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讨 “ 重返马来亚:政治与历史思想”

打印
分类:专题

马新左翼领袖在上世纪高喊“马来亚梦”,冀望可以结合马来亚半岛与新加坡组成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那里没有英殖民政府,是一个尊重人权、民主、社会正义的国度,但当权者随后却祭出紧急法令、内安法令和冷藏行动大逮捕,结果梦碎一地。

事隔约50年后,关于“马来亚梦”的论述再次浮现,在昨日的一场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主讲人和与会者在反思马新历史之余,也尝试为未来的马新关系探路。

这场研讨会主题为“重返马来亚:政治与历史思想”,新加坡历史学者孔莉莎发表《重返马来亚:马来亚梦或新加坡梦魇》主题演讲。

孔莉莎一开始是梳理英殖民政府和新加坡政府上世纪利用内安法令打压左翼领袖“马来亚梦”的历史,但出席者在问答环节就炙热讨论,把焦点放在如何重启“马来亚梦”,并提出新的想象。

不过,他们所提出的,并非两国政府之间的外交合作,而是两国之间的公民社会如何发扬团结互助的精神。



加强公民社会团结互助

其中一名新加坡青年在发言时认为,这个新的“马来亚梦”,应该是展现两个国家社会互相帮助。

他指出,那些左翼运动领袖当年所提出的“马来亚梦”,应是源于对社会的想象,而非从政治角度出发。

国民大学大马与国际研究所荣誉教授阿都拉曼(Abdul Rahman Embong)也认同这种说法,认为马新两国若要重拾“马来亚梦”,就必须“醒来”关注最近发生的新议题。

“其他区域其他国家,如欧盟甚至印尼的经验,将非常有用。所以,我们为何不建立两国的团结互助精神?”

续梦前须解决很多问题

尽管如此,时评人唐南发(右图)却点出,大马的华人与新加坡马来人,对他们本身国家的看法都不同。

他点出,正当大马华人认为新加坡珍惜人才之际,新加坡马来人却认为自己在国家遭压迫。

因此,他说,在延续“马来亚梦”之前,马新这两国民族国家仍有很多问题要处理,这包括公民权益、文化权益、少数族群权益、母语教育权益和伊斯兰教政策等。

“在我们谈论那个断续的愿景前,我们如何协调这些议题?”

两国人民可以主动合作

对此,孔莉莎在回应时坦承,本身无法为加强两国人民团结互助精神提出具体方案。

然而,她认为,若人们只是谈论马新国家结构问题,或者两国之间的官方互动,那将面对瓶颈。

“你们不用等到政府来通过法令,在更低层的两国人们之间,可以完成很多事情。”

他举例,若马新两国面对印尼霾害时,大马与新加坡的环保组织就可联络来谈论此事,甚至提出具体解决方案。

狮城羡慕大马民主进程

孔莉莎说,虽然大马人会羡慕新加坡是个珍惜人才的国家,但新加坡却会羡慕马来西亚的民主进程。

“对马来西亚人而言,新加坡是一个更好的地方,因为新加坡珍惜人才,这是对的。”

“(但)新加坡人会看着马来西亚说,‘哇,净选盟(大集会),我们什么时候才会达到那个阶段’?他们真的非常羡慕。”



“我相信,地球上没有完美的地方,回到来是我们要尝试做些什么。”

《人民宪章》打下基础

孔莉莎在发表演讲时,引述部落格、网上期刊、演讲内容等资料,来阐述英殖民政府和新加坡政府分别在1948年和1963年,两次打压左翼领袖“马来亚梦”的历史。

她指出,为了反对英殖民政府所成立的马来亚民主联盟(Malaya Democracy Union)与“全马行动委员会-人民力量中心”联盟(AMCJA-PUTERA),反对英殖民政府的马来亚联邦计划,因此在1947年草拟了《人民宪章》。

这个宪章强调新加坡是马来亚半岛不可分割的部分,国籍是马来人,而国语是马来语,成为“马来亚梦”的基础。

殖民政府紧急法令打压

孔莉莎(左图)表示,冷藏行动中被新加坡以内安法令扣留的傅树楷指出,“马来亚梦”是要将马来亚半岛独立成为自主的国家,摆脱英殖民政府统治,实践平等及多元文化,尊重人权、民主和社会正义等。

不过,英殖民政府却于1948年6月18日宣布动用紧急法令,令马来西亚民主同盟的“马来亚梦”夭折。

傅树楷是于今年2月2日,在新加坡方林公园一场集会中,发表题为“50年后那个梦”。

“马来亚梦”二度被击溃

孔莉莎指出,傅树楷当时说,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于1959年大选后并未兑现选举承诺,释放前总理林有福逮捕的政治犯,反而还在1963年以“冷藏行动”,动用内安法令逮捕左翼分子。

“‘冷藏行动’依据逮捕了社会主义阵线、工会、南洋大学校友、学会组织的主要领导人。新加坡左翼分子自此元气大伤。”

“‘马来亚梦’终于第二次被击溃。”

孔莉莎指出,网络期刊“新加坡——新加坡研究新方向”撰稿人蔡秀敏认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于1963年合并,是为了铲除在新加坡逐渐壮大的左翼势力,而两国非常短暂的合并,正好印证了其说法。

根据新加坡历史学者覃炳鑫早前指出,李光耀为了保住政权,于是应时任马来亚首相东姑阿都拉曼的要求,在马新和并之前咬定这批左翼分子涉嫌参与共产党颠覆国家罪,大肆逮捕他们。

李万千问能否入境新国?

值得一提的是,今日也有出席研讨会的资深时评人李万千与阿都拉曼,询问孔莉莎他们何时才可以重新入境新加坡。

李万千(右图)1966年在新加坡南洋大学修读现代语言文学系第3年,但他与其他学生反对新加坡政府将南大变质成为英文大学,而与李光耀展开辩论,结果被新国政府列入不受欢迎名单。

而阿都拉曼则自称,本身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不被允许进入新加坡。

对此,孔莉莎在回答李万千的问题时说,“你是新加坡历史的一部分”。

她后来正色表示,李万千与其等待那天到来,反而必须去施压争取。

“如果过去50年,我们都保持沉默,现在也继续沉默,那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建议将抗争故事写出书

她举例,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早前声称,新加坡现在已经很开放,关于冷藏行动和其他左翼分子的书籍,都可以公开售卖。

“对我而言是,他们没有选择,因为新加坡自称是全球城市,它要吸引全球人才。

“它要耶鲁大学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召开联合学士文凭课程,他再也不能轻易地做一些事情来封闭人们的思想了。”

因此,孔莉莎建议,李万千也将自己的抗争故事写成书。

李龙辉 3-8-14

Satur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