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迪力挺卡立背后

打印
分类:专题

雪州大臣易人风波不断发酵,原本只涉及人民公正党的权力转移事件,在开斋节期间让人意想不到迅速升级为足可影响民联合作的风波。而伊斯兰党中委会WhatsApp短讯曝光,更犹如打开潘朵拉盒子,再次点燃伊党两个派系的纷争。

事情发展至今,这起风波已不再只是关系到公正党权斗或大臣人选的问题。由于伊党保守派系蠢蠢欲动,许多人正在关注民联会否因此而分裂。

随着风波越演越烈,一些党领袖与政治观察员认为,在民联分裂前,伊党将会先分裂。

伊党内部一直存在保守派与进步派的分歧。保守派以宗教师为主,倾向于巩固马来基本盘,欲取代巫统成为国内最大的马来与穆斯林政党。而进步派则支持“全民伊党”的理念,希望可凭多元形象扩大伊党的支持票源。

在过去,两派曾因跟巫统合组联合政府课题,乃至一些宗教课题激烈交锋。但这次的问题异常严重,一方面是因为WhatsApp短讯曝光印证了伊党不排除跟巫统合作,另一方面是因为导火线源于党主席哈迪阿旺的声明。



为何哈迪甘冒骂名?

哈迪阿旺在7月25日于登嘉楼老家召开记者会,支持卡立留任雪州大臣。虽然他言明这是其个人立场,但希望全体党领袖认同这项看法。

在整起风波中,许多人不解为何哈迪阿旺甘冒骂名,不惜否决民联领导层理事会的决定来支持卡立。

其中一个说法是,哈迪阿旺的女婿查哈鲁丁(Zaharudin Muhammad)获得卡立委任雪州政府属下公司——柏郎桑集团的一个职位,于是游说岳父支持卡立留任。

不过,查哈鲁丁已在面子书上数次发表声明,强烈否认这项指责。

另一种分析是,伊党保守派企图通过这起风波“绑架”公正党,以在谈判桌上争取更大筹码,同时向安华展示力量。

掀起党内外信任危机

不论如何,哈迪阿旺25日的声明引发了两项问题。其一,他否定民联领导层理事会的决定,等同否决民联的合作机制,致使盟党之间产生信任危机

其二,哈迪阿旺的声明也引起党内混淆,并陷当天出席民联会议的伊党领袖于不义,扩大党内派系的分歧。

仍在休养中的哈迪阿旺并没出席这场会议,与会的伊党代表是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总秘书慕斯达法阿里、副主席端依布拉欣、副主席胡桑慕沙、伊青团团长苏海占与中委哈达蓝利。

其中,末沙布、胡桑慕沙、苏海占与哈达蓝利都属于党内进步派。端依布拉欣虽隶属宗教师阵营,但派系色彩不强烈。只有慕斯达法阿里被视为哈迪的忠实支持者。



在哈迪阿旺召开记者会的翌日,末沙布也罕见表明,这只属于哈迪的个人意见,并不是伊党的立场。

伊党中委会本定在8月10日开会讨论撤换大臣课题。然而,基于事态严重,苏海占也敦促中委会马上开会,并承认伊党目前处于紧急危机中。

聂老支持哈迪非卡立

哈迪的言论招致许多党员与支持者在社交媒体上猛烈挞伐,以致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在7月27日发表声明,全力支持哈迪力挺卡立的言论。

看回聂阿兹的声明,他更像是在支持哈迪免遭党员的责难,而不是真的支持卡立。他写道:“伊党的舵手是党主席,我很有信心,他是在掌握足够的讯息后才发言……”
 
“我说的够了,现阶段,伊党党员必须优先忠于党主席所说的话。对,舵手或许会错,但若船员抢当掌舵人,那船就驶得不好。”

在第13届大选后,聂阿兹因为健康问题已卸下丹州大臣职,并淡出政坛,但仍担任伊党长老会主席。长老会是伊党最高决策机关,并不涉及日常党务,只扮演决定一党方向的顾问角色,影响力巨大。

不过,在聂阿兹发表声明时,还未爆出伊党中委会的WhatsApp短讯。聂阿兹一直立场坚定反对与巫统合作,目前不知最新发展会否改变聂阿兹的看法。



若弃民联伊党先分裂

在哈迪阿旺公开支持卡立后,许多伊党基层已感到非常不满。如今爆出一些伊党中委分析跟巫统合组雪州联合政府,更是激起他们的愤怒。

如果伊党确与巫统合作,亲民联的党内进步派也肯定强烈反对。在广泛流传的伊党中委会WhatsApp短讯截图即可见,朱迪提出“弃民联、联巫统,留卡立”的推论后,隶属进步派的哈达蓝利第一个反对:“跟巫统合作?我退出。”

政治学者黄进发也在面子书上分析:“如果伊斯兰党一意孤行,并且看起来是为了抽盟党后腿,民联有可能分裂。而如果民联分裂,伊斯兰党也可能分裂。然而,伊斯兰党不可能主动退出民联,因为它本身会先分裂。”

从雪州大臣易人事件,到哈迪否决民联共同决定,乃至后来爆发的WhatsApp短讯风波,伊党形象大跌,比原本的事件主角公正党,蒙受更大的伤害。

如果伊党跟巫统合作,即使党内没分裂,也肯定会流失大量的城市选票,特别是非穆斯林支持。

一名不愿具名的政治观察员指出:“如果伊党跟巫统合作,伊党就离开全国政治舞台,再次退居为吉兰丹地方政党。”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