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的抉择:布城或马华2.0

打印
分类:专题

大选后,无法带领国阵重夺国会三分之二议席的纳吉,立即通过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指责华人背弃国阵才掀起政治海啸,导致马华公会和盟党惨败,企图把国阵的差劲成绩与种族冲突论挂钩,让族群对抗替代人民对巫统的反感。

【时政】铿锵玫瑰

2013年全国大选是民主行动党最辉煌的时刻,竞选51个国会席位赢得38个,竞选103个州议席赢得95个;论席次,在505后崛起成为仅次于巫统的第二大政党。

大选后,无法带领国阵重夺国会三分之二议席的纳吉,立即通过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指责华人背弃国阵才掀起政治海啸,导致马华公会和盟党惨败,企图把国阵的差劲成绩与种族冲突论挂钩,让族群对抗替代人民对巫统的反感。

“Apa lagi cina mahu?”在去年成为巫统诉诸族群对抗招数的开场白,但消费税法案、预防罪案法令强行通过和选举舞弊的冲击接踵而来,其意图未能得逞。巫统、马华和国大 党过去50多年屡试不爽的种族牌,开始失去效果。个中原因复杂,被国阵塑造成另一华基政党的民主行动党不坠国阵的圈套,是关键原因之一。

尽管行动党一而再、再而三强调并非华基政党,“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才是其理念,但是由于旗下议员和竞选席位大部分集中在华人选民占多数的选区,以致该负面印象深深烙印在马来人社群内,挥之不去。那是一个印象,让我们看看实情如何。

为何是黛安娜?

在 最近的霹雳州安顺国会议席补选中,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是,身为安顺道地子民的“超人”丘光耀比黛安娜会更有胜算,起码他在华人选民占41%、马来人选民占 38%的混合选区,可凭着精通三语和非凡的演说技巧争取维持上届大选所得的马来人票基本盘,扩大华人票,进而稳固安顺议席的支持率。

行动党领导层深谙此理,但为何最终宁愿冒险选择了黛安娜,而不是超人?行动党高层的理由是,这是要进一步贯彻多元种族路线,也为了终止种族政治,乃至打造新一代政治领袖。

其实,这不是行动党第一次委派马来人或非华人竞选华人居多的选区。在2013年全国大选,行动党委派的候选人计有20名印度人、四名马来人、五名达雅人、一名马兰诺人、一名卡达山及120名华人,多元种族色彩比国阵单一族群政党更为鲜明。

很多人以为,行动党为了拓展非华人选区的重要性,现在才增加委派非华人上阵,但事实刚好相反。

比起现在,行动党创党初期的候选人有更多非华裔,有数位马来人甚至在1969年全国大选当选;例如当年就有9位马来人候选人,其中伊布拉欣辛格 (Ibrahim Singgeh)和哈芝哈山(Haji Hassan Haji Ahmad)分别当选打巴路和西鲁沙(Si Rusa)区州议员。

接着在1974年全国大选,莫哈末沙列(Mohd Salleh Nakhoda Itam)和达英依布拉欣(Daing Ibrahim Uthman)分别当选怡保文冬(Guntong)和怡保大和园(Pasir Puteh)区州议员。

505创最佳成绩

1978年全国大选有更多马来人候选人,其中9人竞选国会议席、36人竞选州议席,但只有莫哈末沙列当选为怡保文冬区州议员。在1990年大选,阿末诺成为首位当选行动党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的马来人。

2013年全国大选,马来人候选人获得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北有再里尔当选升旗山区国会议员,中有彭亨劳勿区国会议员莫哈末阿里夫和文德甲区州议员东姑祖普利沙,还有阿里芬就任上议员。

本届大选也凸显了另一现象:行动党几乎赢尽了华人占选民人数50%以上的国会选区,但华人选民比率介于40%的选区似乎是个分界岭,行动党赢得的第38个国会议席,即劳勿区的华人选民比率为40.33%。



巫统的喉舌以去年大选的成绩大做文章,指责华人背弃巫统领导的国阵政府来煽动马来人社群。一个浅显的道理是,当用一根手指指责别人的时候,还有三根手指指回自己。

巫统假装看不见,若不是它胡乱诠释宪法,在许多领域实行双重标准,华人或更准确一点,非马来人会背弃国阵吗?若不是巫统亲手摧毁司法权,非马来人会背弃国 阵吗?若不是巫统大力推行垄断和朋党主义,非马来人会背弃国阵吗?若不是巫统纵容种族主义肆虐,非马来人会背弃国阵吗?若不是巫统亲手撕毁沙/砂的 18/20点协议,引入非法移民,沙/砂人民会背弃国阵吗?

若非本地新闻遭封锁,马来人社群早已经先于华人背弃国阵了。君不见国阵派发一马援助金,受惠者大部分是马来人家庭,这显示在巫统的庇佑下,马来人家庭越来越贫穷;已醒觉的马来人在2013年全国大选背弃了国阵。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2013年大选的佳绩把行动党推向全国第二大政党,却也把行动党推向十字路口。要超越这个有史以来最好的战果,就必须走入华人选民占40%或更低的选区,别无捷径。这些选区反映了马来西亚真正的人口面貌,可称为“马来西亚选区”,是未来的选举主战场。

勿沦为马华2.0

要在“马来西亚选区”胜出,就必须扭转行动党只是为华人斗争、为华人所操控的政党;否则,行动党不就是马华2.0的印象了吗?

资深评论人旺哈米迪曾撰文说,不单是马来人相信此谬论,连一些华人也相信了。有些华人加入行动党,乃因为以为行动党是马华2.0,是马华之外的华人替代政党;他们也认为,既然马华无法帮助他们,行动党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如果此印象继续加深,我国的政治发展要跳脱出种族主义的桎梏,将遥遥无期,全马51%选民意欲实现改朝换代的梦想将成幻影。

如果行动党采取措施避免自己沦为马华2.0,并成功扭转华人政党的印象,那它或能争取到多一点马来和土著选票。若与人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合作进一步争取到6%马来和土著选票,那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根据2013年全国大选成绩,全国共有43个多数票少于或介于2000票的边缘国会选区,其中国阵占了30个,民联为13个。如果6%马来和土著票在这些 边缘选区倒向民联,那国阵减少24个议席。24个议席加上民联现有的89个议席,那民联将取得113个议席,足以组织一个简单多数联邦政府。

当然,这些都只是一个理想的数学计算,现实则是另一回事,要如何增加6%马来和土著票将深深地考验着民联的战略家。

安顺补选委派黛安娜上阵,就是彻底消除行动党是马华2.0印象的最佳答案;而且,翻转了传统玩法后,巫统、马华、民政和国大党就完全措手不及。

应付不断的破坏和再破坏,唯有深耕“马来西亚选区”和恒久的建设与再建设,才是破解之道。一些人看到政治是权力游戏,但我看到的政治是希望。


蓝中华,大学本科修宇航工程系,25岁前曾经对物理研究有兴趣,其实现在也依然喜欢物理学,25岁后对社会科学萌生强烈的好奇心,遂在马来亚大学取得战略与国防研究系硕士,现仍在恶补社会科学理论基础。

1-6-14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