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戰和自我挑戰

打印
分类:专题

大馬的宗教,從過去的溫和,逐漸趨向激進,一方面是來自中東的衝擊,另一方面是國內缺乏果敢和中庸的力量,如果還不醒覺,恐怕為時已晚。同樣的,激進的馬來民族主義聲浪,在土權和伊士馬的帶領下,壓過了溫和和開明的馬來群體的聲音。

發生在伊拉克的內戰,看來並不是那麼遙遠。

當遜尼派的激進分子把推翻伊拉克民選的馬里基政府,高調宣稱為一場“聖戰”,原本是奪權的一場內戰,就擴大為遜尼派對什葉派的戰爭。

遜尼派的“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ISIL)武裝力量,節節佔領了伊拉克國土,這個組織,和賓拉登的基地組織有淵源,背後也有阿拉伯遜尼派國家的支持。

而伊拉克的馬里基政權,被視為親什葉派,和伊朗關係良好;基於什葉派的利益,伊朗不會坐視伊拉克被遜尼派激進勢力佔領,勢必軍援馬里基政府。

比鄰的敘利亞阿薩德政權也是什葉派,它同樣面對遜尼派武裝力量的對抗,而早就和遜尼派展開殊死戰。

這一場戰爭,是領土和政權之戰,卻是以宗教派系為名,全球眾多穆斯林,也被牽引。

大馬穆斯林屬於遜尼派,當ISIL等武裝力量宣稱這是一場聖戰,成功的感召了一些信徒,把戰爭視為一種宗教義務,親赴戰場。

而在網絡時代,恐怖組織通過電子訊息,把它們的宣傳無遠弗屆的傳達到各地,號召同道加入戰爭。這也是一些大馬穆斯林前往伊拉克參戰,甚至成為“人肉炸彈”的原因。

馬哈迪也為此感嘆,批評這些大馬人,以為能夠上天堂,而進行穆斯林之間的屠殺;真正的伊斯蘭教義,並非如此。

他遺憾的是,國內的宗教司們,並沒有譴責這種做法。

大馬的宗教,從過去的溫和,逐漸趨向激進,一方面是來自中東的衝擊,另一方面是國內缺乏果敢和中庸的力量,如果還不醒覺,恐怕為時已晚。

x x x

同樣的,激進的馬來民族主義聲浪,在土權和伊士馬的帶領下,壓過了溫和和開明的馬來群體的聲音。

最新的受害者是國油總裁三蘇阿查哈。

三蘇阿查哈最近說,國油是屬於全體馬來西亞人的資產,而遭到激進馬來團體指他“數典忘祖”,典當馬來人的利益。

三蘇擔任國油總裁以來,正直不阿,得罪了政府中的利益人士,也成為土權的眼中釘。

原因主要是他在國油推行績效、透明和效率,工程進行公開招標,不私相授受,也拒絕政治干預。

此外,他大事整頓國油人事架構,引進專才加入國油高層,包括董事部;這些專才精英包括了多位非土著、非馬來人。

這一來,引起馬來保守份子不滿。

在保守份子眼中,國油的功能不外是為土著利益服務,包括提供工程給土著,培養土著專業人士,以及製造土著就業機會。

三蘇的“馬來西亞化”,沒有膚色之分,犯了土權大忌。

年前,我見到三蘇本人,也聽到他本身的說辭。

這位高個子總裁,有老一輩伯仄的直率和耿直。他坦言,在他眼中,沒有馬來人和非馬來人的區別,大家都是馬來西亞人。

而在國際競爭的壓力下,馬來西亞沒有選擇,不能再區分土著和非土著,必須一視同仁,培養和甄選最傑出的人才,在競爭中生存;否則,注定要被淘汰。

國油能夠躋身全球500大公司之一,就是基於這種自我挑戰的精神;馬來族群是否能夠成功,也在於是否願意自我挑戰,而不是等待援助。

馬哈迪過去說過類似的話,在巫統大會上,提醒穆斯林的聖戰,不是在戰場上,而是以知識和能力,在全球化競爭中勝出。

馬哈迪固然有其它言語荒腔走板,但是,這一番諍言,讓人特別懷念;除他之外,已經沒有其他馬來領袖敢再開口。

或許,更多人必須想一想,與其到異地參加他人口中的聖戰,何不在家鄉致力於改變命運的自我挑戰?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