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室的权力边界

打印
分类:专题

任何由执政精英与王室达成的「不明文规定」,也会因为利益衝突而崩溃。若双方无法协调,最终必有一方以挫败告终;失利的一方若非此一蹶不振,就是藏于九地 之下,准备蛰伏再起。近日的《2014年柔佛房屋及產业局法案》引起各界议论,说穿了,就是执政集团巫统与柔佛王室的利益衝突。

作者: 黄金城 11-6-14

寻常百姓原本与王室就生活在两个世界:百姓靠「皇恩庇佑」而苟全于乱世,王室则靠百姓之税金得以保全其「体面尊严」的生活方式。放眼全球奉行君主立宪的国 家,大都遵循这套规则以及潜规则,国家才能顺畅运转,百姓和王室才能各取所需,继续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仰望共同的星空、打共同的哈欠,然后各自老去。

然 而,任何由执政精英与王室达成的「不明文规定」,也会因为利益衝突而崩溃。若双方无法协调,最终必有一方以挫败告终;失利的一方若非此一蹶不振,就是藏于 九地之下,准备蛰伏再起。近日的《2014年柔佛房屋及產业局法案》引起各界议论,说穿了,就是执政集团巫统与柔佛王室的利益衝突。

《2014年柔佛房屋及產业局法案》之所以备受关注,主要是它增加了柔佛苏丹殿下的权力,形成对州政府的行政干预。不管是国阵或民联都必然会高度关注它的发展,否则,日后其他州属或至联邦层面,民选政府的权力將受到干扰,引发宪政危机。

一 般引车卖浆之徒或会產生「苏丹与政府谁大?」的迷思,受过教育的社会精英却不能含糊,或是发表「家和万事兴」之类的社团乡愿式评论以扰乱大眾。反之,应该 学习大马律师公会长期捍卫宪法,而不是「选择性捍卫宪法」──那是典型的政客,不值一提。行动党在卡巴星时代敢为宪法衝撞王权,被批为「不识时务」;然卡 巴星仙逝,虎啸绝响,只有三几个政治谋略家在盘算运筹政治风险,就难免教人英雄气短。政治人物和权力走得越近,胆识和理想就越远了。

奉行 君主立宪的国家,君主的权力早已纳入法律系统,受到管制维护;民选政府更隨时会因失去民意和选票而下台。执政精英与王室都受到法令的约束,它们之间的关係 比较像「教会与国家」(Church and State),各有角色,但同受法律之约束。用通俗的企业比喻来说,政府像是CEO,元首像是非执行主席。真正的权力掌握在政府手中,元首∕苏丹仅是「虚 位元首」,接受政府的劝告行事,包括发表御辞、代表国家主持重要仪式、接待外国元首等;日常的行政交由政府决定。

不过,由于大马各州的马 来王室传统上除了是马来人的保护者,也是伊斯兰教的最高负责人。传统及宗教权威使到苏丹或拉惹的权力隱隱越过了权力的边界。由于执政集团自大马建国以来皆 由巫统把持,双方利益相同,互为表里,也就相安无事。大马第一至第三任首相皆出身贵族阶级,与王室关係融洽,到了第四任首相马哈迪的时代,却由于权力的衝 突而產生修宪之举。马哈迪1983及1993年两度修宪,先是撤销元首否决国会法案的权力,后来更撤销统治者的免控权、设立特別法庭专司涉及统治者的刑事 案。王室的权力边界自此確定,直到308大选后,巫统为夺霹州政权向王室靠拢,民联则为政治利益对王室的態度变得更加谨小慎微。另一方面,王室对公眾事务 则表现得比过去更「积极参与」,令人关注。

柔佛州议会通过《2014年柔佛房屋及產业局法案》。在三读表决时,民联议员並没有举手支持; 法案也撤销了赋予苏丹的权力,总算稳住大局。然而,经此一役,日后的执政集团,不管是民联或者国阵的政治风险就更大了。如何维持与王室的良好关係,並行使 政府的权力成了日后的挑战。

「帝力于我何有哉」的日子过去了。百姓和王室继续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仰望共同的星空,惴惴不安,各自老去。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