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税,一州之火可以燎原

打印
分类:专题

5月22日,沙巴革新党主席杰菲里吉丁岸对砂州英文报章,《婆罗洲邮报》(Borneo Post)透露,以国际油价每桶103.19美元加以计算,估计砂州政府可取得100亿令吉的石油税,沙巴州政府则可以取得50亿令吉的石油税。

作者: 王维兴 9-6-14

第13届国会第二季第二次会议召开的第二天,即2014年6月10日,马来西亚唯一一所专注在国会研究的智库——政改研究所(KPRU),举办一场国会政 策论坛,针对砂拉越州议会在今年5月通过一项特別动议,要求联邦政府將提供给砂州的「石油及天然气税」(简称石油税),从5%增至20%,予以討论。

至少有两个重要面向,让一所专注在国会研究的智库,关注砂州议会的动议。因为这项动议影响可深可广,可能牵连多个州政府与州属,一方面涉及如何匡正马来西亚成立以来日趋中央化的联邦主义,另一方面则会涉及国家税收的运用。

6月8日,刚上任砂州首席部长100天的阿迪南沙登,其中一项要务,就是向首相纳吉提出砂州议会的这项要求。提高石油税高达15%,並非一道简单的数学题。

5月22日,沙巴革新党主席杰菲里吉丁岸对砂州英文报章,《婆罗洲邮报》(Borneo Post)透露,以国际油价每桶103.19美元加以计算,估计砂州政府可取得100亿令吉的石油税,沙巴州政府则可以取得50亿令吉的石油税。

五年收260亿

两年前,財政部在一份给予人民公正党马樟国会议员赛夫丁国会质询的书面回復中指出,从2008年至2012年,砂、沙,以及登嘉楼州政府个別收到104亿1300万令吉、40亿9300万令吉,以及116亿2300万令吉的石油税。

换句话说,砂、沙、登这3个州政府于2012年总共收到约60亿令吉的石油税,並在2008年至2012年的5年期间,总共收到约260亿的石油税。

终止登州石油税

在 文运企业今年出版的《富马来西亚、穷马来西亚人》(Rich Malaysia,Poor Malaysians)一书中,作者阿纳斯阿蓝(石油天然气领域资深业者)整理的数据显示,1978年至2000年的22年间,登州政府一共收到71亿 3000万令吉的石油税。但是,在伊斯兰党于1999年全国大选执政登州的那几年,联邦政府从2000年起终止登州石油税。

如果联邦政府公平对待吉兰丹,根据伊斯兰党副主席胡山慕沙的估计,联邦政府平均每年拖欠丹州17亿令吉的石油税。

丹州政府是于2010年8月30日入稟高等法庭,起诉国家石油公司与联邦政府违约,並且追討丹州石油税。

第13届全国大选的结果显示,砂、沙、登、丹的国会议员人数个別为31、25、8、14。这4个石油州的国会议员总数是78人,佔据全国222名国会议员的35%。

任何需要简单多数的相关动议或者法案,一旦提呈上国会下议院,只要取得这78名国会议员,以及另外34名国会议员的支持,即可通过。如果是需要绝对多数的相关动议或者法案,则要取得这78名国会议员,以及另外70名国会议员的支持,才能通过。

民主行动党在砂、沙各有5名与2名国会议员;公正党在砂、沙各有1名国会议员;伊党在丹、登各有9名与4名国会议员。换句话说,民联在这4个石油州共有22名国会议员。

团结可提高石油税

扣除最近行动党输掉的霹雳安顺国会议席,並把以公正党旗帜上阵的霹雳和丰国会议员古玛医生计算在內,民联目前有88名国会议员。扣除上述4个石油州的22名国会议员,民联还有66名国会议员,可以支持任何需要简单多数的相关动议或者法案。

换句话说,只要所有来自上述4个州属的国阵国会议员万眾一心,支持其中一名石油州属的国会议员提呈的相关动议或者法案,比如《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的修正案,再加上民联的国会议员人数,提高石油州的石油税,是可能实现的事。

事 实上,不必等到下一届全国大选,4个石油州属的州政府可以集体要求联邦政府,在2015年国家財政预算案纳入4个州属的石油税的相关拨款。如果联办政府没 有这样做,只要所有石油州属的国会议员齐心协力,要求记名投票,预算案隨时无法通过。果真如此,不必我赘言,关心政治者,想必预想得到,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事。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