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航空难 大国博弈

打印
分类:专题

马航MH17客机遭武装分子击落,298人丧生。当全球社会呼吁揪出元凶,伸张正义的时候,大国的权力博弈也出现消长。马来西亚原本不是大国角力中的重要 棋子,但马航客机遇袭,大马政府责无旁贷,必然要求涉案者给予解释,並採取必要的行动。 至此,我们也就不免捲入了欧美国家与俄罗斯的政治角力,再无中立可言。

作者: 黄金城 21-4-14

日前,俄罗斯总统普京分別与德国、英国、澳洲和荷兰领导人通电话,表示俄方愿为马航MH17客机空难的调查提供必要帮助,並发表声明称,任何人都不应將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客机在乌克兰坠毁事件用于「自私的政治目的」。然而,俄方却没有和大马通话,我们的地位,可想而知。

大 马当然无心,也无力捲入大国的权力博弈。不论俄罗斯或乌克兰的军力和综合国力,都远非大马能抗衡;更何况,大马第一个太空人慕斯达法还是靠俄罗斯拉抬上太 空的,大马的军火不少更是俄罗斯產品,俄罗斯和乌克兰也是一些大马医科生的培训点。事发后,网上网下都有不少吁请政府向俄罗斯施压的声音,但大多激情有 余,理性不足,没有掂量自己有多少斤两,也太快做出对大马不利的结论。

我们必需承认,大马只是小国。在国际舞台上,我们从来不是主角。大 马向来奉行务实外交,並参与「不结盟运动」(NAM),前首相敦马哈迪、敦阿都拉都担任过主席。大马参与的最重要组织是「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它虽 然是美苏冷战情景下的產物,目的在于防止共產主义渗透东南亚。但隨著冷战的结束与共產世界的剧变,东盟转为侧重经济与社会发展,如开发「东盟自贸区」等。 简单来说,大马外交虽倾向西方,但仍然保留灵活的姿態,以便爭取最大的发展空间。

然而,政治人物如果没有掌握充份証据,便发表激烈言论, 或者力度拿捏不准,除了令大马蒙羞,也会製造不必要的外交摩擦。按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除了派人到乌克兰调查,也只能期待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召开乌克兰问题 紧急会议,並由联合国发出声明,要求展开「全面、彻底且独立的国际调查」。

面对超级强国(即所谓的Super Power),小国只有选边站的份,或加入各种名目的组织,为自己寻找生存发展空间,这就诞生了各种国际政治联盟。寄存在不同的政治联盟,如北约和欧盟, 便是基于政治经济利益而结合;小国要在各大强权中玩弄「左右逢源,两边吃餬」的游戏,领导人除了有过人的智慧和手段,国家本身也要俱备让各大强权爭夺或爭 取合作的条件。李光耀统治下的新加坡是其中的佼傚者,中国向来都想爭取新加坡,尽管新加坡是美国在东南亚最忠实的盟友。大马虽然没有这种「两边吃餬」的本 事,但总算相对中立,除了因宗教因素而对阿拉伯世界產生过度的幻想。

大马如果因马航事件靠向西方,冀望美国带头向俄罗斯施加压力,就不可能中立,日后还可能產生其他效应;但单靠欧洲国家和大马,也不可能教俄罗斯就范。尤其欧洲多个国家都仰赖俄罗斯的能源供应,言论上更是谨小慎微。如何权衡利害,需要审慎的评估。

欧美希望造就一个倾欧的乌克兰,以削弱俄罗斯的影响力;俄罗斯希望「肢解」倾欧的乌克兰,扶持分离主义者,制止乌克兰变成欧美势力的温床…马航MH17被击落,死者多为欧洲人,也就使到欧美得以见缝插针,藉马航事件「捞取政治利益」。至于大马,不过就是看客。

马航空难,大国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