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未來總統朝向何方?

打印
分类:专题

印尼在首位民選總統蘇西洛退休將軍(兼農業學者)十年領導下,“跟獨裁、貪腐與落後的過去切割”,走出經濟危機陰影;走過奪走20萬人命的南亞大海嘯,跟鬧獨立的亞齊訂和平協議,重建新亞齊。

以超過六成票數由選民直接選出的 蘇西洛–卡拉(2001–2009)政府和蘇西洛–布迪奧諾(2010–2014)政府(正式名稱是印尼團結內閣)即將功德圓滿進入歷史。蘇西洛領導下的 二屆印尼政府,據台灣的《天下》雙周刊2012年11月14日–11月27日封面故事117頁標題說是:“全球瘋印尼”,是成長最快的東協第一大國,經濟 成長率打敗印度、巴西、俄羅斯金磚三國。中產消費力將領先日本,比台灣大4倍,是下一個成長未來寶地。台灣如何大賺印尼年年6%的成長財?印尼人口世界第 四,人均GDP成長比印度快,15–64歲勞動力人口占總人口的68%(40歲以下佔人口的30%),中產階級將達1.35億人。印尼是第一大地熱和棕櫚 油生產國;第二大煤、可可和錫生產國;第四大鎳與鋁土生產國。

"為甚麼印尼可以在(經濟危機)十四年內脫胎換骨?"(天下雙周刊記者問)當時擔任印尼商業部 長的吉托威爾雅宛(Gito Wirjawan)答稱:“伊斯蘭,現代化,民主,多元主義,把這四道食譜放在一個鍋子裡,就是印尼。”蘇西洛總統也說過:“伊斯蘭、現代化、民主,三者 能和諧共存,印尼就是模範。”

印尼在首位民選總統蘇西洛退休將軍(兼農業學者)十年領導下,“跟獨裁、貪腐與落後的過去切 割”,走出經濟危機陰影;走過奪走20萬人命的南亞大海嘯,跟鬧獨立的亞齊訂和平協議,重建新亞齊。以鐵腕掃除恐佈主義,反抗的嫌犯,一概誅戮殆盡。堅定 不移支持肅貪委員會(KPK)肅貪,連姻親翁也跟其他貪官汙吏罪犯送入監牢。目前524位地方首長中有322位被肅貪委員會查辦,連憲法法院院長阿基穆達 爾(Akil Mochtar)也因貪腐正面臨建國以來的重罰,對他–阿基穆達爾的知法犯法罪行,無期徒刑或死刑加上沒收全部家產是最公平的判決。是這位喜歡作曲自彈自 唱的將軍,在溫和溫存有慢吞吞之嫌的作風下,帶領印尼走過十個春秋,我們該向他說聲謝謝,願安拉真主賜您健康長壽,說500多種地方方言的印尼一百多個部 族人民會永遠銘記您。我們印尼華裔公民也感激您,因為是您簽署總統決定書為我們正名,恢復“中華”與”中國”的舊稱,不再語言上以“支那”去歧視侮辱我們 印華族群。

今年十月份,蘇西洛–布迪奧諾政府將退出印尼政壇,新選出的正副總統將組成新政府接任。新政府 是否能承前啟後,繼尤多約諾政府之後創出安全的政治經濟,維持政治穩定,多元宗教、現代化、民主和司法獨立融為一體,促進經濟6%的增長,但希望能均富, 縮小貧富不均的鴻溝,建立以伊斯蘭教教規為主體與其他宗教倫理道德為輔的社會民主主義制度的國家。

未來政治經濟政策是甚麼?

且讓我們來分析一下,三對或四對總統候選人政黨的政治經濟吧。

蘇西洛主政十年的政治經濟是追求國內總產值的高增長,讓二成上層社會獲益,卻忽略了四成下層老 百姓的發展。蘇西洛政府的補救措施或安撫貧民措施是發放濟貧大米(Raskin)和從減少津貼燃油節省下的錢,向貧窮戶口發放臨時性現金直接援助 (BLTS)。這二個措施收效不大,據世界銀行的報告,反而導致貧窮人數從約30%增加到50%。蘇西洛政府被指執行新自由主義政治經濟,讓大資本家與外 資獲豐厚利益,下層百姓卻苟且偷生。

追求國內總產值高增長的手段是以各種鼓勵條例爭取外國投資,該措施如墨西哥、韓國和土耳其如出 一轍,稱為MIST。2012年外國直接投資約250億美元。但勞工的收入並沒有得到提高,雅加達的省地方起碼工資(UMP)佐科威擔住省長之後才略有提 高,從220萬盾調高為240萬盾。其他地方的省地方起碼工資有的還停在160萬盾。合理嗎?例如泗水市地方起碼工資女市長剛剛把它調高為220萬盾。以 該收入,一家四口天天只能吃7千500盾一公斤的粗莊大米飯,酵豆餅(Tempe),豆腐加草具(青菜)還勉強可以過日。雞魚牛肉成了奢侈品,只有在節日 才嘗得到。下層原住民中間早餐6千盾還可以買到一包PeceL飯,8千盾買一包有一隻雞蛋或一塊炸雞的黃米飯,一天收入2或3萬盾者,還能果腹不致饑餒。 所以難怪在泗水市Delta Plaza後面巷子裡及一些超市會有哪樣多的“貓兒”(社會對男妓的稱呼)等著接客。這是增加收入的門路。泗水市如此,爪哇島大中小城滿了這種兼職或專業 求生的男男女女。在均富方面,蘇西洛政府乏善可陳。蘇西洛政府在減少對外舉債的同時卻在國內大量發行公債,給新選出的政府留下3千600多兆盾的債務,單 是支付利息就給國家收支預算案帶來沉重的負擔。

已露顏色的政黨政治聯盟

現在三大政黨正密鑼緊鼓進行接觸,試著組成聯盟,也開始顯露出它的顏色。第一組是鬥爭印尼民主 黨跟民主國民黨結盟,寫本文時最新消息,民族振興黨總主席穆海敏說,該黨已決定跟鬥爭印尼民主黨結盟。有跡象顯示,建設團結黨通過前黨魁和前副總統函薩哈 克(總統是美嘉娃蒂)去遊說美嘉娃蒂結盟。如果這四個政黨結盟的話,便擁有32%的得票率,可以推出正副總統候選人,正總統為佐科威,副總統還未定。

第二組是從業階層黨的阿布利薩峇克利(ARB),最新消息說他願意放棄總統候選人做帕拉勃沃的 副總統候選人,即跟大印尼行動黨結盟。這個結盟已擁有25%的得票率,已可以推舉總統候選人。帕拉勃沃還希望得票率6%的建設團結黨結盟,便可以跟鬥爭印 尼民主黨對抗。若能爭反到人民心聲黨(5%)及其他政黨結盟,組成36%以上的大聯盟,在想像中,便有機會勝出。

第三組本是帕拉勃沃的大印尼行動黨跟其他政黨結盟,若ARB得到從業階層黨上下一心的支持跟帕 拉勃沃結盟,這一組便不再存在。不過,阿克巴丹絨已表示要成為副總統候選人,該把這位大佬擺在何處?看來從業階層黨內還紛爭不休,ARB也未必成為總統或 副總統候選人,跟他爭位的人並不少。帕拉勃沃想爭取建設團結黨結盟也有諸多阻礙。該黨總主席蘇爾雅達瑪阿里雖然一廂情願支持帕拉勃沃,但黨內並不支持,反 要召開全國協商大會,提早結束蘇爾雅達瑪阿里的總主席任期。跟一位因發動1998年5月反印華暴亂而被哈比比總統革去軍職又綁架建設團結黨幹部哈姆敦 (Hamdun)與其他民運積極分子的帕拉勃沃合作,是違心行為,勝選機率不大,顯然建設團結黨多數地方理事會與中央理事會多數理事是不想跟大印尼行動黨 結盟。

第四組是5個伊斯蘭教政黨聯盟,得票率超過30%。但民族復興黨已表示Kapok(領教夠了或 心寒了)。過去為排擠美嘉娃蒂把該黨創黨人古斯都長老推上去當總統,後來又聯合從業階層黨與軍方把古斯都長老罷免,把民族復興黨當猴子耍,所以才有 Kapok之說。這個只存在於阿敏賴斯(Amien Rais)腦袋中的伊蘭教政黨聯盟因民族復興黨已表示跟鬥爭印尼民主黨結盟而胎死腹中。

現在成了該三組去爭取的是下面這幾個政黨。已被選民拋棄的民主黨,從2009年的21%下滑至 9%,看來更適合成為反對黨,負責監督新政府的施政。國民使命黨、公正福利黨、人民心聲黨及星月黨該何去何從?且等著該得票率多的三個大政黨上門來“說 親”,來個政治交易,在內閣若能分到幾個部長職位,便準備好“嫁”過去。但鬥爭印尼民主黨已表示,只組成小而精煉的結盟。帕拉勃沃卻相反,要組成肥胖臃腫 的大聯盟,平分政治與經濟利益,想以多勝小。

蘇加諾的政治經濟將會還魂

這三組或二組政黨聯盟的正副總統候選人在競選宣傳期間將進行公開辯論提出的政治經濟政策,我們 不知道是哪一組的候選人會反對或修改蘇西洛十年間所執行的經濟政策。但民主國民黨和大印尼行動黨的政綱中已明確表示要執行人民主權經濟,要效法蘇加諾的自 力更生政策。不再追求國內總產值的高增長和限制外國投資。蘇加諾在1965年未發生九卅運動前吩咐主管財經與投資的第三副總理凱魯沙勒,對幾千份外國資本 家申請的投資要求,他說:“儘量少批准!天然資源應留給年青一代人去開發,為子孫造福。我們未來的開發人才現在還在外國讀書。”這位領導印尼民族獨立的偉 大領袖,寧可挨窮也不願將印尼富甲天下的天然資源讓外國資本家去投資開發。他的理想成為民族民主黨和大印尼運動黨要恢復人民主權的政治經濟政策。說句老實 話,民主國民黨的十大革新政綱和帕拉勃沃的政綱是落實經濟主權回歸人民的政綱,甚得民心。為了不被人民說是推行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一昧追求高增長和以低 工資為召徠吸引外國直接投資,這三組大政黨總統候選人當然會申明要在勝選執政後實施經濟主權回歸人民的政策,或蘇加諾的經濟政策得到還魂,落實1945年 憲法第33條的訓示,讓建國五則第五原則的民生主義得到切實執行。孫中山先生的民生主義取得成功的具體例子是台灣耕者有其田的土改成功和經濟建設成功,成 為東亞四小龍。印尼跟台灣的關係非常良好和諧,有15萬受到台灣僱主歡迎與善待的印尼勞工在台灣打工。他們在台灣生活了幾年與親身感受,回國後大肆向親友 與官僚講述。印尼人民普遍都想像台灣人民一樣過上體面的生活,印尼主政者也非常瞭解這種情況,現在該是落實民生主義的時候了。

不論是第一組佐科威勝出或第三組的帕拉勃沃勝出,成為印尼未來5年的新執政者,一定會調整政治 經濟政策,讓民族工商業資本得到保護與援助,但會限制大集團公司,不得如八爪章魚控制上下游經濟活動。減少對外資的依賴,將涉及國計民生的重要企業收歸國 有,加強民族資本的實力。通過改良主義改善民生,甚至向歐洲的社會民主黨取經,提高勞工地位,不像現在一樣,在自已的國家做KULI(苦力)或出國打工, 建立均富的國家是新主政者應去奮鬥的目標。

伊斯蘭教政黨結政治聯盟的可能性很小,但伊斯蘭政黨的政治經濟卻很得民心。它有三個特性:1. 建立在倫理道德基礎上,在營運上不作違法和投機性活動。2.以公正原則建立合作關係,不得人剝削人。3.建立公平福利社會。也可以算是將經濟主權交回人民 的政治經濟,跟民族主義政治經濟有共同之處。

未來新總統的政治經濟政策朝向何方,讓我們拭目以待吧!(印尼星洲日報‧文:賴啟仁)

印尼星洲日報‧文:賴啟仁‧2014.05.06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