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运准备好玩真的吗?

打印
分类:专题

“505一年了,大家过得好吗?”第13届大选高亢后的每一天,天空与心情颜色仿佛都是灰色的,无力感充斥抗争运动氛围。连续几场集会和政府的应对,马来西亚社会运动或民权运动出现两个疑虑。

首先,集会影响式微,政府冷待诉求,我们过去只是投入情绪但没有收获吗?是否更激烈的行动才能逼政府就范?

第二,集会形如标准作业般准时上街、自拍、口号和解,社运走向保守僵化并无扩张反而走向衰败?

因此本文主要应用台湾学者何明修先生所著《社会运动概论》,尝试解释这两项疑虑。

为什么要玩真的

505之后的社会舆论一直徘徊在“玩真的”命题上,尤其在净选盟3.0之后的连串集会因不见政府的镇压,其所能带来的影响非常有限,也因此有人提出需以更 激烈的非暴力运动才能让国阵感受压力。社会运动或民权运动其实具有高度的表演功能,必须要化诉求为景象,迫使围观者的道德标准受到冲击,从而激发出参与的 热情。

净选盟2.0和3.0因警方的镇压,警棍、水炮车、殴打与手无寸铁、无辜、和平形成巨大对比的景象,将现政府的专制与人民被支配的概念化为简易的影像,迫使围观者不得不道德支持诉求,两场集会之后所催生出的强大公民社会动员足可印证这点。

惟政府之后对任何集会都只是采取口头警告,所以警察所代表的政府暴力被隐藏起来,而政府更是冷待集会的诉求,至此公民社会看似无可奈何。惟笔者认为政府采取冷待并非因为变“聪明”了,而是因为社运的结果让政府的控制力在消退之中。

政府在选择压制或接受社运诉求时,必须考虑到两者间的成本比较,若压制代价少过接受,那么压制就是政府的回应;反之若压制代价高过接受,政府将惟有接受诉求。我们如今处于的局面是政府即不压制也不接受,因为两者的代价都非常巨大,政府处于无计可施的局面。

当然政府也有能力在不采取打压的前提下,消除媒体与公众对社会运动议题的关注,使得抗议者投诉无门。因此就有声音认为采取更具冲击性的抗议,让能政府无法不正视诉求。超人丘光耀绝食睡街的抗争,就是为打破这个瓶颈而来。

反制运动的出现

马 来西亚社运窘境也起因政府权威的消退,但同时土权(Perkasa)和穆连会(ISMA)等反制力量的出现。反制运动不会是自动自发的,而是针对另一项的 运动而来,其出现是要维持现状,哪怕是名存实亡或正面临质疑与挑战。反制运动的出现让社会运动与政府的互动变得更复杂,成为社运—政府—反制的三角关系。 土权和穆连会所要反制的就是多元和跨越,强调种族优先与彼此不能相容的差异,阻止马来西亚社运所要缔结的跨群体与共识出现。

事实上,反制运动的出现也说明政治精英的分裂,政局陷入不稳定状态。308与505两次大选后,国阵(巫统)处在历史上最弱势的时候,反制运动因此而出现。反制运动虽然保守且不理智常沦为嘲笑对象,若得到政府支援也将更有影响力,这是社运所面对的挑战。

葛兰西说过“革命行动的现实需要冷静,但是革命者的信念却是火热的。”社会运动不只是理性的策略也要激情的投入。因制度化的政治生态与相对不友善的环境, 情绪是支持与影响马来西亚社运的关键因素。政府的各项安抚如一马援助金都试着以利益(价钱)来驯服情绪,使得在野和社运流失支持的力量。

吊诡的是诚如德国学者赫希曼(Hirschman)所言,越是利益所主导的世界,越是能驱使激情以强烈的方式爆发,政府的利益安抚不一定能取得效果。

情绪为社会运动要素之一

此外,社会运动一直需要情绪的投入才能持续,因此惟有将参与者之间的关系联系化为同理心、友谊和同志情谊这样的感情联系,才让社运组织继续下去。因此无论是公民社会、民联或超人丘光耀本身等反对力量,在面对国阵(巫统)政府的强烈攻势时,情绪成为凝聚原有力量的最好做法。

因此笔者认为,丘光耀带着枕头绝食抗议消费税,能刺激大家去思考集体行动和抗争的本质,激起沉寂已久的公民抗争,让僵化的抗争标准作业看见更多的空间。不过其情绪动员带来的实质效果,更多为凝聚已有的支持力量。

惟这样的情绪动员往往附属在事先存在的网络,所能招募到的都是同质性高的群体,无法招募到完全陌生的群体。

从这个角度而言,运动领导者以“情绪”说服人们参与社会运动,问题的“真实点”成为次之,更主要的是告诉他们如何大胆的表达被压抑的情绪。以超人绝食和五 一集会为例,响应者多源自于对国阵(巫统)的不满多过于对消费税的不满。丘呼吁民众出来集会和支持睡街,但却很少提出反消费税的论述,吊诡的是出席五一集 会者好多也是这样的情况。简言之,五一集会或超人绝食虽打着反消费税为号召,但其实质效果是巩固了原有的支持力量。

激烈抗议:还是等待

马来西亚社会运动的前进的路线。在社会运动里“个人”成为“集体”,形成一个共同的“我们”观念。只有当个体在观念上,将自己视为一个更广大群体的成员之一,社会运动的诉求才有号召力。公民社会一向讲求集体策划、集体落实和集体负责。

近期不少声音都认为集会走向僵化,皆因为公民社会顢頇故步自封而停滯不前。丘光耀睡街绝食抗议其实也是丘本人对社运顢頇的不满。

笔者认为,丘光耀个人发动的抗议和有组织如五一集会发动的抗议,可以作为大马社会运动分歧的解读,即丘光耀代表的是随时采取激烈抗议的声音,而五一集会则代表了是时机才是激烈抗议的关键。

激 烈抗议的声音尤其出现在年轻群体里,因受乌克兰、埃及和台湾民众激烈抗争成功的鼓舞,他们相信只能以此推翻国阵。相对于年轻族群,认为时机未成熟者好多都 是经历过烈火莫熄等镇压时代的社运老兵,正领导着主要公民社会。他们认为激烈动员必须考虑到族群的敏感度,还有群众的韧度。丘光耀孑然一身潇洒的宣布睡街 绝食,而在野党和公民社会所要顾虑得太多了。因此在失去公民社会的共鸣之下,丘光耀的睡街抗议所能引起的影响不大。

丘光耀的示范

50余年来国阵(巫统)这个强控制政体的恐吓和安抚,受支配者(马来底层),已学会如何在这种高压制度下带上面具生存,他们将不满隐藏(或不愿加以思考),外表是一副恭顺的模样。

因此,要使公开反对成为可能,首要条件是,受支配者将他们压抑情绪公开表达出来,惟这只能招募到同质的群体;若要招募完全陌生的群体,只能透过道德震撼,亦即是某种景象的强烈呈现,迫使围观者的道德标准受到冲击,从而激发出参与的热情。

丘光耀的睡街绝食抗议因缺乏公民社会共鸣,而遗憾影响有限,但宏观而言却是跨族群反对运动的一项启示。虽然不多,但开始有马来人开始注意丘光耀的抗争,冲 击了这一族群各层面的思维。如前所述,要招募完全陌生者,就只能采取道德震撼,丘光耀的绝食,还有之前绿色集会的苦行、包围、绝食等马来人都是看在眼里 的,这些“苦肉计”考验着围观马来群体的道德底线,刺激其释放出被压抑的情绪,或刺思考政府当下的做法。公民社会对种族敏感的焦虑,一直阻碍了他们更大的 作为,或许他们可以从丘光耀和黄德得到某些的启发。
9-5-14

卓振宏自况:教育,是我一辈子的工作,启蒙人,遭启蒙是我追求的生活方式。游走在性别、选举、古迹、社区、种族、环境议题,追根究底仍是资源分配与民主。旅游,是我短暂的出走,以身躯体验世界之他,以心领会世界之多元。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