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地位与外交新论

打印
分类:专题

眾皆知,美国口头上常讲民主与人权,可又常出于国家利益或利益集团的利益,而支持既不民主,也践踏人权的暴政政权。实则,从2005起,中国也编制常年的美国人权记录,以对抗美国的对华人权报告,更指责美国的双重標准与虚偽。

作者: 孙和声 29-6-14

最近,读到中国清华大学国际关係研究所教授阎学通的《下一个十年:世界变局大预测》一书(2013)书中点评天下大势,也为中国重新地位。作者认为,未来世界的主要趋势是,中国正快速崛起成为超级大国,而中国的物质实力也正在加速地赶上美国。

以 经济实力为例,据知,在2012,全球国內生產总值大约60兆美元,其中,欧盟28国占约27%,美国占约25%(约15兆美元),而中国也已升至8兆美 元。若中国增速可持续7%,经济总量很快就可接近美国(当然人均收入的差距则难以缩小)。之所以,发达国如欧美日的增长率通常均低于3%。

据此,中国既然已从区域大国走向全球大国,其外交政策,自也应相应调整,而不宜坚守旧外交原则,如不结盟原则,不分是非黑白的不干预內政等。那中国应走什么路线。

按阎氏的说法,中国古人荀子认为,大国有3类型,即令人视之为敌人的强权,令人拥戴的王权,及搞双重標准的霸权。而既是天使又是魔鬼的美国,可算是接近双重標准的霸权。

眾皆知,美国口头上常讲民主与人权,可又常出于国家利益或利益集团的利益,而支持既不民主,也践踏人权的暴政政权。实则,从2005起,中国也编制常年的美国人权记录,以对抗美国的对华人权报告,更指责美国的双重標准与虚偽。

鸦片战爭影响大

自 1840鸦片战爭以来,中国便已从强国转为半殖民地,只能在大国霸权中爭取生存空间,近30年来,由于国力有所增强,才从寻找生存转向寻求发展,层次是高 了,可在进一步向超级大国发展的过程中,自也应更上一层楼,从寻找发展走向主导国际事务与引领国际社会。当然,中国是否正走向超级大国,可说见仁见智,如 台湾评论家南方朔便认为中国是大而不强,虽是大国,还说不上强国。且有不少人认为,中国在自由、民主、人权方面处于守势,只有被挨骂的份,何来什么主导与 引领国际社会。

惟作者认为,西方的自由民主等算不上普世价值,公平、正义、文明才算是普世价值,而中国的仁、义、礼则有潜能成为普世价值。此外,所谓王权或王道外交,並不等于不得罪人,更不等于没有敌人。实则,世上不存在没有敌人的强国或大国。敌友不分的政策,只会导致没有朋友。

因此,中国应分清敌友,保护与照顾盟友或战略伙伴,爭取中立者的支持或不反对,及对付敌人。只有分清这3大类才是务实的道义现实主义。

如为柬埔寨寮国提供安全保障,对越南、菲律宾搞政经分离。就中、日、越、菲关係言,作者认为,其中的领土纷爭虽不可能在短期內解决;长期而言,日越菲自会看到,与中国对抗是弊多于利,且他们的领导层是会换人的,故不必把现状看死。

对 中国言,最重要的是快马加鞭增强实力,与美国爭创新人才及搞和平竞赛,而不是战爭,以免损及民族復兴的大业。只要中美政经掛鉤,同时拉近2国的物质实力, 那么,两国发生战爭的可能性就会更一步降低。毕竟,2国均是核武大国,也有第二打击实力(Second Strike),任谁也不敢玉石俱焚。

只要能避免中美战爭,长期而言,日本也可能转变为中美间的平衡者,这也是符合日中利益的。

对于中国与世界的关係,作者认为应现实地走双边为主,多边为辅的路线。也就是,著重跟个別多边组织中的重点国家,强国搞好关係,如与德国的经贸关係,而不必强求多边组织欧盟的支持。

毕竟多边组织,如欧盟的內部分歧也將日趋扩大,且欧盟是实践一票否决便决议不通过的决策程序,故不易发生集体与中国对抗的现象。

至于非洲、拉美、中西等,则可以是中国的盟友或战略伙伴,他们在国际关係中,支持中国的可能性也颇高。中国应做的是,调整传统的不结盟原则,把这原则让给印度这个区域强国。

毕竟,中国已非单纯的区域强国,而是走向世界的超级强国,故也应像美国一样,爭取尽可能多的盟友。

王权或王道外交,不在于无敌人,而是分清敌友,也把敌友分为不同的友好或敌对等级,这样,才能建立全球性的战略信誉,成为名符其实的两极多强格局中的一极。或许,成为两极中的一极,也是集体中国人的中国梦的一个组成部份吧?

只是,整体上言,中国出状况的可能性是比美国高的。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