下,继续进行他们所做的事情,这胥视事情的结果而定。”

“我有信心,人民将恢复寻求改变。毫无疑问地,过去有一段平静期,但这个精神正在回来。”

“可能人们现在意识到,改变并不容易,改变需要时间,或许现在就是时候了。”

玛丽亚陈说,五一劳动节当天,有5万人走上吉隆坡街头反对消费税,证明本身对民众情绪的掌握,与实际情况出入不大。

她也肯定,若政府没有俯顺公民社会对于改进选举制度的诉求,第14届全国大选将出现一场“不一样”的成绩。

动员上街前须教育民众

此外,公正党策略主任拉菲兹也持同样的看法。

“我不认为,吸引群众是一件难事,我想那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现在,我们必须教育人民,让他们了解何谓选区划分和其影响。”

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当民众认识选区划分后,他们就会参与集会,以“阻止国阵”。

“不管有什么议题,例如消费税、选举改革、物价上涨,民众将动员起来对抗国阵。他们只是在等着信号。”

国阵已失去三分二优势

拉菲兹也是班登国会议员,他说,若国会强行通过选区划分,那民联将再次走上街头。

但他也指出,增加或减少国会选区,需要得到国会三分二多数票才可通过,而国阵已经失去这项优势。

“如果他们继续以这种不透明手段行事,可以预期出现另一波的民众抗议声浪。”

动员效果恐不如消费税

尽管如此,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说,要以选区划分这种技术课题来争取民众支持与共鸣,可能不如利用消费税课题般容易。

他说,虽然消费税同样称得上涉及许多技术层面,但消费税关乎经济正义。

“我想,我们正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我们正在开创一个新的辩论,基本上是在质问经济模式和经济正义。你不会马上看见那个效果,它需要一些时间。”

“当我们于2005年开始谈论选举改革,不是很多人关注到。然后,当选举接近时,突然之间很多人对此感兴趣,尤其是在2013年全国大选前,每个人开始参与并谈论此事。”

公民抗争必须持之以恒

过去一年,由于改朝换代希望落空,大马反对运动一度陷入低潮,甚至被指患有“选后忧郁症”。在野党与公民社会如何摆脱劣势,重新掀起新一轮的改革浪潮?

在一系列“黑色集会”欲振乏力后,回归到议会斗争的民联接下来必须端出具体方案,确保议会不会再度出现选区划分不公的问题。

至于经历两次大选求变风潮洗礼的公民社会已经重新集结,在净选盟发动下,社会活跃分子正在全国各地开办小型培训课程,希望提升选民对选区划分不公的醒觉。

正当国阵政治转型不知所终,以及民联的改革动力降温,而伊刑法议题更重新开启国阵与民联的宗教战役之际,公民运动抗争必须持之以恒,并且身体力行开拓跨族群视野,为大马民主寻求出路。

5-5-2014

Friday the 2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